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原标题:Facebook遭反垄断诉讼,或被迫剥离Instagram、WhatsApp

12月9日,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正式起诉Facebook的非法垄断行为。Facebook股价闻讯收跌1.93%,报277.92美元。

FTC竞争局局长Ian Conner表示:“个人社交网络对数百万美国人的生活非常重要。Facebook巩固其垄断地位的行为剥夺了消费者从竞争中获得的好处。我们的目标是终止Facebook的反竞争行为,以便创新和自由竞争能够蓬勃发展。”

Facebook遭反垄断诉讼,或被迫剥离Instagram、WhatsApp

(美国FTC竞争局局长Ian Conner发表对Facebook反垄断诉讼的讲话。)

在FTC的诉讼中,Facebook曾在2012年和2014年分别收购Instagram和WhatsApp成为重点调查对象,或因反垄断压力面临拆分可能性。

FTC希望向联邦法院寻求一项永久禁令:要求Facebook剥离包括Instagram 和 WhatsApp在内的资产,禁止Facebook向软件开发者施加反竞争条件,并且Facebook未来的收并购案都必须寻求事先通知和批准。

Instagram、WhatsApp或被剥离

根据FTC的诉讼,Facebook是当今世界最大的个人社交网络服务提供商,具有市场支配定位,全球超过30亿人使用Facebook的服务和亲朋好友保持联络,这为Facebook提供了巨大的利润。

在和46个州总检察长组成的联盟进行了漫长的调查之后,美国联邦政府认定,Facebook已经部署了一个系统性战略以减少对自身垄断地位的威胁――包括2012年收购竞争对手Instagram、2014年收购WhatsApp,以及对其他软件开发者施加反竞争条件。这些商业行为不仅损害了市场竞争,而且消费者的个人社交网络选择越来越少,也剥夺了广告主的利益。

FTC在诉讼书中提到,Facebook瞄准那些会对它的垄断地位产生竞争威胁的公司,CEO马克・扎克伯格曾在2008年的一封邮件中表达了这样的观点――“收购比竞争更好。”

2012年,消费者越来越拥抱分享照片的网络社交方式,Instagram正是一个快速成长的初创公司。FTC认为,Facebook很快意识到这个潜在的威胁,最初试图通过改进自己的产品来和Instagram竞争,但最终以10亿美元收购了Instagram,而不是与其竞争。与此同时,Facebook意识到WhatsApp可能也会进行个人社交网络市场,2014年2月立即选择以190亿美元收购了WhatsApp。

作为诉讼的一部分,FTC寻求针对这些反竞争行为的补救措施,希望法院执行一项永久禁令,让Facebook永久剥离Instagram和WhatsApp这两个应用程序。

反垄断机构曾批准收购

事实上,Facebook对Instagram和WhatsApp的两起收购案在当年都得到了FTC和反垄断监管部门的许可,FTC甚至以5-0全票通过了Facebook对Instagram的交易。

12月9日,Facebook回应称FTC的起诉是“历史修正主义”。Facebook副总裁兼首席法律顾问Jennifer Newstead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这起案件中最重要的事实是,FTC在53页的诉状中没有提到一点,它在数年前就已经批准了这些收购,政府现在想要推倒重来,这给美国企业发出了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警告:任何交易都不是最终的。”

Jennifer Newstead还提到,欧盟委员会也在2014年审视了WhatsApp的交易,并没有发现任何损害竞争的威胁。

FTC对此回应:“我们的执法行动不仅仅是挑战这些收购欣慰,我们正在挑战的是构成个人社交网络市场多年的垄断行为。虽然Instagram和WhatsApp的收购当时均须遵守了法定的哈特-斯科特-罗迪诺(“HSR”)通知程序,但这并不影响我们采取强制行动的权力。”

此外,FTC还提到,Facebook曾经尝试收购Twitter和Snapchat,但结果都以失败告终。

基于用户隐私的广告收入

Facebook的2020年三季报显示,截至9月30日的季度,Facebook的广告收入高达212.21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大幅增长22%,而其他类别收入仅为2.49亿美元,同比降低了7%。Facebook预计,由于年末假期期间广告客户需求持续强劲,疫情导致商业从线下向在线的加速转变,2020年第四季度在线广告收入同比增长率将高于第三季度增长率。

对于Facebook广告收入占总营收超九成的盈利模式,FTC表示,Facebook的商业模式是基于精准的用户数据销售广告,“虽然个人社交网络有其他赚钱方式,但Facebook选择了通过销售广告来赚钱,Facebook基于收集到的用户个人数据向用户展示特定广告,这对Facebook来说是非常有利可图的,广告商在2019年为此支付了将近700亿美元。”

Facebook副总裁兼首席法律顾问Jennifer Newstead驳斥称,FTC的诉讼扭曲了广告行业格局,误解了广告商为触达目标受众而花费的方式。她表示:“我们与其他数字平台竞争广告收入,从谷歌到TikTok,以及电视、广播和印刷等其他渠道。企业选择我们是因为我们的应用程序和服务提供了真正的价值。”

此外,FTC还控诉了Facebook对第三方软件设置了反竞争条件。据披露,Facebook只在第三方应用程序接口(API)不开发与其构成竞争的功能、不与其他社交网络服务连接或推广的条件下,才对它们开放Facebook接口。2013年,Twitter推出了Vine软件,该软件允许用户拍摄和分享短视频片段。作为回应,Facebook关闭了允许Vine通过Facebook访问好友的API。

Jennifer Newstead强调,Facebook意识到政府对大型科技企业在选举、隐私保护方面是否作出了正确决定,但这些问题都不是反垄断问题,这些难题最好通过更新互联网规则来解决。

(作者:黄婉仪 编辑:曹金良)

(责任编辑:邱利 HN154)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