硝烟四起的同城货运市场,“后来者”满帮面临三大挑战

  作者|David

  编辑|Jesse

  从大货车为主的干线运输,到面包车即可的同城货运,「满帮」希望全都要,但对于依赖资源积累的物流行业,这样往往“欲速则不达”。

  11月24日,国内最大的车货匹配平台“满帮”宣布完成约17亿美金融资,并对旗下的“运满满”品牌迭代升级,宣布全力进军同城货运市场,为用户提供门到门、一站式的货运服务。

  至此,在国内同城货运的“赛道”中,满帮成为继货拉拉、快狗打车、滴滴货运之后的又一“重磅玩家”。

  虽然入局时间较晚,但业内对满帮进军同城货运市场早有预期。在拿下干线物流车货匹配市场90%的份额之后,还未完成IPO的满帮需要讲出更多的故事吸引资本的关注。

  一方面,主打跨省干线运输业务的满帮正陷入货车司机越来越少的窘境之中,亟需寻找新的业务增量。满帮的主营业务就是为货车司机匹配货运信息,为货主提供物流信息服务。

  但根据交通运输部2020年5月发布的数据显示,全国营运货车数量由1368万辆降至1088万辆,下降20%;从业人员数量也由2100万减少到了1800万人。货车司机减少的趋势,是推动满帮布局同城货运的重要原因。

  另一方面,在满帮看来,同属物流行业的同城货运和干线运输或许能够“碰出火花”。满帮在干线运输业务上的车辆调度经验,能对同城货运业务有所帮助,同时,同城货运业务与干线运输业务形成协同,建立公路一站式全产业链生态服务系统。

硝烟四起的同城货运市场,“后来者”满帮面临三大挑战

  乍看之下,满帮集团资金充裕、理想丰满、地位稳固,但进入同城货运市场,任何物流企业都不可避免地要经历积累运力资源的过程,这就注定身为后来者的满帮会经历诸多“意难平”的时刻。而在此之前,满帮的同城货运业务能否在市场整合、用户补贴、反垄断监管等“战役”中存活下来,尚不得而知。

硝烟四起的同城货运市场,“后来者”满帮面临三大挑战

  货运需求“大转弯”市场整合困难重重 

  虽然有不少“互联网+物流”企业尝试在同城货运市场分一杯羹,但多因无法完成对市场的整合而无功而返。

  不同于市场集中度较高的干线运输市场,同城货运的客户群体和服务场景更加复杂,用户的个性化运输需求让企业很难整合市场。

  以客户群体为例,目前的同城货运服务主要以B端为主,C端业务只占一小部分,他们并没有太高的忠诚度。

  很多情况下,货运需求较多的B端货主一般都考虑尝试组建固定运输团队或者在私下与司机建立联系,实现“没有中间商赚差价”;而C端用户的同城货运需求通常是搬家或者二手物品转卖,频次较低、服务标准不一、司机素质不一,C端用户“回头客”较少。

  近年来,虽然满帮通过干线运输平台的经营积累了大量的用户、数据和人才资源,但到了同城货运领域,也并不能改变同城货运需求个性化的特点。

  在同城货运市场,即使是头部平台,其市场占有率也并不高。

  据《2020-2026年中国同城货运行业全景调研及投资前景预测报告》显示,中国同城货运的TOP10市场占有率仅有3.5%。

硝烟四起的同城货运市场,“后来者”满帮面临三大挑战

  图片来源于网络

  站在货主端的角度来看,经过近年来的悉心经营,货拉拉、快狗打车在同城货运行业的品牌影响力远超满帮。在一二线城市,货拉拉、快狗打车成为了不少80后、90后搬家货运的首选,而这正是品牌先发制人的宣传优势。

  截至2020年9月,货拉拉业务范围已覆盖352座中国大陆城市,平台月活司机48万,月活用户达720万。对货拉拉而言,其在同城货运业务已经积累了丰富的行业经营,奠定了同城货运的核心品牌地位,同城搬运搬家找货拉拉在很多人心目中已经形成一种定式,司机和客户基数都较大,具有长期稳定性。

  相对而言,满帮虽然是干线运输领域的“王者”,但是在同城货运市场中,却是个“一穷二白”的品牌,需要投入大量资源来构建大众对满帮的品牌认知。

  目前由于行业竞争的白热化,很多同城货运APP的业务定位、定价模式都存在同质化的问题。如何整合市场需求,打造差异化产品,这也是留给满帮的作业,但完成这份“作业”并不容易。

硝烟四起的同城货运市场,“后来者”满帮面临三大挑战

  烧钱“烧不出”未来

  在满帮完成新一轮17亿美元的融资之前,其在2018年得到过19亿美元的投资,这17亿美元被看作是满帮IPO之前的最后一轮融资,但这笔钱能撑到满帮成功上市吗?

  业内人士分析,在同城货运市场,货拉拉、快狗打车、滴滴货运和满帮的“补贴大战”以悄然打响。

  比如滴滴,对司机端,滴滴货运除了免30天的平台服务费外,司机在线时间满2个小时或4个小时还可以得到奖励;对用户端,滴滴货运也有各种立减券在发放。有力的补贴让滴滴在开城首日,订单量就突破了一万单;

硝烟四起的同城货运市场,“后来者”满帮面临三大挑战

  图片来源于网络

  同时,货拉拉和快狗打车也进行了相应的补贴,比如:在货拉拉平台上注册的司机,每完成两单就可以得到20元或者25元的奖励;而且货拉拉也会向用户提供立减券和充值返现等优惠服务;在九月份货拉拉还特别启动了“2020金秋拉货节”,拿出一亿补贴用户和司机,来刺激市场。

  对满帮而言,要想在这场补贴战中生存下来,既要做好“血拼到底”的准备,也要学会“精打细算”。毕竟,活下来的货拉拉、快狗打车、滴滴货运都是极具实力的竞争对手。

  对比同样入局较晚的滴滴货运,满帮并不具备滴滴这样的流量优势和品牌知名度,且滴滴的核心业务早已实现盈利,在融资和现金储备方面也更具优势,满帮需要在补贴等其他方面付出更多,才能求得一席之地。

  幸运的是,17亿美元的大额融资或许足够让满帮烧钱一段时间,但能否撑到IPO有待验证。

硝烟四起的同城货运市场,“后来者”满帮面临三大挑战

  反垄断下的“阴影”

  2017年11月,在双方投资人的撮合下,货运调度平台运满满和货车帮完成了战略合并,满帮集团正式诞生,一举拿下车货匹配市场90%的市场份额,但统治行业多年后,反垄断监管的阴影正笼罩着满帮的发展。

  根据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在2020年11月发布的《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对“市场垄断地位”、“二选一”等情况明确说明并进行监管。

硝烟四起的同城货运市场,“后来者”满帮面临三大挑战

  图片来源于网络

  由于满帮市场份额高,在行业话语权重,拥有很强的定价权。在过去的很长时间里,满帮与货车司机用户因为相关的利益问题而关系紧张。

  2018年6月,满帮旗下运满满在安徽合肥和浙江金华,曾试点调整软件功能,导致物流商无法与司机直接电话联系,引起物流商和司机的不满。

  事实上,在满帮统一干线运输江湖的过程中,其做法与客运市场的滴滴如出一辙。

  在滴滴发展的早期,通过帮出租车司机接单,站稳脚跟后,利用专车和快车等项目分走了出租车公司的蛋糕。满帮也按照这样的发展逻辑,通过与物流商的合作,实现了货车司机和货主信息资源的积累,在拿下大部分的市场份额之后,最终实现对行业的垄断。

  数据显示,目前满帮平台认证司机超过1000万,认证货主超过500万。早在2018年底时,其在车货匹配模式下的干线物流领域占据市场份额已达90%。

  然而,在通过垄断地位拿下定价权,并对用户完成“收割”之后,如今的满帮正面临前所未有的监管压力。

  满帮前任董事长王刚曾表示,希望满帮能够成为全球最大的运力调度平台。或许,这种期待是基于满帮过去的表现,从干线物流车货匹配市场的垄断者,到同城货运的后来者,满帮面临的市场环境、监管政策等已发生巨大的变化,强敌环伺之下,满帮这一次不能犯错。

硝烟四起的同城货运市场,“后来者”满帮面临三大挑战

硝烟四起的同城货运市场,“后来者”满帮面临三大挑战

硝烟四起的同城货运市场,“后来者”满帮面临三大挑战

硝烟四起的同城货运市场,“后来者”满帮面临三大挑战

硝烟四起的同城货运市场,“后来者”满帮面临三大挑战

硝烟四起的同城货运市场,“后来者”满帮面临三大挑战

  「潮汐商业评论」原创出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潮汐商业评论。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冉笑宇 )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