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2月8日上午,在深圳市举办的2020绿色发展城市高峰论坛暨第八届深圳国际低碳城论坛上,北京腾景大数据应用科技研究院发布了《基于“生态元”的全国省市生态资本服务价值核算排序评估报告》。

《评估报告》由著名经济学家、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中国国际环境与发展合作委员会中方首席顾问、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刘世锦研究员领导的研究团队完成,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北京师范大学、北京大学深圳研究院等机构的专家学者参与了该项研究。

研究团队创新性地提出基于“生态元”的生态资本服务价值核算体系,《评估报告》是运用这一核算体系开展研究的一项成果。刘世锦研究员和刘耕源教授分别介绍了这一核算体系的特点和《评估报告》的主要内容。

一、基于“生态元”的生态服务价值核算体系及其领先性

基于“生态元”的生态资本服务价值核算体系,以生态系统的调节服务价值为核算对象,选择太阳能(000591,股吧)值作为核算量纲,将“生态元”作为核算基本单位,按照生态、环境、可持续发展的内在联系分步核算和调整“生态元”价值,运用市场交易方式对核算的“生态元”进行货币化定价。这一核算体系具有如下一些特点。

一是将核算对象聚焦于生态系统的调节服务价值。原因在于,包括农林和动物产品等在内的供给服务价值,可通过市场交易方式实现价值核算和货币化定价,文化服务价值也可通过旅游收入等方式进行价值核算和定价,但以固碳释氧、调节气温、净化空气和水质、土壤调节和防护等具体形式存在的调节服务价值,目前还缺乏有效的核算方法。

二是选择太阳能值作为核算的统一量纲。生态系统调节服务价值的不同存在形式,对应的效用类型不同,彼此之间不可通约,也无法直接进行加总。找到内在统一的量纲或尺度是价值核算的关键所在。研究团队选择太阳能值作为核算的统一量纲。太阳能值方法是国际上新近发展起来的、得到广泛认可的生态资本服务价值核算方法。这一方法认为,“万物生长靠太阳”,太阳能是驱动生态系统提供服务价值的最终来源。太阳光照辐射会通过树木的光合作用等一系列复杂的能值转换环节,提供多种形式的生态调节服务。

三是将构造的“生态元”作为核算单位。研究团队将“生态元”作为生态世界的货币单位,用于衡量一定量的太阳能值所对应的生态资本调节服务价值给人类带来的效用,并规定1生态元=1010太阳能焦耳。

四是打通生态、环境、可持续发展其他方面的内在联系,分步核算和调整“生态元”价值。首先,核算生态系统未受污染物影响即初始状态下不同形式生态资本服务价值所对应的“生态元”,并进行加总核算,得到一个总的“生态元”数值;其次,考虑环境污染和其他因素破坏等对生态资本服务价值的负面影响,对初始状态下核算的“生态元”进行减值调整;再次,考虑生态环境治理政策对生态资本服务价值的正面影响,对经过减值调整后的“生态元”进行增值调整。通过上述三个步骤,核算得出特定区域以“生态元”表示的生态资本服务价值。

五是通过市场交易方式形成真实货币价格。核算得出生态资本服务价值对应的“生态元”后,需要进一步确定上述“生态元”等于多少现实经济世界中的货币,或者说,一个“生态元”等于多少人民币。研究团队认为,应遵循市场经济中价格形成的基本原理,通过真实的市场交易方式,而不是人为计算的方式,形成生态资本服务价值的真实货币价格。具体可探索借助已有房价体系、生态环境中人类足迹的范围和数量、特定区域生态环境基金上市交易等方式,将核算得出的一定量“生态元”转化为一定量的货币。

六是实时在线价值核算和可视化呈现。利用已有生态环境监测系统,自动获取每天逐小时大气污染物浓度等数据,实时自动核算生态资本服务价值对应的“生态元”,动态更新“生态元”核算结果,并通过开发的软件系统,以可视化方式加以呈现。

二、基于“生态元”的生态服务价值核算体系的主要用途

基于“生态元”的生态资本服务价值核算体系,在生态文明建设和绿色发展中具有广泛实用价值与日益增多的应用场景,包括生态服务价值动态监测分析、各级政府政绩考核和日常工作评价、项目生态损害评估、绿色发展规划制定和实施、促进绿色金融发展、居民生活方式改进等。

1.开展生态服务价值动态监测和分析

使用课题组开发的生态服务价值核算软件系统,可开展生态服务价值动态监测和分析评估,提供月度、季度、年度报告,供相关领导决策参考。

2.开展项目生态损害以及生态工程成本效益综合评估

一是按照国家“三线一单”(指生态保护红线、环境质量底线、资源利用上线和生态环境准入清单)有关生态环境准入清单要求,可用于新上马工程项目的生态损害评估,以及生态损害补偿试点。二是可用于新招商引资项目进行生态损害事前评估,为引进绿色高质量项目提供评估依据。三是可用于生态治理工程的成本效益综合评估,为政府和企业开展项目论证、决策和评估提供客观科学的依据。

3.编制“十四五”生态元增长专项规划

利用“生态元”核算体系,可开展“十四五”生态元增长专项规划,研究提出区域生态元增长的总体思路、目标、重点任务、重大工程等。

三、全国31个省份生态服务价值核算的主要结论

运用上述核算方法,《评估报告》通过具体核算2000-2018年中国31个省份的生态元总量、单位面积的生态元及其变化,得出如下主要结论。

1.2000-2018年全国生态元总量从38.78万亿增加到58.97万亿,增幅达到52%,且2015年后呈现出递增的态势。

2000-2018年,全国生态元总量从38.78万亿增加到58.97万亿,增加了约52%。其中,2015-2018这三年全国生态元总量的增加量更为显著。从GDP与生态元各自的增加量对比来看,2000-2015年GDP增加量较大但生态元增加量较少,2015年以后则呈现出GDP和生态元双增加态势,反映出经济增长与生态保护协同发展的特征。

2.西部省份的生态元总量总体相对较大,东部省份的生态元总量则相对较小。

2018年全国31个省份中,生态元总量处在前五位的分别是西藏、内蒙古、四川、云南和青海,处在后五位的分别是山东、北京、宁夏、天津和上海。

3.2000-2018年生态脆弱省份和东部部分“两山”试点省份的生态元总量增加明显,东北及部分沿海省份的生态元则增加相对缓慢。

2000-2018年,超过一半的省份生态元总量的增幅超过了50%;天津、山西、北京、宁夏和西藏的生态元总量增幅处在前五位,重庆、云南、山东、黑龙江和海南的增幅处在后五位。

2015-2018年,天津、西藏、江苏、广西和湖南的生态元总量增幅排名处在前五位,黑龙江、云南、海南、辽宁和重庆处在后五位,其中海南、辽宁和重庆的生态元总量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降。

4.2000-2018年,西藏、青海、陕西、山西和江苏的生态元总量排序上升了2个位次,四川、广西、湖南、江西、吉林和河南上升了1个位次;云南和甘肃的生态元总量排序下降了3个位次,黑龙江和广东下降了2个位次,新疆、湖北、浙江、重庆、海南和山东下降了1个位次。其余省份的排序则没有变化。

5. 2018年,西北省份的单位面积生态元整体较低,3个直辖市的单位面积生态元则相对较高。全国31个省份单位面积生态元排序处在前五位的分别是上海、云南、北京、贵州和海南,排序处在后五位的分别是甘肃、内蒙古、青海、新疆和宁夏。

6. 2015-2018年,北方省份单位面积生态元的排序整体上均有上升,东部发达经济省份的排序则略有下降。

2015-2018年,单位面积生态元排序变动最大的是天津,上升了6个位次;江苏上升了3个位次,北京、吉林、河北和陕西上升了2个位次,广西、山西、西藏和新疆上升了1个位次。

四、全国342个地级市生态服务价值核算主要结论

运用上述核算方法,《评估报告》通过具体核算2000-2018年342个地级市的生态元总量及其变化,得出如下主要结论。

1、2000-2018年,全国90.9%的地级市生态元总量有不同程度的增加,主要分布在天山山脉、祁连山(600720,股吧)脉、黄河中上游、长白山(603099,股吧)脉、长江上游地区。

生态元总量增加处在前20位的城市分别是拉萨、吴忠、长治、固原、南阳、赤峰、延边、日喀则、临汾、资阳、晋城、许昌、天津、伊犁、阜新、太原、萍乡、运城、中卫、桂林。

2.2000-2018年,全国9.1%的地级市生态元总量有所下降,主要分布在华北、华东平原、珠江流域、黑龙江北部、藏南、蒙西和塔里木盆地等地。

生态元总量下降最大的20个城市分别是昆明、黑河、潜江、保山、抚顺、烟台、滨州、临沂、鹤岗、大连、普洱、昭通、文山、佛山、枣庄、玉溪、东营、西双版纳、佳木斯、聊城。

3.2018年全国342个地级市中,生态元总量排序处在前20位的分别是甘孜、呼伦贝尔、那曲、玉树、锡林郭勒、阿坝、阿里、巴音郭愣、海西、日喀则、昌都、延边、赤峰、林芝、大兴安岭、凉山、河池、果洛、桂林、兴安盟,排序处在后20位的分别是嘉峪关、嘉兴、遂宁、菏泽、沧州、开封、天门、淮北、潜江、阜阳、德州、商丘、衡水、亳州、石河子、周口、濮阳、聊城、廊坊、漯河。

报告:2000-2018年全国生态元总量增幅达到52%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张洋 HN080)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