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隆基股份(601012,股吧)在宁夏地区的员工已超11000名,更好的工作环境和职业前景正吸引越来越多的煤电从业人员转型就业”,银川隆基人力资源部招聘主管伏永波微笑着说:“每次招聘宣讲,我更乐意介绍自己的姓是光伏的伏。”无独有偶,2012年,国家能源部门将宁夏确定为全国首个新能源综合示范区,吸引了区内外众多清洁能源企业投身宁夏的风、光资源开发,推动全区清洁能源产业发展驶入快车道。这几年,光伏、风电、石墨烯、锂电池、工业制氢等多个清洁能源产业链纷纷布局宁夏,曾经的煤电大省已向着清洁能源产学研一体的领跑基地悄然转身。

  近二十年来,中国经济渡过数次大小周期,国家层面的能源战略历经不同程度的调整进化,以光伏为代表的新能源产业得以加速崛起。作为中国较早向清洁能源产业加速布局的传统煤电重镇,宁夏率先完成从单晶硅片、单晶电池、光伏组件、分布式光伏电站到地面光伏电站的全产业链布局,成为宁夏能源结构优化和全球光伏技术进步中的重要一环。

“碳中和”目标的宁夏逻辑:从传统能源重镇到新能源示范区

  传统能源就业转型的样板

  25岁的马存福来银川隆基之前,在当地一家焦化厂工作。作为车间的皮带工,他每天负责巡视生产线,保障正常运转并负责打扫卫生。对于职业晋升,他直白地告诉笔者:“你是看皮带的,就永远是看皮带的”。“焦化厂的噪音和粉尘污染严重,尤其是粉尘特别大,我们上班时会带工业防尘面罩,俗称‘猪鼻子’。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防护,每天交接班时要打扫卫生,整个人就完全暴露在粉尘中”。他给笔者描述,自己每天上班八小时,干干净净地去上班,蓬头垢面下班回,每天洗澡都是一身黑水。两年前,他毅然辞去煤企工作来到隆基,从最基层的巡检员干起,但他说和上一份工作不同的是,除了干净的工作环境,还有“师傅”带着,做什么事,都会有人告诉你怎么做,结果是什么。这让他觉得有归属感和职业获得感。现在,小马已经当上巡检班长,也成为一名师父带着徒弟。

  现在在隆基做上备料班长代理主管的李军,也同样来自当地一家传统能源企业。他当时所在的企业效益不好,被迫从洗煤厂转岗到了焦化厂。“我担心焦化厂炼焦产生的焦化气体是否会对身体产生危害”。入职隆基后,原来已经是班长的李军还得从最基层的操作工干起,最初的三个月试用期最难熬,不仅要学技术,还要学习理论知识,新的工作环境很好,但对于学习能力提出更高要求。通过两项考核后,小陈在隆基扎根,今年是他在隆基的第五个年头。已经是代理主管的他,手下管着四五十个人,待遇也在不断提升。

  今年9月22日,国家郑重承诺,中国二氧化碳排放力争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争取在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如今,低碳减排将成为全国能源发展的主旋律。像马存福和李军这样转型的年轻人在宁夏比比皆是,清洁能源上下游产业链企业都愿意吸纳传统能源员工转型就业。笔者了解到,宁夏正在制定出台《加快推进新材料产业高质量发展实施方案(2020-2025年)》,将进一步优化产业布局,重点推动以光伏等新能源为代表的特色产业链发展。到2025年末,组织实施一批重点新材料产业项目,完成固定资产投资1200亿元以上,实现产值超过1000亿元,年均增长13%左右。实实在在的产值,带来了数万个岗位的就业,尤其对于宁夏这个传统能源重镇来说,隆基等一系列清洁能源企业入驻,促进了传统能源行业人员向新能源行业的转型,工作环境更好,待遇更高。根据专家测算,新能源行业所提供的就业机会是传统能源的1.5-3倍。

“碳中和”目标的宁夏逻辑:从传统能源重镇到新能源示范区

  清洁能源产业的大经济账

  到2020年底,宁夏自治区预计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量达到2640万千瓦,比2012年增长了6.3倍。其中风电达到1400万千瓦,光伏装机达到1200万千瓦,分别比2012年增长4.3倍和21.6倍;可再生能源装机占比将超过44%,发电量占比达到21%。宁夏回族自治区工业和信息化部门相关人士给笔者提供了一组数据:作为宁夏具有优势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光伏产业在今年特殊时期逆市上扬,2020年1-9月完成产值约百亿元,同比增长接约40%。令人可喜的是,隆基带动的光伏上下游产业链贡献产值在不断提升。银川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经济发展服务部门相关领导说:“银川开发区全面推行企业首席服务员制度,将开发区进行网格化划分,每一个片区派出一位干部去给企业做“服务员”,提供一对一“保姆式”服务。从项目谈判初期,构建“360度全方位”跟踪机制,确定专门项目服务专员,以嵌入式服务及时解决审批中的难题”。

  “我们把全产业链都放在了宁夏,与这些年自治区政府亲商爱商的环境密不可分。比如这些年,银川的产业结构在不断优化,大力推行综合能源低成本化改造示范项目,围绕冷、热、电、水多联供能力,针对企业特点量身制定解决方案。这些都为企业高效运营提供了保障,也降低了企业运营成本”。银川隆基总经理梁永生介绍,目前隆基宁夏基地员工的平均工资约6000元。每月超过6、7千万元的薪酬支出也极大促进了厂区周边乃至银川地区第三产业的发展。梁永生指着基地外的停车场说:“你们看,很多员工都买了车,好车还不少呢”。笔者了解到,隆基股份的每个基地,都在积极吸纳当地贫困人口就业,建档立卡户占隆基股份国内员工的20%。除了就业,隆基的高效组件产品在当地扶贫领域广泛应用,光伏+农业的农光互补等项目也大大改善当地人民的生活水平。据悉,宁夏“十三五”第一批光伏扶贫村级电站项目共涉及4个县区,规模为9.967万千瓦,2.36万户贫困户从中受益。

  良好的营商吸引越来越多的清洁能源产业链到宁夏投资兴业,隆基股份作为率先来宁夏投资的清洁能源企业,为宁夏清洁能源转型和产业入驻起到很好的示范引导作用,也在成为传统能源转型就业的新平台。

“碳中和”目标的宁夏逻辑:从传统能源重镇到新能源示范区

  新旧能源动能转化的“低碳经”

  宁夏物产丰盈,绵延五百多公里的黄河,数千年泥沙的沉积给宁夏带来了优质的土壤,也孕育了石油、煤炭等丰富的矿产资源,既是国家大型煤炭基地,西电东送的火电基地,又是中国四个现代煤化工产业示范区之一。为了摆脱对煤基产业的依赖,以及大规模碳排放造成的环境压力,宁夏在新旧能源转换上也走出了自己独特的道路。

  宁夏回族自治区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能源发展部门对笔者表示:“我们是传统能源强省,但我们新能源起步也比较早,宁夏新能源发展势头好,与化石能源并不矛盾。”作为传统能源发展大省,能耗“双控”的目标包括能源消费总量和能耗强度,清洁能源正好承接了这个转型,并顺势而为迎来了大发展。自2012年被确定为全国首个新能源综合示范区以来,宁夏吸引了区内外众多清洁能源企业投资风、光资源开发,新能源装机实现了“一年一个台阶、四年翻二番,八年翻三番”的高速发展。预计到今年底,宁夏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将达到2640万千瓦,其中风电1400万千瓦,光伏装机1200万千瓦,可再生能源装机占比将超过44%,发电量占比达到21%。

  为缓解新能源快速发展给新能源高效利用和电网安全稳定运行带来的压力,宁夏通过建立辅助服务市场机制、实施新能源与火电打捆交易、积极参与跨区现货交易、自备电厂与新能源发电替代、可调节负荷需求响应等措施,不断增强调峰能力,在确保电网安全稳定运行的情况下,促进新能源的高效利用。2020年上半年,宁夏新能源利用率高达97.43%,位居西北第一。

  为什么宁夏的新能源消纳好?为什么外送通道新能源比例比较高?相关领导对此解释到:“我们通过火电调峰,来保障新能源的稳定输出。按照国家要求,我们严格控制火电,不断做大新能源规模,反向挤压火电的存量市场,使得两者之间达到平衡。”

  宁夏是“西电东送”战略最早的重要送端,三条大通道由宁夏起送和供电,发电装机容量近5500万千瓦,人均装机容量位居全国首位。“西电东送”这三条大通道将宁夏煤炭基地的火电、风电光伏新能源、黄河上游的水电以直流输电的形式“打捆”送达山东、浙江等经济发达地区,实现了西北电网和华东、华北电网的直流联网,成为国家“西电东送”战略的重要通道。数据显示, 十年来宁夏累计外送电量超过4100亿度,相当于在受电地区减少燃煤运输约2.5亿吨,减排二氧化碳4亿多吨。预计到2020年底,宁夏实现每天生产绿色电力约1亿千瓦时。以光伏为例,每消耗1度电生产的光伏产品,其生命周期可输送50多度光伏电。

  如今,隆基股份提出的“solar for solar”理念已得到全行业的一致认同。今年,隆基加入RE100、EV100、EP100的全球倡议,成为中国率先同时加入气候组织三个“100”的企业,承诺在2028年前实现在全球范围内的生产及运营所需电力100%使用可再生能源;承诺在未来十年内,安装充足的电动车充电设施,引导员工将家庭用车转换为电动汽车;承诺以2025年为基准年,提高35%的能源使用效率。依托宁夏在新旧动能转化的决心,宁夏的光伏等清洁能源产业在能源安全、节能减排、新基建、供应链体系等环节都将引领全国绿色制造和零碳光伏的革新。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冉笑宇 )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