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2月9日下午,和讯网主办的“2020年财经中国年会暨第18届财经风云榜保险峰会”在北京盛大举行。本届大会以“护航实体经济 赋能美好生活”为主题,探讨中国保险行业在变局中和疫情后的“蓄力 重启”之策。

  大童保险服务执行副总裁、快保科技CEO李晓婧出席了本次峰会,并就“后疫情时代保险科技创新与数字化转型”话题在圆桌对话环节发言。她认为,未来不会再分谁是互联网企业,谁是传统企业,只有活着的企业和死了的企业。活着的企业都是被技术赋能和改造的企业,企业对科技的应用投入再多都不为过。

大童保险服务李晓婧:企业对科技的投入再多都不为过

  以下是李晓婧发言实录:

  感谢和讯提供这个机会,因为我一个人有两个身份,一是大童保险服务执行副总裁;二是快保科技CEO,我接快保科技CEO时还分管寿险线下个人销售队伍板块,这两块和今天的主题都比较相关。

  大童在2015年开始,在移动端做了比较多的战略准备,这几年在科技上每年的投入都很多,公司现在科技板块工程师、产品经理加上运营人员有近300名,我们公司总部66%的人力都是偏科技板块的。大童究竟是个传统公司还是科技公司呢?我们自己也不太问这个问题了,但这几年确实做了非常多的科技上的准备。

  大童有自己的销售队伍,全国有4万名保险服务顾问,我们提出来要对顾问全工作场景进行科技的沉浸式赋能。我们的想法是把他工作环节中的每一个细节能用科技去赋能,把简单劳动全部替代掉,让人去干机器替代不了的工作,人去干人该干的事儿,科技干科技该干的事儿。

  这些年,我们做的很多的前期准备,实际会发现人都有自己的路径依赖,当没有外力一定逼得你用科技完成时,包括代理人本身,他其实在很多工作环节当中还是依赖自己传统的方式。

  这次疫情加速推动了行业的科技赋能进程。从大童来说,当时动作还是比较快的。决策层在疫情发生三天之内开了一个会,做了非常极端的设想,不要期待疫情短期能过去,就假设接下来一年都不能到职场上班,公司怎么办,行业怎么办?当时是用积极拥抱的态度提出来,把这个事件作为我们拥抱5G时代工作模式提前的拉练和预演。

  把这个方向提出来后,发现之前做了很多的准备,但依然在几个重要环节需要改进:

  过去的代理人客户的获取非常传统,依赖大量的见面、沟通,社交才能获得第一波客户。但疫情之下,他们客户的来源没了,不能见面就很难获得。其次他们有客户之后,和客户沟通解决方案,很多人一定依赖见面才能讲得明白,不见面讲不明白,方案拿出来也没有办法成交,都会卡在这里。

  而对于经营线下团队,团队长和团队成员之间的沟通,是工作当中特别重要的事,这也遇到障碍;我们的会训,大家不能到职场里来,这些环节都出现了一定的挑战。

  所以,今年我们紧急在这些方面做了线上化工具的开发和大量的升级,系统性地构建了一系列非接触性就可以和客户沟通的事项,包括做了一些帮助代理人在私域流量,借助技术和内容精准获客的方式。

  目前我们推行得还不错,每一周我们都会生产2-3个带有科普或触发客户新需求的内容,供我们的代理人在私域流量当中分发,最后获得客户咨询需求都会回传到快保,他的咨询在线上就发起了,这解决了很多代理人在线上获客的问题。

  他们和顾客之间的话题交流,方案的沟通我们全部上了视听版的解决方案,发现视听版的不能互动的问题后,我们又紧急跟进了更新,与客户一对一或是一对多发起视频聊天室,可以直接在线用画笔讲解解决方案,把非接触式和顾客交流的全流程补丁全部打完,这次就把这些问题解决得比较彻底。

  我们自己有线上教育平台,线上的课程大概有4000多节;疫情期间,也上线了线上成长营,实际高度模拟了线下的会训。还有大量的工具,比如直播,一对一辅导,课程资料库等。一个成长营基本可以承载1万多名学员,在疫情期间基本解决了大童所有会训的问题。带给大家线上和线下一样的感受。

  做完以后,我们感觉到,接下来不管世界有什么样的变化,哪怕再有极端情况出现时,我们都会从容很多。

  科技很重要,但行业的本质不变。“科技向善”虽然是之前腾讯提出来的,现在送给保险行业恰逢其时,因为大家在科技投入上都挺冲动的,科技投入的本质是什么?确实需要行业性的共识。

  当下全人类以不可逆的趋势,全面奔向数字化时代,它改变着所有人的生活模式。在数字化时代,产业链所有行业都有机会重新做一遍,即便再小众的行业都可以诞生出一个超级商业模式,所以不要小看科技将来对整个行业带来的影响。

  接下来,科技一定会在改造传统行业过程中暴发出惊人的魅力,因为我们认为,未来不再分谁是互联网企业,谁是传统企业,没有这样的分法,只有活着的企业和死了的企业,活着的企业都是被技术赋能和改造的企业,没有活着的企业就是没有科技的企业。企业对科技的应用投入多重视都不为过。

  在这个认知基础上,2021年,快保会做什么呢?

  第一,打开边界,广泛链接,既有跨界的,也有业内的,还是要做技术力量和专业力量的整合,到了这个阶段就不是一个企业关起门来能搞得定的事。

  第二,希望在的人才结构上做进一步的优化。

  第三,我们希望能够通过技术的赋能,帮助平台上的保险顾问在个人商业模式上有一些质变,不仅仅是效率的提升。现在所有人都活在虚拟世界里,他的服务对象都在公域流量和私域流量里,这部分其实是有商业模式质变可能性的,大童还将在这部分做积极探索。

  第四,目前还在做一些快保云服务方面的构建,已经做了七八个月,有了一定的基础,也希望将来有机会在全行业对所有的保险企业都要求有技术投入时,我们也能够提供一点帮助。

(责任编辑:李亦斐 HF063)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