鹏元资信总裁李勇:经过永煤等违约事件 评级机构需重新审视评级理念和评级模型

经济观察网 记者 蔡越坤 12月9日,中证鹏元资信评估股份有限公司总裁李勇在“中证鹏元2021年信用风险年会”上表示,华晨、永煤等高等级国企相继违约,引发二级市场震荡,导致债券市场融资功能受到很大冲击。我国债券违约已经常态化,市场已经逐步接受,但这一次引起的震动之大、关注度之高、持续时间之长都是前所未有的,有几个特点:

第一,这一次是在疫情特殊时期宽货币宽信用情况下,并且我国走出疫情,经济开始步入上升期发生的违约;第二,这次是高级别国企的违约,违约主体债务规模巨大,参与的是资产配置的主要标的,一些大的机构参与其中;第三,超出预期,打破了长久以来的国企“信仰”;第四,引发高层关注。

经过这些违约事件,李勇表示,评级机构需要重新审视自己的评级理念和评级模型,信用分析要更多的回到报表和发行人本身素质上来。

另外,对于2021年的信用债展望,李勇称,明年来看,债券违约仍将继续,但信用风险会发生分化。一些弱资质国企风险会不断暴露?城投信仰会不会继续暴露?城投信仰会不会发生动摇?被违约事件动摇的市场信心多久才能恢复?随着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逐步正常化,对信用有何影响?评级机构如何顺应情况的变化,及时修正评级方法和模型?这些都值得去思考并做出应对。

李勇也表示,风险事件的暴露是推动风险防范和化解的机会,也促使评级机构反思评级行业发展、提升评级服务水平。对于评级行业的思考,李勇一共总结了七点:

第一,我国的评级行业还很年轻,到今年中国债券市场有40年的时间,资本市场经历了30年,信用债有15年的历程,虽然中国的评级行业也有30年的历史,但真正服务资本市场也就15年,大部分时间没有债券违约,真正违约也就6年时间。要有足够多数量、足够长时间的数据积累,来检验评级有效性和评级质量。

第二,评级机构除了是商业机构还兼具社会属性,技术路线的调整,甚至个体级别的调整都不得不考虑对市场各方的影响;

第二,是要客观看待目前评级机构的工作。大家看到是市场上都是高级别发行人,但每年都有几千家低级别的甚至风险很大的发行人被拒之门外,大家只是没有机会看到,中国高收益市场还不成熟。

第四,债市逐渐了形成一个市场化、法治化的风险分担、承担、处置机制。近年来我国在违约风险处置上已经逐步成熟了,确立了市场化、法治化的处置原则,但在执行层面还需要进一步完善。

第五,评级机构自身要完善公司治理。评级机构的行为准则是独立客观公正,其中独立是客观公正的前提,独立包括外部独立和内部独立,外部独立比较好理解;内部独立就要保证公司管理和决策的独立性,不受内部人的影响,而这依赖于评级机构的公司治理,公司治理又与股权结构相关;

第六,要规范评级机构合理竞争。国际评级机构也存在竞争,也是发行人付费,但评级机构竞争没有这么激烈,为什么呢?主要评级机构就三家,而且形成了多评级的模式,一般都会找至少两家或者三家做评级,收费很高,评级机构基本没有生存压力,没有进行级别竞争和价格竞争的冲动。所以评级不宜变成竞争激烈的行业,等到行业出清、进入到良性发展阶段以后这个问题会得到解决;

第七,从技术上来说要回到本源和常理,那就是要分析发行人的现金流创造能力和现金流与债务匹配度;不仅要分析过去,更要着眼于未来;重新认识评级中的支持因素,对支持因素要有审慎的态度和科学的依据。经过这些违约事件,评级机构需要重新审视自己的评级理念和评级模型,信用分析要更多的回到报表和发行人本身素质上来。

(责任编辑:张洋 HN080)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