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近年底,沉寂多时的金融板块开始发力。

对于民生加银投资部总监柳世庆而言,心态更为放松。此前,他已准确判断了金融板块的行情,并积极展开了布局。

此外,一个客观的现实是―很多板块目前已经“太贵了”,即使是看好的一些赛道,也只能买入一两只股票。

站在当前的市场位置,柳世庆坦言,做基金配置可能难度会更大,需要做更多的研究,配置也会更加分散。

民生加银投资部总监柳世庆:许多看好的行业可配置空间已不大,更看好保险股;布局疫情出清行业

民生加银投资部总监柳世庆。图片来源:民生加银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在有性价比的行业里寻找机会

记者:你目前掌管的4只产品,其中时间较长的民生加银内需增长混合、民生加银城镇化混合今年的表现都非常不错。现在是今年的最后一个月,回顾这一年,你有什么样的心得和体会?

柳世庆:基金经理对自己的业绩站在事后说都觉得好说,但站在事前很多事情是忐忑不安。

2019年到今年从管理难度来看,2019年觉得心里有底一点。但站在2020年初,心里是稍有忐忑的,原因是2019年对我们来讲较为顺利,整体基金业的收益率有70%多。站在2020年就面临一个很大的问题,之前的持仓已经涨了很多,这时要再获得更高的收益率,是有一定难度的。

站在今年初或者现在也是一样的,从现在去看明年,问题可能比今年初更为显著,所以对我来说每时每刻要做的一件事情,就是不断的衡量自己持仓的性价比。我做投资的框架,第一是讲究公司的基本面,第二是在讲究公司基本面的情况下考虑它的性价比。2019年初这个问题不是那么显著,因为看什么什么便宜,你只需要挑出最好的公司,但站在2019年底和目前看,难度有所提高,不仅要挑出好的公司,还要有性价比的位置,才愿意去持有或新买入。

应该来讲这是2019年底至今我一直坚持在做的事情,回头看在这样的框架下目前运行得还可以。

记者:大家都觉得现在很多股票价格已经是非常高了,有些基金经理会在年底开始减仓了,你怎么看?

柳世庆:今年年中我已着手做类似的事情,因为上半年我的整体收益涨了不少,到年中发现有些股票已经不便宜了。所以开始做种类似于压力测试的事情,我假设持有一家公司的股票突然跌20%,如果切换该公司的业绩到2021年年中,这时问自己一个问题,你是否愿意在那个价位和时点抄底。事实上有一大批股票在上半年大幅上涨后你是不敢抄底的,不代表该公司此时的基本面不好,在对它做2021年业绩预期的时候,站在那个时点我对它的业绩预期不低,会有比较不错的业绩预期,但即使如此我也不敢去抄底,这就说明该公司是真的很贵了,这种情况下我会选择做减法。

当然不是所有公司都已贵到那种地步,无论是消费、还是科技,都存在分化的情况,有的贵得很离谱,这就需要去研究每个子行业,甚至每个公司。那么这时你会看到有些公司跌20%,如果切换到明年你会发现它可以抄底,虽然也不便宜但是可以抄底,进入了价值区间。这时可以选择减持一点点,不一定清仓,当然核心是去观察它的基本面是否真的像大家预期的那么好,因为涨那么多就说明大家对它的预期较高。这时就要去观察基本面的变化,或者基本面是否真的如预期那般明朗。如果情况属实,甚至高于预期,,那么贵的公司可以考虑减持一点,稍微等一等。

总而言之,对很贵的公司需要注意风险规避,无论公司基本面如何,在估值过高的情况下要么把它全部砍掉,要么做一定的动作以防范风险。

记者:在估值普遍较高的情况下如何操作?

柳世庆:在有性价比的板块里寻找机会,站在现在行情,与2015年年中和2018年底相比最大的区别是分化很大。2015年年中很多板块偏贵,如大金融板块,但在当下时点,全A股里大金融板块不算贵。2014年底大金融板块大幅增长基本上消化了整个2014、2015年两年的业绩,所以尽管2015年上半年大金融涨幅一般,但估值并不便宜。

包括地产也是,2015年上半年房地产指数涨了40-50%,个股翻几倍,所以2015年从增量上看是没有便宜的板块。而2018年是没有贵的板块,基本上都很便宜,这个时候就要考虑系统性的风险或者系统性的机会。

但是站在现在看分化非常大,贵的非常贵,便宜的可能处于历史估值底部,这个位置就意味着有一定的结构性机会。所以对我来讲,就是希望在这些便宜的行业里找到明年可能的机会,实际上市场也在做这件事情,有的人去找顺周期,有的人从别的方向找。

很多股票都不便宜

记者:接下来你怎么看金融板块?

柳世庆:我觉得金融会有些机会,一般大家讲金融分四大块,银行、保险、证券以及地产,很多人把房地产划到金融里。这四大块我是分开来看的,当然四大块历史上看同向性比较严重,尤其是银行、保险和券商,同向性很强,从我的角度来讲,如果看基本面的强弱和长周期属性的话,我可能会排出保险>银行>证券>地产,这样的一个排序。

原因是我更希望看到一个行业,不仅仅是一个短周期的变化,因为短周期来看金融行业一定与经济正相关,这是一个周期性的因素。但剔掉周期性因素去看长周期因素,相对来看保险行业我认为存在一定程度被出清的可能性。从保险的产品竞品角度上来讲,也存在它和理财产品相对竞争力的提升,对外有产品相对竞争力的提升,对内有竞争格局相对优化的逻辑。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它可能还有希望站得更长远。

另外经济复苏时,对保险有一定向上的带动力。所以整体上来讲保险是有短周期和中长周期相对较好的选择,当然金融板块估值也都不贵。

银行最大的问题是它的分化性很严重,对于整体银行行业而言,它是国家宏观政策的工具,经济复苏之后可以看到有很多正面的影响,比如不良率可能会逐步稳定下来,近年国内银行不良率的处理方式是比较审慎的,不良率生成的情况比前几个周期要好。

第二是经济起来后息差可能会有所稳定或回升,但银行作为一个政策工具,某种程度上类似于公众事业,这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这种不确定性对整个行业是有压制性的。但行业内部分化,政策属性越强的银行相对受到的压力越大,比如五大行,或一些大的股份制银行。反过来一些规模并不太大,政策层面不一定首先关注的银行,就有更多的腾挪空间。市场化程度相对较高的区域和银行可能在受到一系列冲击后,在复苏的过程中受益可能会较多一点。

记者:我查了你旗下基金三季报,发现重仓股都还是比较分散的,具体原因是什么?

柳世庆:如果在半年报之前,上半年或者去年的时候,很多朋友问我看好什么板块或重配什么板块,基本上我可以数出四五个板块,每个板块我配了大概20%以上的股票,基本上七八个就齐了。

但站在现在问,我不想用板块来区分,因为每个我看好的板块已配不出很多的股票了。比如白酒、食品饮料行业,从基本面来看我觉得仍是一个很好的行业,它向上的逻辑在未来一年我依然看不到结束的迹象。但因为不便宜我只能轻配,就意味着我就需要配更多的行业。

最后我的组合里有多个行业,每个行业可能只有一个股票,会觉得我的组合不像是从行业往下配的,而像是自下而上纯粹地配置公司。

其中主要有两点原因,第一是很多行业的股票都不便宜,不便宜的时候你看好这个行业与你去买这个行业是两码事,最后能配置的公司很少;第二是行业内部分化很严重,行业龙头公司之间我认为差别很大。行业内竞争格局分化非常严重。

所以我配置的行业里面,有金融、有家电、有交运、有电子,但每个行业都很轻。

这个市场位置做基金配置更难

记者:你的投资风格是什么样的?

柳世庆:我比较偏向从中观行业往下找。从人研究的精力来讲,看好四五个行业然后顺着行业往下,每个行业平均配置就相对合理,研究半径和研究精力都可以覆盖到。但那是在正常的情况下,现在的情况相对没那么轻松。看好家电,你会发现最后可配置的空间不大,那就需要至少配多个行业才能把组合配起来。所以现在会更辛苦一点,投入更多精力和时间去配置行业。

记者:所以现在你的感受就是比较辛苦的阶段。

柳世庆:这个感受完全不一样,2018年底、2019年初时比较轻松,因为那时股票很便宜,而且有非常强的政策放松预期,所以赚钱的方法很多,最简单的就是配指数,2019年买指数应该比较赚钱。也可以用一些其他策略性的手段,比如说2019年初重配β,虽然很多时候我更看重α,但是在特别的情况下我也重配过β。2019年初我重配了券商、地产这些传统高β的行业,那时候很简单很轻松。

但是到了2019年底、今年初的时候相对就没那么轻松了,所有的行业涨了一波之后我需要去筛选,因为有的公司估值至少到了历史的平均水平,或者平均水线偏上一点。那时就需要有一定程度的甄别,哪个公司好,哪个公司不好,然后哪些公司的确有点偏贵,需要甄别性价比。

但现在回头再看2019年底,就觉得那时还算轻松了,再怎么样那时不能叫贵,很多股票涨了一年之后没有到非常贵的地步,站在目前有些公司我不敢下手,所以行业配置在今年上半年是以几个行业为主线的,但现在的行业主线看起来已经散了。

记者:随着国内疫情逐渐控制,各方都在展望“后疫情时代”,你在后疫情时代是否展开了相应的一些布局?

柳世庆:后疫情时代最需要反思的一点,就是疫情对这些行业是不是真的有出清的能力。对我而言,疫情的最大影响是它帮助了一些行业加速出清,而我之前买的一些行业是在过去几年不断出清或者接近出清的底部,疫情这一波出清让我更加愿意去买这些行业,它会让这些行业出清的速度更快。

比如说我十大重仓股的家具行业,在疫情之前,它的基本竞争格局已慢慢浮现出来,强者和弱者的差距也慢慢浮现出来,疫情让不少线下的家具企业关店,这意味着该行业是被疫情出清了一波,我觉得这是利于该行业的。所以疫情对我来说最大的价值就是观察行业出清的速度。

(责任编辑:张洋 HN080)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