辛巴被立案调查,元隆雅图(002878,股吧)天价“迎娶”网红“西门大嫂” 。一边是超级网红没落,一边是网红美妆红人“曲线上市”,这冰火两重天的境遇,就是网红世界真实的样子――

  流水的网红,不断吹出一场又一场的网红概念泡沫,一旦有人刺穿它,就有后继者迅速补位跟上。

  辛巴何许人也?号称快手电商第一人,直播平台粉丝量高达7000万。如果你还没有概念,那正经妹妹再给大家列个数据:大家熟悉的带货主播薇娅、李佳琦,粉丝量分别为3852万、3759万,辛巴的粉丝数是两位“人间带货传奇”的总和。

  正是这样一位具有巨大号召力的网红,在卖燕窝的生意上翻车了。在被实锤售卖“假燕窝”之后,很快就被广州市场监督管理部门立案调查。另外,根据执法人员透露,此次调查范围除了燕窝产品,同时也涉及到辛巴所售卖过的其他产品。因为涉及询问当事人、检测售卖商品等,该案件目前正在处理过程之中。

  有法律从业者分析认为,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规定,以次充好,以假充真,涉及到的销售金额高达200万元以上的,处以15年有期徒刑或者是无期徒刑。而根据业内人士估算,仅仅是此次的燕窝售假案,涉及金额就已经远超过这个量刑门槛。

  值得注意的是,受到售假案影响,辛巴巨资入股的上市公司起步股份(603557,股吧),股价从10月底的17元/股(向前复权,下同)左右开始一路下行,至今已经跌破10元/股,并有继续下探趋势。

  而在辛巴入股之前,由于业绩不佳等问题,起步股份股价相当长时间里都在 10元/股附近徘徊。辛巴的加盟,一度将其推高至17.55元/股。成也辛巴,败也辛巴,网红泡沫被一起售假案刺破,起步股份不得不再次回到起步线上。

  另一边,在辛巴隔壁的“西门大嫂”,则正在上演一番完全不同的资本演绎。12月7日晚间,元隆雅图发布公告称,公司拟收购北京有花果文化传媒有限公司60%股权,转让对价为2.7亿元。该公司的创始人为张馨心,即网红“原来是西门大嫂”,一位执掌百余名签约孵化博主的红人巨头。

  值得注意的是,按照上述转让价格计算,有花果传媒100%股权的评估价为4.54亿元。而截至9月30日,该公司净资产只有851.01万元,这场收购的溢价率高达5234.84%。要知道,就在不久前,尚纬股份(603333,股吧)收购罗永浩的星空野望还没告吹时,2819.13%的溢价率已经被称作惊为天人了。如今,西门大嫂卖出了接近老罗两倍的身家,可以见得资本对网红的胃口。

  然而,尽管这场收购消息小面积地刺激了下元隆雅图的股价,不过从整体走势来看,收效甚微。

  毕竟,狼来了的故事,韭菜们已经听过N多遍了,即便是智力跟不上,肌肉也都有记忆了。

  正经妹妹给大家梳理下,过去那些流水的网红概念,是怎么一茬又一茬地割韭菜的。

  离得最近的,是尚纬股份和星空望野的收购剧目。在罗永浩的星光加持下,这笔交易让尚纬股份跻身最红网红概念股:在收购消息发布后,该公司一口气挣到了三个涨停板,股价最高也曾增长了39%至10.10元/股。不过,在这场交易中,尚纬股份创始人李广元或将在狱中套现5亿元的蛛丝马迹浮出水面。在监管询问的压力下,这场收购最终告吹,尚纬股份股价也一路下行到了公告前的位置下方。

  和老罗命运相似的还有吴晓波。2019年3月,全通教育(300359,股吧)发布公告宣称,拟收购吴晓波手上的巴九灵。但由于巴九灵的盈利持续性不确定,以及对吴晓波个人IP依赖性较高等问题,此次并购以失败告终。

  2020年7月,三五互联(300051,股吧)收购上海婉锐的炒作,更是露骨到被收购方的创始人公开指斥为“忽悠式”并购,直言被“无耻割韭菜”。

  从尚纬股份到全通教育再到三五互联,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特点,疲于业绩增长。比如,尚纬股份的营收在2011年至2016年间缩水近6成;三五互联由于在2018年和2019年连续出现巨额商誉,两年亏损达到6.03亿元。

  对比之下,元隆雅图虽然营收和净利润均呈现正增长状态,但已经出现了增收不增利的情况。2017年-2019年,该公司营收增幅分别为15.91%、28.36%、49.46%,但净利润的增幅却正在收窄,分别为42.19%、30.92%、22.79%。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收购,元隆雅图由于账上资金不足以支付2.7亿元的现金对价,已经准备向控股股东雅北投资借款了。更可怕的是,宣告“迎娶”网红“西门大嫂”之前,元隆雅图曾在2018年以变更IPO募投项目资金的方式将上市筹集资金用于一笔高溢价收购。最近的这一笔高溢价收购,更是以掏空家底的形式,将其资产中的商誉价值占比推高到了30%的悬崖边上。

  正经妹妹言至于此,估计各位看官也看出点门道了。网红并购案,大多是刺激上市股价上涨的催化剂。而这些上市公司,虽然也大多没有网红领域相关的业务经验,蹭热度的心机却是昭然若揭。

  反观如涵控股这类真的有运作网红相关业务的公司,也难逃亏损、业绩单一依赖网红等问题,目前,如涵控股股价距离发行价已经跌去接近八成,最终也不过是私有化的宿命。那些资本、经营等都还不稳定的小机构,能跟毫无经验的业外资本擦出火花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更别说成为收购方的业绩新增长极了。

  这也是为什么,从最初的网红概念一炒一个准,到今天投资人开始越发谨慎。网红概念的泡沫,正在逐渐失去吸引力。【《正经社》出品】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正经社。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