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楠赓独掌大权半年后 嘉楠科技交低分“成绩单” AI战略短板明显

  继今年连续遭到做空、陷入内斗风波后,嘉楠科技日前交出了一份差强人意的“低分成绩单”,在营收大幅下滑、净利润由正转负、研发投入减少的情况下,张楠赓的“区块链+AI”战略无疑面临着较大的不确定性。此外,在营收结构单一的情况下,如何寻找到新的增长点,这也是嘉楠科技不得不面对棘手问题。

  比特币价格持续高涨下 嘉楠科技难逃市值缩水“怪圈”

  据统计,10月下旬以来,比特币价格从11000美元开始不断飙升,在接连突破价格关卡后一度接近1.9万美元大关,截至发稿时,比特币市值已高达3409.17亿美元。

  在此之下,数字货币产业链条中的矿机制造商也浮出水面且被大众所熟知。但在市场火热背后,身披“区块链第一股”光环的嘉楠科技却没有挽回资本市场的信心,其交出的2020年Q3财报也难见亮眼之处。而时间线放长来看,嘉楠科技自上市后始终没有激起大的水花。

  公开资料显示,嘉楠科技成立于2013年,隶属于北京嘉楠捷思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是一家专注于 “区块链” 服务器与重复计算芯片方案的创新技术企业,旗下拥有比特币挖矿解决方案服务商Avalon。

  2016年,嘉楠科技试图通过股权收购的方式登陆创业板;2017年,公司再次寻求新三板挂牌上市;2018年拟赴港上市,最终期满失效。随后的2019年11月21日,嘉楠科技终圆梦纳斯达克,成为第一支主业为区块链的上市公司,被誉为“区块链第一股”。

  彼时,外界有声音认为,嘉楠科技的上市无疑大大提振了行业的信心,但行业并没有等来一场狂欢,嘉楠科技上市后遭遇的实则是市场一次又一次的冷淡。

张楠赓独掌大权半年后 嘉楠科技交低分“成绩单” AI战略短板明显

  据了解,嘉楠科技发行价为9美元,上市后首个交易日即跌破发行价,收盘价为8.99美元。随后,嘉楠科技的股价呈现波动下滑态势,今年7月2日,其股价创下1.76美元的历史低点。如今嘉楠科技股价虽有回升,但较历史13.00美元的高点已下滑72.69%。截至发稿前,嘉楠科技股价报3.55美元,总市值5.56亿元。

  营收增速持续下滑 嘉楠科技亏损不断靠理财赚钱

  究其不被资本市场看好的原因,或许可以从嘉楠科技的财务数据中找寻。

  据统计,2019年Q4-2020年Q3,嘉楠科技营收分别为4.63亿元、6827万元、1.78亿元、1.63亿元,同比增长分别为66.50%、44.23%、-26.03%、-75.69%。上市后的四个季度中,嘉楠科技呈现营收增速持续下滑态势。对于2020年Q3营收下滑,嘉楠科技解释称主要原因是销售的总算力和每Thash/s的平均销售价格下降。财报显示,2020年Q3,嘉楠科技出售的总算力为290万Thash/s,同比下降20.7%。

  2019年Q4-2020年Q3,嘉楠科技净利润分别为-7.98亿元、-3995万元、-1679万元、-8641万元,同比增长分别为-2800.90%、41.13%、93.62%、-191.31%。值得一提的是,自2019年起的7个季度中,嘉楠科技仅于2019年Q3实现盈利9463万元,其余季度均为亏损状态。根据计算,自2019年起,嘉楠科技累计亏损高达11.50亿元。

  毛利润方面,2019年Q4-2020年Q3,嘉楠科技毛利润分别为-6.734亿元、238.5万元、4328万元、-1699万元,同比增长分别为-5892.94%、415.77%、302.46%、-111.62%;同期,嘉楠科技毛利率分别为-145.37%、3.50%、24.30%、-10.42%。最近一年内,嘉楠科技有两个季度属于亏本销售产品状态,其余两个季度毛利率均处于低位。而毛利率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反映企业的盈利能力与产品的竞争力,这也从侧面说明了嘉楠科技盈利能力的欠缺。

  营业费用方面,同期嘉楠科技营业费用分别为1.28亿元、7352万元、6218万元、6586万元,同比增长分别48.28%、25.73%、-77.77%、4.40%。其中,2020年Q3,嘉楠科技一般与行政费用、销售费用、研发费用分别为4056万元、318.1万元、3212万元,同比增长分别为43.67%、-49.39%、-15.81%。

  截至2020年9月30日,嘉楠科技拥有现金和现金等价物为1.77亿元,嘉楠科技称有现金和现金等价物较2019年末5.16亿元减少的主要原因是报告期内进行了2.04亿元短期投资。据二季报,嘉楠科技截至2020年6月30日的短期投资为3.476亿。嘉楠科技表示,购买了短期金融产品获得更高的回报,但可以随时退出。

  综合来看,嘉楠科技并未在研发费用等方面增加投入,反而“财大气粗”地进行大量理财投资,这对于一家标榜科技属性的公司来说,无疑是一个不好的现象。

  因隐瞒关联交易等连遭做空 嘉楠科技曾上演“内斗”戏码

  如果说差强人意的数字体现的是嘉楠科技持续发展的不确定性,那么今年以来连续的做空、内斗等则直接将嘉楠科技的不堪摆上了台面。

  2月20日,做空机构Marcus Aurelius Value发布了一份针对嘉楠科技的报告,指控嘉楠科技违反证券法、刻意隐瞒与雄岸科技、杭州微推的关联交易、涉嫌财务数据造假。同时,嘉楠科技核心客户疑似为中国ICO诈骗网站的运营者。此外,做空报告还指出嘉楠科技与比特大陆、神马矿机相比,其所有型号的矿机都无法盈利,产品缺乏竞争力。报告发出后,嘉楠科技股价盘中最大跌幅一度超过10%。

  做空次日,洛杉矶一家股东权利诉讼公司Schall律师事务所宣布,它正在代表嘉楠科技的投资者进行调查索赔,嘉楠科技被指控违反证券法。时隔不久,另一家名为Rosen律师事务所代表参与嘉楠科技IPO的股票投资者对其提起了诉讼。

  5月14日,嘉楠科技再次遭受做空。美股研究机构White Diamond Research发布针对嘉楠科技的做空报告称,嘉楠科技目前存在矿机利润率低、转型AI芯片业务失败、市值不合理等问题。报告指出,嘉楠科技的业务是出售比特币采矿机硬件,除此之外几乎没有其他重要的业务和软性收入。做空机构认为基于目前比特币的价格和运行机器的电价,现如今嘉楠科技的矿机对于矿商来说是无利可图的。

  此外,与比特大陆一样,嘉楠科技同样上演了“内斗”的戏码。

  事情起源于今年6月下旬,彼时有媒体报道称,张楠赓与北京嘉楠高管前往杭州,取走嘉楠科技运营主体杭州嘉楠耘智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州嘉楠”)的公章与营业执照,并罢免了多名杭州嘉楠管理人员。至此,孔剑平为首的“杭州帮”已被边缘化,北京方的张楠赓占据优势。随后嘉楠科技进行工商变更,董事孔剑平、孙奇峰、李佳轩从主要人员中退出。

  事实上,早在2019年1月,嘉楠科技管理层就变更工商登记,公司早期的三位联合创始人之一刘向富退出高管行列。公开资料显示,2013年,张楠赓与李佳轩在北京创立嘉楠耘智,刘向富、孔剑平、孙奇峰在2015年前后加入。而此次管理层变更后,嘉楠科技原董事会成员只剩下张楠庚和李佳轩两人,张楠赓彻底掌握嘉楠科技绝对控制权。

  分析人士认为:此次“内斗”源自于嘉楠科技治理结构不健全,高管战略布局不统一。而在此期间,公司业绩不可避免受到影响,内斗和公司经营业绩不理想显然互为因果。另外,在今年Q1财报发布后,嘉楠科技就曾放出“优化公司治理结构”的信号,其周期达一季度之久,嘉楠科技Q3财报的不堪或许与这有不小关系。

  值得一提的是,嘉楠科技在发布回应公告时表示,公司将继续以ASIC技术为主航道,推进“区块链+AI”战略。而张楠赓也曾在2019世界半导体大会上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用3年时间实现矿机和AI业务收入1:1”。

  但就目前来看,嘉楠科技仍处于“理想丰满、现实骨干”的阶段。作为战略的AI在嘉楠科技的业务板块中一直处于“可有可无”的状态。据统计,2018年,嘉楠科技矿机产品收入为26.99亿元,AI产品收入仅为30万元;2019年矿机产品收入为13.90亿元,AI产品收入为260万元。对比来看,矿机业务仍是嘉楠科技的营收重心,其“区块链+AI”战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综上所述,在资本市场不买账、财务数据不理想和做空、内斗风波后,嘉楠科技能否讲出真正的“区块链故事”还有待商榷。而张楠赓彻底掌权后,关于嘉楠科技的未来发展方向,落于实际想必比战略部署更加重要。当然,在比特币火热的情况下,嘉楠科技的确有不小的发展空间,但能否借机腾飞,这一切都需要留给时间验证。

(责任编辑:王荣智 )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