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蚂蚁上市对银行板块意味着什么?目前商业银行中的“零售之王”是否也有望迎来估值提升的机会?

  日前蚂蚁集团(下称“蚂蚁”)IPO初步询价完成。A+H股PO拟募集约3450亿美元,最终A股发行价确定为每股68.8元,这对应2019年扣非净利润市盈率为96.48倍。

  这就在业内引发了一个有趣的问题――尽管蚂蚁看似是一家科技公司,但抽丝剥茧,本质是一家具有互联网基因和流量优势的零售银行,蚂蚁在2020年上半年的营收中前两大来源(占比近80%)分别是数字支付与商家服务以及微贷业务。但因此蚂蚁竟坐拥近100倍PE,反观国内的龙头零售银行,目前平安银行(000001,股吧)、招商银行(600036,股吧)和兴业银行(601166,股吧)的PE都仅超10倍,历史上也没超过20倍。

  究竟蚂蚁上市对银行板块意味着什么?目前商业银行中的“零售之王”是否也有望迎来估值提升的机会?麦肯锡全球资深董事合伙人、中国区金融机构业务负责人曲向军日前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当前,国内经济增长动力逐渐从企业投资转向居民家庭消费,居民收入与财富不断增加,核心在于推动银行转向以客户经营为中心。“流量”成了银行获取客户的前提,是客户经营的必要资源。因此,银行应将流量作为客群经营的关键要素,围绕“蓄”(集中流 量资源)、“用”(引流获客)、“评”(评估流量效率)三个方面,建立一套完整的流量运营体系,让流量成为银行业绩的重要推动力。

  蚂蚁本质是互联网“零售银行之王”

  之所以说蚂蚁的本质是零售银行,也是因为微贷业务近年来成为蚂蚁营收中的主要贡献因素,且增速不断攀升。除了零售贷款业务,蚂蚁的理财平台也类似于银行的基金产品代销业务。

  就目前而言,蚂蚁的发家业务――支付的盈利提升空间已较为有限。早年,由于经手资金量较大,支付宝与微信支付每天都会产生中间结转状态的资金――客户“备付金”,尤其是线上购物的支付行为属于担保付款,只有用户确认收货之后,资金才会付给商户,中间状态停留的时间更长,形成大额的利息收入。但央行曾要求2019年1月14日起,第三方支付机构需要将客户备付金100%集中上缴,于是第三方机构结束躺着赚钱的时代。

  选取央行资产负债表上的“非金融机构存款”来对比就可发现,今年上半年支付宝的收入增速跑输了行业增速,全行业同比增长约为18%,高于支付宝支付收入13%的增速。

  但支付只是引流的前端,流量反哺了蚂蚁的其他“三支柱”(微贷、理财、保险),其中微贷业务增速远超传统银行。具体而言,蚂蚁从支付宝钱不够花的赊购需求衍生缁ㄟ乱滴瘢徊酱佑没沼没ㄏ羧毖苌缃柽乱滴瘢纬扇谧市糯滴瘛

  过去三年半,微贷业务不但在规模上超过了支付业务,增速上也大大超越后者。蚂蚁支付商家服务的营收从2017年到2019年增长了44.56%,而蚂蚁微贷的营收则从2017年到2019年增长了299%,收入贡献占比分别为24.8%、26.25%与34.7%。

  蚂蚁微贷业务主要分为个人消费信贷和中小型企业贷款。晨星(Morningstar)分析师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蚂蚁在2019年的在线消费信贷市场份额为28%,电子商务巨头拥有的消费信贷平台占据了最大的份额,占37%,其次是传统银行,约占14%。但传统的消费信贷市场正逐渐饱和,因为优质借款人基本上得到了充分服务,相比之下蚂蚁的中小企业信贷余额将比消费信贷实现更高的增长。

  奥纬咨询称,由于缺乏透明度和有限的信用历史,中小企业一直面临融资困难。到2025年,预计蚂蚁和中小企业信贷增长将与行业同步,5年复合年增长率为41%。

  不过,在这块业务上,蚂蚁实则需要依托和传统银行的合作。2017年底监管层发布现金贷行业整顿新规,要求小贷公司在计算杠杆率(蚂蚁两家公司的杠杆率上限不到3倍)时将卖出的ABS一并计算,于是也使得蚂蚁融资业务过渡到了目前的联合贷款和助贷模式。例如,所谓联合贷款,通常蚂蚁负责客户推送、风控初筛与贷后服务,对于该部分的服务,蚂蚁从信贷资产池的利息收入中获取一定占比的技术服务费。资金来源上由蚂蚁的两家小贷公司提供很少一部分,主要由银行等外部资金来源方提供,包括蚂蚁在内的出资方各自按照缱是榭龀械S没嘤Φ男庞梦ピ挤缦铡

  传统银行能否对标蚂蚁?

  说到中国的龙头零售银行,各界最容易想到的就是平安银行、招商银行和兴业银行,但这些头部零售银行当前的估值都在10倍左右。

  近年来,众多银行开始推行“大零售”发展策略。目前招行零售占比超过55%,该行此前提出的五年规划大概在60%左右。建行、农行个人贷款占比已超40%,招行、平安、中信、光大个人贷款占比均突破40%,占比最高的平安银行已近60%。

蚂蚁估值超90倍,10倍的大零售银行能否获得溢价?

  当然,我们不能将零售银行的资产规模与蚂蚁直接对比,因为蚂蚁不做房贷,而银行的零售贷款中绝大部分是房贷。对比他们之间零售业务的营收增速及不良率控制水平更为合理。前者可以基本排除房贷的影响,近年来房贷增速压降甚至对银行整体零售营收有所拖累,后者主要是风控水平的体现。

  根据民生银行(600016,股吧)研究院,从零售业务增速角度看,近五年半以来,全国性上市银行零售条线营收增速排名上,邮储银行和兴业银行表现明显优于其他公司,其中邮储银行的零售业务增速一度高达60%,兴业银行在2020年上半年升至全行业第二。但即便如此,蚂蚁微贷的营收三年间大增299%,仍明显优于绝大部分上市银行。

  但就控制不良的能力而言,头部零售银行胜于蚂蚁。对比今年以来招商银行消费贷ABS与蚂蚁消费贷的逾期率变化,受疫情影响,招行个贷ABS逾期率显著拉升至4%以上,而拐点缦衷4月,当时逾期率开始下行,结构上90天以上逾期率仍在上升,30天内及31至60天逾期率出现回落。同期,无论30天还是90天的逾期率,蚂蚁甚至都要高于招行消费贷ABS。

  目前而言,零售银行依靠信用卡、个贷、财富管理及资产管理的非利息收入规模。就财富管理业务来看,蚂蚁从早期的余额宝到现在的大理财,从2013年推出到2019年,这一块业务已成为了一个年收170亿规模的实体,是蚂蚁除了支付与信贷之外的第三大业务,目前收入占比超15%。截至今年上半年,蚂蚁促成了4万亿资管规模,其中蚂蚁旗下自营的天弘基金(以余额宝与余利宝为主)占比33%,其余均为第三方的资金,这些第三方产品包括了银行定期、投资性保险理财、各类基金等,以及阿里与Vanguard合作的量化型买方投顾产品“帮你投”。这一“基金超市”的模式似乎是单家银行的代销能力尚无法企及的。

  传统银行需落地互联网化客户运营

  尽管传统银行短期难以匹敌互联网公司的平台化运营能力和流量优势,但优化的空间巨大。

  曲向军对记者表示,对于银行业而言,第一曲线对应着传统的金融产品和服务,它们是银行过去增长的主引擎;而第二曲线则代表着未来,包括围绕数字化、生态圈等新模式开辟的新业务领域。未来三年是国内银行业转型制胜的关键期。银行不仅要经营好第一曲线传统业务,还要通过第二曲线生态2.0战略实现成功飞跃。

  在他看来,首先流量是客户经营起点。银行从过去围绕渠道、产品的经营模式,转向围绕客群的全新经营模式,需要将流量经营作为起点,与精细化的客群经营相结合,形成“获客-活客-价值转化”的闭环。

  其次,流量是稀缺资源。银行在流量获取方面处于“追赶者”的角色,面临互联网巨头、金融同业的激烈竞争,以及日渐“挑剔”的客户需求。互联网平台通过提供便捷的线上服务(例如“衣食住行游 购娱”),已充分占据流量红利,留给银行的腾挪空间所剩无几。同时,线上金融服务同质化问题严重,新入局者缺乏吸引用户转投其 下的诱因和动力。因此,银行应将流量作为客群经营的关键要素,围绕“蓄”(集中流量资源)、“用”(引流获客)、“评”(评估流量效率)三个方面,建立一套完整的流量运营体系,让流量成为银行业绩的重要推动力。 此外,银行还需要建立起辅助流量运营的组织能力和敏捷机制。

(责任编辑:韩明 )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