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直播带股”的大戏这唱不下去了。12月3日晚间,尚纬股份(603333,股吧)公告称,由于电商直播要从严管理或对上市公司及股东产生影响,公司未与野望科技达成一致意见,故决定终止本次现金收购事宜。此消息一出,引起业内一片哗然,这桩跨界并购交易戛然终止背后的故事开始变得耐人寻,也让外界有声音质疑为炒作行为。

罗永浩直播带“股”失败背后:尚纬股份涉嫌炒作被质疑“割韭菜”

  尚纬股份业绩似过山车 跨界并购或急寻“接盘侠”

  今年10月27日,尚纬股份发布公告收购星空野望,11月8日,尚纬股份发布公告称拟以不超过5.89亿元收购成都星空野望科技有限公司40.27%股权。此消息一出,尚纬股份3连涨直至一字涨停,截至11月9日收盘,封盘仍然高达1850万股,市场尽显惜售心态。

  这场溢价率超28倍的跨界并购,随即迎来上交所的问询函,质疑尚纬股份“业务跨度大”、“利益输送”、“现金流不足”和“可持续性”等问题,并要求尚纬股份11月13日前回复。

  对此,尚纬股份却一直“犹抱琵琶半遮面”,两次遮遮掩掩公告延期,理由是尚未完成对标的公司的核实和分析论证。但自28倍溢价宣布过后仅过了22天,交易即宣布终止。

  对此,有媒体质疑从尚纬股份披露的信息看,这桩交易从今年10月10日开始,不到1个月交易谈妥。如此短的时间,无法详尽分析核实对标公司情况,为何却能如此快速笃定28倍高溢价呢?

  公开资料显示,尚纬股份是专业从事特种电线电缆研发、生产、销售和服务于一体的企业,于2012年登陆A股,目前市值为32.08亿元。星空野望于今年4月15日成立,是罗永浩直播电商业务运营主体,从事直播电商业务,营收对罗永浩十分“依赖”。

  这次跨界收购的两家公司主体在业务方面,并无任何交集,但借着罗永浩的个人IP魅力,以及直播带货的标签,星空野望无疑成为非常好的标的公司,也让这次跨界收购格外引人注意。

  一边是发展如日中天的野望科技,而另一边则是股价长期平平的的尚纬股份。上市不久,尚纬股份便迎来至暗时刻,业绩股价均出现大幅下滑。据财报数据显示,尚纬股份2011年至2016年,营业收入与净利润均呈现大幅下滑趋势,营收从13.31亿降至5.58亿,缩水近6成;净利润由盈转亏从1.32亿变为亏损0.83亿,下滑近162.88%。与此同时,尚纬股份股价也一蹶不振,一度跌破9.3元/股发行价,在3.79至5.79元/股区间徘徊。

  但转机随即发生了,从2017年开始,尚纬股份收入一反过去几年的颓势开始大幅增长,从2016年的5.58亿元增长至2019年的20.34亿元,涨幅达264.52%,净利润也实现扭亏为盈,股价也实现小幅增长,一度抬高超10元/股。

  有分析认为,尚纬股份营收业绩与股价的转机或与其跨界收购有关,以此给市场带来更多故事与想象空间。自上市以来,尚纬股份一直面对营收业绩与股价双重压力之下,因此不得不寻找新“转机”,而正当红的星空野望可能要趁热借此机会A股进行曲线上市。

  尚纬股份3次跨界并购均以失败告终 是否炒作有待观察

  此次尚纬股份这场以失败告终的跨界收购交易,并非头一遭。尚纬股份曾几次欲通过跨界收购扩充营业范围,但均以失败告终。2015年7月,尚纬股份第一次进行跨界尝试,拟以债券收购峨眉山仙芝竹尖茶业有限责任公司部分资产,但是4个月后,到当年11月18日,该项收购终止,原因是无法与相关方就债权收购资产事项达成一致。此次收购终止后,尚纬股份将总金额为3745.22万元的债券计提坏账准备。该公告发布当日,尚纬股份跌幅达3.52%,报8.78元/股。

  第二次尝试是在2018年2月,尚纬股份拟购买境外气动元件行业企业。仅1个月后,到当年的3月6日,尚纬股份称因推进该重大资产重组事项条件尚不成熟,决定终止筹划本次重大事项。该消息一出,尚纬股份股价下跌达0.17%,报5.94元/股。

罗永浩直播带“股”失败背后:尚纬股份涉嫌炒作被质疑“割韭菜”

  而这一次,从宣布到终止跨界收购电商直播公司星空野望也仅2个月的时间。尚纬股份今年一月份股价大跌,在发布收购罗永浩直播公司消息之前,其股价一直表现平平。但公布收购事项复牌后,尚纬股份连续收获了三个涨停板,股价从复牌前的7.27元一度冲至10.10元。但随着直播行业新规及征求意见稿的出台,尚纬股份股价冲高回落,截至12月3日收盘,尚纬股份报收6.81元/股,股价较11月12日最高点下跌超30%,目前股价已跌回公布收购事项之前,报6.17元/股,总市值约为32.08亿元,较此前高点蒸发超20亿元。

  此外,尚纬股份的现金流也成为这次跨界收购失败关注的焦点之一。2019年之前,其经营活动现金净流入一直维持在5400万元以下。2020年前三季度数据达到1.91亿元,但相关数据还未经审计。从尚纬股份“捉襟见肘”的现金流可以看出,尚纬股份的“印钞机”造富能力并不足。

  有意思的是,一个关键的问题被尚纬股份一直回避,截至三季度末,其公司账面资金为4.39亿元,根本不足以支付本次并购交易价款。直至2020年11月20日,尚纬股份再度延迟针对上海证券交易所问询函回复的同时,却公告了一份非公开发行股票的预案,计划募资6.16亿元用于电缆业务及补充流动资金。两份公告如此接近的金额,不免让人怀疑募资背后真正的用途。

  值得注意的是,在披露的方案中,同时要求相关交易方需要花5.11亿元买下尚纬股份的二股东李广元所持15%的股权。

  据此测算,如果这一桩交易成功,受益最大的或许不是罗永浩,而是李广元,直接套现5.11亿元,持股比例从27.9956%降低至12.9956%。对此,上交所要求尚纬股份说明,这次的交易是否存在向李广元变相利益输送的情形,实际目的是否是为其提供大额股份减持途径等,然而这些问题尚纬股份并未作回答。

  而这桩交易背后最大受益人李广元目前目前应尚在服刑期。据红星新闻报道,李广元2016年6月,因犯单位行贿罪、行贿罪目前仍在狱中服刑。

  除了受贿问题,尚纬股份还涉及财务造假问题。据市界报道,2012年李广元曾采取签订虚假销售合同的手段,虚增公司利润,相关合同价税合计1389.94万元。那年正是尚纬股份上市的年份。

  如此看来,比起罗永浩6亿债款如何还清,尚纬股份如何自救更值得资本市场关注。而多次跨界并购是否涉嫌炒作也有待观察。

(责任编辑:郑希 )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