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又一桩投资并购诈骗案宣判!

12月9日晚,超华科技(002288,股吧)(002288,SZ)公告称,公司前期因发现参股子公司深圳市贝尔信智能系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贝尔信)控股股东郑长春可能存在合同诈骗行为,向梅州市公安局梅县区分局报案,后该案移交检察机关审查起诉。近日,超华科技收到广东省梅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梅州中院)下发的《刑事判决书》。

梅州中院称,被告人郑长春、孙凌云、华莲君骗取超华科技财物,数额特别巨大,行为均已构成合同诈骗罪。该案一审判决,郑长春无期徒刑,并处没收其个人全部财产,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判处孙凌云有期徒刑11年,并处罚金60万元,剥夺政治权利1年;判处华莲君有期徒刑10年6个月,并处罚金50万元,剥夺政治权利1年。

据了解,孙凌云为贝尔信副总经理、董秘,华莲君为副总经理、财务总监。梅州中院判决依法向郑长春等上述三人追缴合同诈骗款项1.8亿元归还给超华科技。超华科技表示,本次判决对公司利润影响未能确定。

《每日经济新闻(博客,微博)》记者发现,上市公司在投资并购中遭遇诈骗的案例并不少。今年4月,宁波东力(002164,股吧)(002164,SZ)遭遇的并购诈骗案宣判,主犯李文国也被判处了无期徒刑。

超华科技并购“被骗”案一审落地:子公司控股股东郑长春被判处无期徒刑

1.8亿合同诈骗款能追回几成?

超华科技遭到合同诈骗一事要从2015年说起。当年8月,超华科技与贝尔信签署增资协议,以1.8亿元自有资金向贝尔信增资,获得后者20%股权。郑长春当时承诺,贝尔信2015年至2017年扣非后净利润不低于6000万元、7800万元及10140万元。

2017年,贝尔信未能如期完成承诺业绩,郑长春也未能按照约定对公司进行业绩补偿。超华科技委派人员对贝尔信的财务数据进行了摸底检查,最终发现了郑长春可能存在合同诈骗行为。

根据超华科技12月9日晚的公告,2015年7月在公司洽谈投资贝尔信时,为了尽可能提高公司估值,郑长春、孙凌云和华莲君通过虚假业绩,制造贝尔信业绩和盈利均持续增长的假象,并在公司委托第三方中介机构进驻贝尔信进行尽调过程中,向第三方中介机构提供虚假财务资料,致使中介机构出具了错误的报告。

超华科技增资贝尔信后,郑长春等三人继续采用编造虚假工程项目、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等手段,虚增收入和利润。期间,郑长春通过实际控制的非关联公司账户走账,陆续将公司的增资款转出公账,用于还个人房贷、投资和还个人商贷等,并将部分公司增资款转给孙凌云、华莲君。

梅州中院出具的一审《刑事判决书》认为,在共同犯罪中,郑长春系主犯,孙凌云、华莲君系从犯,“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骗取被害公司财物,数额而别巨大”。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受贝尔信“爆雷”影响,超华科技2018年10月追溯更正了4份财报,并在2015年对贝尔信的长期股权投资计提资产减值准备1.8亿元。

一审法院同时判决,依法向郑长春、孙凌云、华莲君追缴合同诈骗款项1.8亿元,归被害单位超华科技。超华科技称,目前尚未获悉被告是否继续上诉,公司将根据案件后续进展情况及《企业会计准则》的相关规定,确认本次判决对公司利润的影响及进行相应的账务处理。

对于这1.8亿元款项大概能追回几成,12月10日上午记者也与超华科技董秘办相关人士取得联系并发去采访提纲,不过截至发稿,未能收到回复。

上市公司近年没少遇投资诈骗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A股上市公司中,像超华科技这样遭遇并购合同诈骗的案件并不少。

2016年宁波东力以21.6亿元并购深圳市年富供应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年富供应链)100%股权。但实际上,早在2015年,年富供应链的控股股东年富实业就已经由于经营不善面临资金链断裂风险。为了尽可能提高标的估值,李文国要求年富供应链相关部门向第三方中介机构提供事先伪造的、虚假的对关联公司的巨额应收账款等财务数据,并继续制造公司与相关客户的虚假业绩。截至2018年6月底,年富供应链的银行贷款总额高达31.77亿元,其中13.57亿元贷款担保已转移至宁波东力。

2020年4月,上述刑事案件终审结果显示,主犯李文国犯合同诈骗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其他2家企业和2人也被判决不等的罚金或有期徒刑。

除了宁波东力,粤传媒(002181,股吧)(002181,SZ)此前也身陷并购诈骗案。上海香榭丽广告传媒有限公司及叶玫等人在与粤传媒签订、履行购买资产协议及盈利预测补偿协议过程中,虚构事实、隐瞒真相,骗取粤传媒现金、股份等并购对价共计4.5亿元,及后续增资4500万元。今年7月,粤传媒收到的法院终审判决显示,主犯叶玫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

宜通世纪(300310,SZ)在收购深圳市倍泰健康测量分析技术有限公司时也遭遇诈骗,相关刑事案件目前仍在审理当中。

(责任编辑:王刚 HF004)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