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 李艳洁 北京报道

今年是三年“蓝天保卫战”的收官之年。“中国工程院正在就‘蓝天保卫战’行动计划实施效果进行评估,预计明年1月中旬出结果。”12月8日,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大学环境学院教授贺克斌在“一带一路”绿色创新大会暨创新与可持续发展论坛开幕式上介绍。

在开幕式上,贺克斌作了《绿色发展的新征程――碳中和目标下的蓝天保卫战》报告。贺克斌表示,日前发布的《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在生态文明方面提出很多新任务,而习近平主席9月22日在第七十五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上提出的“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则是推动这些任务的非常重要的一个目标。

VOC或将取代二氧化硫进入总量控制目标

“下一阶段我们要解决的核心问题是氮氧化物和VOC(挥发性有机化合物)的总量控制。”贺克斌表示,“十四五”规划中,总量控制目标里很可能会去掉二氧化硫、加入VOC这个指标。

清华大学MEIC(中国多尺度排放清单模型)数据显示,1990~2019年,二氧化硫于2005年排放达到峰值,到2019年已经下降了80%以上;一次PM2.5排放下降了50%以上,氮氧化物下降了20%左右,VOC刚刚开始呈现下降的趋势。

然而,“在这些指标整体改善的情况下,全国的臭氧浓度在逐渐上升,上升幅度在20%以上”。贺克斌表示,即使是在PM2.5显著下降、接近世卫组织指导值的深圳,也面临着臭氧的压力。

贺克斌表示:“关于三种大气复合污染,我们基本上完成了酸雨的污染治理,正在深入持久地开展PM2.5的治理,还要尽快遏制臭氧上升的趋势,这是我们现在面临的一个基本态势。”

贺克斌认为,尽管PM2.5全国浓度呈现下降趋势,但整体上还是非常高的。“深圳1~10月PM2.5平均浓度降低到17微克/立方米,这是非常难得的。但是整体上到2019年底,全国PM2.5平均浓度还在35微克/立方米以上。”

相关数据显示,2019年,全国337个地级以上城市,157个(47%)达标,还有50%以上没有达到国家空气质量二级标准35微克/立方米。而世卫组织指导值为10微克/立方米。

“与欧洲和美国比,我国的差距还是非常大的。如果按照健康至上的标准,我们的空气治理在PM2.5上刚刚开了一个头,还要持续深入。”贺克斌表示,目前区域大气污染问题依然突出,京津冀及周边地区、汾渭平原、长三角地区PM2.5浓度仍分别超标62.6%、57.1%、17.1%;秋冬季重污染依然多发频发,重点区域秋冬季PM2.5浓度是春夏季的1.6~2.1倍,重污染天数占全年90%以上。

控制温升过渡到1.5℃情景?

贺克斌说:“下一阶段空气质量改善的任务就是要解决PM2.5和臭氧的问题。”贺克斌表示,“目前已经形成了共识,就是到2030年全国绝大多数城市PM2.5浓度达到35微克/立方米,2050年前后全国绝大部分城市PM2.5浓度达到WHO空气质量过渡期第三阶段目标年均15微克/立方米。”

贺克斌介绍,未来减排主要依靠产业结构、能源结构、运输结构和用地结构调整。在2013~2017年间,产业结构调整、能源结构调整、重大减排工程和其他措施对PM2.5浓度改善贡献分别达到17%、27%、40%和16%。

与“大气十条”时期相比,“三年蓝天保卫战”时期污染物减排幅度明显收窄。“触及到结构调整,减污染物的难度就越来越大。”贺克斌表示,全国几百个城市,有些城市的产业以重化工为主,调整遇到的矛盾会更大,这是目前面临的问题。

贺克斌认为,未来要持续改善PM2.5浓度和遏制臭氧浓度上升,需要将温室气体减排和建设美丽中国两个作用力都用起来。

日前,清华大学气候变化与可持续发展研究院发布《中国长期低碳发展战略与转型路径研究》项目成果,展示了四个不同情景下能源结构和二氧化碳排放的结果。这四个情景分别是现行政策情景(落实并延续2030年NDC目标)、强化政策情景(“自下而上”强化2030年前NDC情景、不断加大减排力度)、2℃情景(2050年实现与2℃目标相契合的减排情景)和1.5℃情景(2050年实现CO2净零排放,其他温室气体深度减排)。

其中在2℃情景下,能源消费2030年前后达峰,2050年下降到52亿吨标煤左右,二氧化碳排放2025年前后达峰,2050年下降到29亿吨,再加上碳捕集和林业碳汇净排放约20亿吨,人均排放下降到1.5吨。在1.5℃情景下,能源消费2025年前后达峰,2050年下降到50亿吨标煤左右,二氧化碳排放2025年前达峰,2050年下降到约12亿吨,再加上碳捕集和林业碳汇,基本实现二氧化碳净零排放。

在1.5℃情景下,到2050年,非化石能源占比超过85%,非化石电力在总电量中比例超过90%,煤炭比例降低到5%以下。

“2℃情景下,2015~2050年二氧化硫、氮氧化物、PM2.5排放均可从千万吨降低至百万吨(192万~599万吨);得益于民用燃煤的完全替代和交通能源结构的深度转型,1.5℃情景下可进一步降低至164万~487万吨。”贺克斌介绍。

“排放量从千万吨级降低到百万吨级,大气污染基本上就可以和气象脱钩。”贺克斌介绍,目前氮氧化物和VOC排放量都在2000万吨以上,通过能源结构的调整推演,可以实现氮氧化物排放降低至百万吨级、VOC接近1000万吨。

“1.5℃情景下,可以确保到2050年我们绝大部分城市PM2.5浓度在15微克/立方米左右,大部分城市的浓度在10微克/立方米左右。”贺克斌表示,而当氮氧化物和VOC都减排到一定程度时,臭氧就可以稳住在一个较低的水平,“这和减碳的目标是一致的,因为氮氧化物排放80%以上都与能源消耗相关,其中40%以上是化石能源发电排放,另外40%是交通排放。”

贺克斌表示,在2℃和1.5℃情景下,要实现PM2.5浓度降低到15微克/立方米,70%的减排要靠能源转型,如果要降低到10毫克/立方米,75%左右的减排要靠能源转型,这是未来“蓝天保卫战”打法的新变化。

要从当前的政策情景过渡到1.5℃情景,贺克斌认为,从现在开始到2035年的三个五年计划时期是非常关键的。贺克斌表示,目前清华大学气候变化与可持续发展研究院院长解振华正在组织做路径过渡的细化研究。

(责任编辑:季丽亚 HN003)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