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12月份,国资划转社保再度引发关注,因为根据既定规划,2020年底前要基本完成中央和地方国有企业的划转工作。

  资料显示,截至2019年底,81家央企划转已经完成,今年以来,各地纷纷出台划转方案并要求于今年底基本完成划转工作。最近的北京于12月8日公布《北京市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实施方案》,提出划转比例统一为纳入划转范围企业国有股权的10%,确保2020年底前基本完成划转工作;今年9月上海发布的方案也提出,要在2020年底之前将国有资本10%股权划转到社保基金。

  之所以要将国资划转社保,主要是老龄化日益严重叠加社保降费等原因,让我国社保制度可持续性面临挑战。目前在东北等年轻人流出较多的地区,养老金已经或多或少出现了缺口。根据测算,国有资本划转社保基金完成后的总规模将在3万亿到5万亿元,其中已划转完成的央企就达到1.3万亿元。很明显,这将有力地充实社保,保障社保制度的持续性。

  然而,国资划转社保之后,如何更好地应对已经或即将到来的养老金缺口问题,同样重要。用国资充实社保,一般而言有两种方法:出售国资股份或靠股份获得红利。很明显,前者是竭泽而渔的做法,不到万不得已慎用;而通过国资股份分红填补社保缺口,目前的问题则是占国资相当比重的上市国企分红率偏低。如果未来社保基金出现较大缺口,以国资股份较低的分红率,恐怕难以应对。

  因此,让上市国企加大分红力度,对于充实社保有着重要意义。而且,国资中的上市企业,特别是央企,盈利能力都不错。

  不过,赚取利润较多的上市国企,分红率相当之低。根据中金公司发布的报告,国有非金融企业2018年分红率16.2%(2012~2018年均值为15.7%),国有金融企业近年分红率为28%左右,赚钱能力最强的银行,仅与A股平均分红率持平。这样的分红率,不仅与美国纽交所、德国、法国等境外成熟市场60%左右的股息支付率存在较大差距,甚至不及全市场2018年年报股利支付率中位数的30.60%。

  国有非金融企业以中国建筑(601668,股吧)为例,根据公司公布的财报,近年业绩持续稳定增长,但目前市场只给予相对2019年净利润5倍左右市盈率、0.77市净率的极低估值,这与公司2019年股息支付率仅19%有不小的关系。因为投资一家非常成熟稳定的上市公司,股息率十分重要。国有金融企业以银行为代表,赚取了A股近六成的利润,但因为成长性不被看好且分红率不高,绝大多数处于跌破净资产、估值五六倍的状态。

  其实,证监会此前就曾发布《上市公司监管指引第3号――上市公司现金分红》,提出公司发展阶段属成熟期且无重大资金支出安排的,现金分红在本次利润分配中所占比例最低应达到80%;公司发展阶段属成熟期但有重大资金支出安排的,现金分红在本次利润分配中所占比例最低应达到40%。对照这个规定,上市国企分红率至少应该在40%这一档。而根据十八届三中全会要求,到2020年,国有资本收益上缴公共财政比例至30%,更多应用于保障和改善民生。也就是说,上市国企2020年年报分红率要提高到30%,未来则应该尽快提升到40%这一档。

  应该说,不论是应对上市国企股价低迷、估值难以提升的现状,还是在国资划转后能够为社保提供长期稳定的现金流,都迫切需要上市国企提高股息支付率。

  

(责任编辑:李显杰 )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