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陈洪杰

  [ 用益信托网数据显示,7月共计发行集合信托产品1736款,环比减少21.48%,发行规模1783.87亿元,环比下滑40.07%。 ]

  违约事件频发、监管收紧、收益率下行等继续冲击信托业务。据第三方公开资料不完全统计,7月集合信托产品发行规模和成立规模分别环比大降超过四成和两成。

  “集合信托市场目前仍以融资类产品为主,资金信托新规以及监管层压降融资类业务对多数信托公司的展业有着较为直接而有力的冲击。虽然信托公司正顺应监管要求发力标准化业务,投向金融领域,尤其是证券投资类产品的数量和规模增长较为明显,但投研团队建设和对存量客户的投资者教育还任重道远。”分析人士称。

  的确,压降融资类信托业务、发展标品,对信托公司并非易事。

  一位北京地区信托公司人士对第一财经表示,目前,集合信托市场出现大幅下滑,信托公司在资产端和资金端面临多方面的困境:随着非标投资比例的限制和融资类业务的规模压降,信托公司面临业务转型的迫切需求,但长期以来的业务模式和客户群体使得合适的底层资产更加难寻;风险事件频发的当下,不少投资者产生恐慌心理,对信托公司失去了信心;此外,信托收益率不断下滑,而股市表现较佳,不少中产阶层或富裕阶层开始加码股市,信托公司资金募集面临较大的压力。

  集合信托产品发行规模大跳水

  7月集合信托产品发行规模下滑幅度较大,主因或是监管层对融资类信托业务的窗口指导。

  用益信托网数据显示,7月共计发行集合信托产品1736款,环比减少21.48%,发行规模1783.87亿元,环比下滑40.07%;7月共计成立集合信托产品1853款,环比减少11.30%,成立规模1731.15亿元,环比下滑21.70%。

  进一步来看,融资类信托业务规模和占比压降。7月份融资类信托成立规模为1100.16亿元、占比63.55%;事务管理类信托44.54亿元,占比2.57%;投资类信托586.45亿元,占比33.88%。而6月份数据显示,融资类信托成立规模为1625.69亿元、占比73.53%;事务管理类信托117.94亿元,占比5.33%;投资类信托467.31亿元,占比21.14%。

  分析人士称,融资类信托业务是信托公司“非标”业务的主力,是当前信托业非常重要的业务类型之一,也是信托机构主动管理能力的重要体现。集合信托产品更是以融资类产品为主,监管层对融资类业务规模的压降对集合信托市场的冲击明显。

  今年以来信托行业的风险事件频发,监管层出于风险处置和金融业稳定的考量,6月便开始对各大信托公司进行窗口指导,并要求融资类信托产品的资产规模较2019年底减少1万亿元。

  7月下旬,有市场消息称,银保监会点名批评光大信托,原因是其融资类信托发展过于迅速,并暂停其融资类信托业务。光大信托相关人士对第一财经表示,“确实收到了窗口指导,但监管要求仅仅是压缩融资类信托的规模,并没有完全暂停这方面的业务”。

  另据公开资料不完全统计,7月份共发生信托产品违约事件37起,涉及信托公司16家,涉及金额达142.49亿元。其中,投向工商企业领域的产品涉及违约金额达126.57亿元,规模占比为88.82%。

  除了监管因素,集合信托产品发行规模大跳水的原因还在于收益率的逐渐下滑。数据显示,7月集合信托产品的平均收益率为7.05%,环比下滑0.23个百分点。

  “自2019年开始,集合信托产品的收益率出现较为明显的下行趋势;2020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及后续的货币宽松政策影响,集合信托产品的平均预期收益率开始出现加速下行的趋势。从近期中央政治局会议的公开信息来看,推进融资成本下行依旧是未来经济工作的目标之一,集合信托产品收益率下行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大。”分析人士称。

  试水标品并非易事

  目前,集合信托产品依旧以融资类产品为主,但规模占比显著下滑。在业务转型的压力之下,信托公司在标品信托业务上发力,金融类产品规模预期会是集合信托规模增长的重要支撑。

  就7月份数据来看,金融类信托募集规模逆势增长,且规模占比上升至近四成。用益信托网数据显示,7月金融类信托募集资金617.90亿元,环比增加13.21%,规模占比上升至39.54%。

  “标准化业务开始受到高度重视,今年二季度相关集合信托成立个数和参与家数均较去年同期大幅提升。依据各家信托公司的集合产品发行情况,上半年投资债券市场的情况尤其明显,同比增长346%,发行规模从去年上半年的197个增加到879个。”云南信托研究发展部总经理王和俊对记者称。

  王和俊表示,各家信托公司发行产品情况差异较大,行业大部分债券投资、股票投资的集合产品发行集中于头部几家公司。由于头部公司深耕资本市场时间久,市场判断能力、客户积累、组织运营效率和同业相比优势显著,其他信托公司在短期内难以超越。

  从5月出台的《资金信托新规征求意见稿》来看,标准化产品的规模将直接影响非标类产品的额度,信托公司目前的战略是争取通过扩大标准化业务的规模以获得展业方面的优势。“当下,为了进行转型,部分信托公司甚至零费率进行市场竞争,以做大标准化信托产品。”有信托人士称。

  不过,上述人士称,困难依然重重。受限于投研能力和专业团队,信托公司整体在市场判断能力、客户积累、组织运营效率方面暂时还无太大的优势,且信托业传统客户对高风险、长久期的产品暂时还无法适应,金融类信托产品多还是配置标准化债券。

  

(责任编辑:李佳佳 HN153)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