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巨头进军社区团购是不讲武德?

【灵光一闪】

新的工作自然也会创造新的就业机会,我们更需要做的是对于事物发展规律的理解与把握。

蒋光祥

近日,随着拼多多(多多买菜)、美团(美团优选)、滴滴(橙心优选)等互联网平台巨头进军社区团购的势头再起,一时间家门口的小菜市、小商铺似乎岌岌可危起来,有声音认为,认为国外的互联网巨头专研科技,做出了不少改变时代的巨大变革,中国的互联网巨头却不舍蝇头小利,现在竟然已经沦落到和小菜贩抢生意,不讲武德。乍一听可能颇有道理,但是仔细一想,又似乎不是这么回事。

众所周知,本次疫情对于线上社区团购、生鲜电商等业态,无形中起到了一个大幅促进的作用。但即便没有疫情,当前社区居民,尤其是年轻一代的购物与消费习惯早已从以往的“自己到店”向“货品、服务配送到家”转变,甚至人们在医疗健康领域的需求,也有照此发展趋势。我认为这也是最近京东健康在港股上市前后,受到各路资本追捧的主要逻辑之一。顺应这一趋势的变化,社区商业朝“互联网+智慧社区”商业模式的转变也就成为了必然。所谓社区团购,当前也就是利用APP、微信群以及小程序,将商品信息(目前主要是生鲜商品)展示给消费者,再由平台根据团购情况统一调度配送。暂不论其间有没有客户喜闻乐见的互联网巨头之间的“火并”、“烧钱”补贴, 对于消费者,尤其是年轻消费者来说,有几个人可以做到和自己的父母辈一样,每天清晨拎个菜篮去门口小菜场兜一圈,和小商小贩斗智斗勇呢?自然是手机下单,送菜上门,不新鲜就点退货,自有物流师傅上门来取货退款。

但要说这就是互联网巨头对小菜贩的降维打击,这其实有点看不起互联网平台,有责任有眼界的互联网平台显然不会止步于此。目前我国大多数城市主城区的老旧社区,由于用地和用房缺乏,地价和房租昂贵,造成菜店、早餐店、家政、再生资源回收点等居民生活必需的业态和网点难以进入社区。与此同时,多数城市新建社区缺乏对商业用地和商业用房规划,社区商业和便民生活服务设施建设明显不足,居民消费不便利问题突出。这里必须要提到一个邻里中心(Home by Home)的概念,这一新型社区服务是通过设立集合商业、文化、体育、卫生、教育等多种生活服务设施的居住区商业中心,为邻近居民提供“一站式”服务。该模式主要适合人口规模适中的社区,业态配置要求集合基本公共服务、公益服务以及商业服务等多种服务业态,包括大型超市主力店或社区型百货店、24小时便利店;书坊、休闲游乐场所等文化娱乐设施;银行、邮局等社会服务设施;餐饮店、社区日间照料中心、美容美发中心、健身中心、修配服务站、再生资源回收站等生活设施,以及儿童教育等教育设施,同时要提供一定的公共活动空间,营造自助互助邻里文化,提高居民社区幸福感。而当前即便上海等一线城市,邻里中心还是不多见,社区商业业态配置不完备。但按照公共产品理论,社区商业服务网点作为保障城市居民生活的最基础的载体和平台,应作为公益性设施,由政府进行投资建设或给予财政补贴。而目前政府尚未明确社区商业服务网点的公共产品属性,现实当中也存在各种掣肘。“财大气粗”的互联网平台此刻就有了大展身手的舞台。其中的格局远大者,很可能还会“染指”社区养老服务。积极引入以健康养老医疗为核心的医疗服务、养老服务等业态,推动社区养老服务发展,提升和拓展社区商业服务功能。

至于对于小菜贩的就业担心,如同多年来对于淘宝起来了,实体经济要完的担心,有消亡的岗位,但也有更多顺应时代趋势,活得更出彩的行业。新的工作自然也会创造新的就业机会,我们更需要做的是对于事物发展规律的理解与把握。

(作者系基金从业者)

(责任编辑:李佳佳 HN153)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