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经纬客户端12月9日电 12月9日,新浪财经2020年会暨第13届金麒麟(603586,股吧)论坛在北京举行。本届论坛的主题为:“聚焦‘十四五’――构建新格局 重塑新优势”。论坛期间, 中国建设银行(601939,股吧)原董事长、东北亚经济研究院院长王洪章进行了发言。

在王洪章看来,“十四五”规划是前所未有的五年规划。“为什么说是前所未有的?因为‘十四五’规划不仅仅是规划了5年,而且憧憬了后30年国家现代化的蓝图,描绘了到本世纪中叶我国社会的美好画面。”王洪章说。

对于“十四五”期间宏观治理和调控将迎来哪些政策主线,王洪章分享了自己的看法。

“第一,这次‘十四五’规划对宏观经济治理体系和宏观调控体制指出了更为明确的完善方向和建设内容,在规划当中非常明确地指出国家规划是我们宏观经济治理体系当中的战略导向。”王洪章说。

王洪章指出,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是主要手段,其他六个方面,包括就业、产业、投资、消费、环保、区域发展,这六个方面的政策作为配合,这样就明确和清晰了下一步的调控方向、调控导向,以及各方面政策在实现国家规划当中的位置和地位,这么一个完整的经济治理体系在过去的规划当中是没有的。

“我们可以分析一下,在这个治理体系当中,货币政策作为宏观调控的主要手段,无论从作用上,还是总量上,在治理体系当中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王洪章说。

在王洪章看来,经济全球化的今天,以国际贸易和资本跨境管理为基础的货币流通,往往会影响到它国的货币稳定,因为现在货币政策已经不仅仅是一国的货币政策,因为经济全球化和金融国际化到现在这个程度,每一个国家的货币政策一定会影响到其他国家,甚至影响到国际货币的问题。

“所以货币政策已不仅仅是一国的政策,现在的货币政策它可能会涉及到跨境的资本流动,所以要加强国际货币政策的协调,做好跨国政策的设计,提高逆周期的调节能力。通过国际上的这些宏观政策、货币政策的协调,使在国际上、在各国之间能够寻求一个稳定的国际货币环境,保持币值稳定,来促进内外的均衡。”王洪章说。

“第二,‘十四五’规划提出的货币政策作为宏观治理的主要手段,我想这是一个新的要求,过去的五年规划当中提出了要发挥货币政策的作用,但作为宏观治理的主要手段的提法过去是没有的,这次的规划这是一个最新的要求,我想也是一个更高的要求。”王洪章说。

在王洪章看来,这种要求下,可能就需要重新考虑货币政策目标。货币政策目标的出发点需要扩大货币政策实施效果的综合作用,而不仅仅是现在瞄准的通胀,不仅仅是通胀,应该全方面地考虑货币政策目标,货币政策的目标从国家现在货币政策作用的范围和程度来看,应该是综合性的,全方位、多角度的,这样才能使宏观经济治理更为有效。

“比如有些资产价格并没有计入到CPI当中,但是与货币政策体系相关。中央讲的其他六个方面政策的配合作用,像刚才提到的六个方面,均会对货币造成影响,所以也需要货币政策在制定货币政策目标的时候,这六个方面需要货币政策的支持,所以在制定目标的时候这些因素都需要考虑。”王洪章说。

“第三,‘十四五’规划当中也警示大家,在落实和执行规划当中要有两个深刻认识:一个深刻认识即社会的主要矛盾变化所带来的新的特征,第二个就是错综复杂的国际环境所带来的新的矛盾,对这两个方面要有深刻的认识。”王洪章说。

王洪章表示,这就是要增强风险意识,同时要维护国家的金融安全,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这就要求在完善体制机制上做文章。

“在防范金融风险方面,我想主要是要加强金融监管,我们过去的金融监管主要针对个体的金融机构的微观审慎监管,这个监管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前就已经存在了,而且始终把它作为一个重点,这样的好处也是保证了个体的金融稳定可以避免金融机构的危机,我们可以把它解释为外生性的金融风险。”王洪章说。

王洪章指出,但是经过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事实证明金融风险不仅仅是外生性金融风险,从2008年金融风险的发生,从教训来看,金融风险可以在金融体系内部的不同机构之间互相传染,可以把它叫做内生性的传染导致的金融体系的坍塌。

“在危机前的货币政策当中,货币政策主要是管控通胀,但是金融自由化和货币的派生作用,加上货币政策与信贷政策管理机制的脱节,导致了信贷规模的扩张。”王洪章说。

在王洪章看来,现在虽然没有带来通胀,但是它可能会催生资产的泡沫,加上前几年传统金融体系当中资管业务的多层相套,包括P2P为代表的一些金融科技公司的网贷业务,在金融混业经营下的各类通道业务等等,它们通过规避监管,也制造了一些风险。(中新经纬APP)

(责任编辑:张洋 HN080)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