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中国东方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吴庆

本报记者 闫立良 见习记者 郭冀川

“四大资产管理公司(AMC)经过二十年发展,在支持银行改革和帮助国有企业脱困等方面都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随着政策性任务的基本完成,AMC行业进行商业化转型是其发展的必然趋势,与资本市场衔接必不可少。”中国东方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吴庆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专访时说。

吴庆表示,随着各省市设立AMC,地方AMC数量已经突破50家,收购和处置不良资产的能力迅速提高,竞争也随之加剧。在产能快速提升后,AMC需要更加高效、更加便捷、多样化的退出通道。资本市场提供了最好的退出通道。

“过去AMC行业对自己做的事情有一个称呼叫‘三打’:打包、打折、打官司。银行把多个不良资产放在一起打包卖给AMC,AMC与银行讨价还价最终达成双方接受的打折率,最后AMC主要通过司法(打官司)途径向债务人追缴欠款。”吴庆感慨道,这个过程几乎不增加价值,AMC只是不良资产的搬运工。一些有可能增值的资产甚至在“三打”过程中被消耗掉了。商业化转型让AMC拥有更加灵活的资产处置方式。

吴庆认为,很多发展遇到困难的上市公司和中小金融机构,如果给予外力进行救助,或者通过一些市场化改造进行转型,将很大程度地提升价值,这远好于破产重整。

吴庆说:“AMC就像一个加油站,助力中小金融机构和实体企业的转型升级。像一个修理厂,对落后的、将要被淘汰的资产进行修理完善,让其重新进入经济体系,这种处置不良资产的能力,是AMC责无旁贷的任务。”

而如何通过市场化手段获得不良资产,在资产重整优良后如何让其独立发展,吴庆表示,资本市场是重要的入口和出口。

伴随着我国经济金融体制改革的不断推进,AMC已经从政策性出清不良资产向商业化转型,逐步发展成为以不良资产为主业,救助中小金融机构为特色的综合性金融机构。其所处置的资产从银行资产扩展到整个金融和非金融资产,施以援手的对象包括中小金融机构和上市公司。

吴庆也指出,在双循环的新发展格局下,上市公司也面临着转型升级的迫切需求,一方面需要减负前行,另一方面需要引入新的优质资产。AMC在盘活存量和化解风险的功能上,是其他金融机构不可替代的,也是众多上市公司转型的主要助力之一。

吴庆说:“金融体系的一个应有的特性就是实现金融资产循环,不良资产处置是其中不可或缺的一环。经过AMC处置之后的资产应该配置到最能发挥其价值的地方,而资本市场正是优化金融资产配置的场所。”

吴庆认为,未来AMC需要根据新的形势进一步发挥其专业优势并完善其独特功能,更好地为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提供金融服务。利用资本市场提供的金融工具和渠道必不可少。

面对当前中国经济的转型升级,中国的金融市场也在不断进行改革探索,但吴庆认为,中国的金融机构存在一个普遍问题,就是对实业不够了解,以至于既不能很好服务实体经济,又不能有效地把控风险。

让金融资本和实业资本紧密结合,需要进一步的政策开放和鼓励创新。在这个过程中,吴庆认为有一条红线不可逾越,那就是资本充足率,这也是巴塞尔协议中,不断提升的关键指标。

吴庆说:“巴塞尔协议在国内受到不少抱怨,认为它约束了创新。但不得不承认的是,它是当前最先进的金融管理理念和规则,它总结以前所有金融危机中的问题和教训,充分权衡利弊,提出用资本充足率控制风险。”

在金融机构达到资本充足率要求的前提下,吴庆认为可以进一步放开监管限制,让金融机构充分发挥作用,特别是创新金融产品,服务实体经济。

(责任编辑:李佳佳 HN153)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