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项目3年推进缓慢却重启定增   资金充裕的奥翔药业搞啥名堂?

《投资者网》谢莹洁

今年7月末,浙江奥翔药业(603229,股吧)股份有限公司(603229.SH,下称“奥翔药业”)主动撤回前次定增计划,并推出了新的定增方案。随后,对于公司种种质疑也在投资者口耳相传中蔓延:

首次方案中,奥翔药业拟引入实控人及董事旗下公司作为战投,并对其实力及公司未来前景高调渲染。然而,在此期间,公司副总经理、财务总监、董事会秘书娄杭离职。不久后这笔定增因“战投不符合要求”不了了之。

二次方案中,奥翔药业募资金额比原计划的3.5亿元增长了20%。但事实上,公司财务情况的关键指标显示,充裕的资金足以支撑其定增用途,由此,奥翔药业借道资本市场的意图,难免引发关注。

股价飙升与高管离职

公开资料显示,奥翔药业成立于2010年4月,主营业务为特色原料药、医药中间体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提供肝病、呼吸系统、心脑血管、高端氟产品、前列腺素产品、抗菌产品和客户订制加工等服务。

2017年上市后,奥翔药业二级市场维持了将近三年的阴跌状态,市值在20亿元左右浮动。这样不温不火的状态终于在今年4月末被打破。

彼时公司公告称,拟向实控人郑志国及董事陈飞旗下的苏州礼康、上海涌铧定向发行。其中,苏州礼康的管理方上海礼颐,以及另一公司上海涌铧,被董事会认定为战略投资者。

“上述战略投资者深耕医药相关产业,拥有丰富的全球医疗市场资源,促进公司与下游制剂客户及原料药生产企业接洽合作,提早介入下游制剂研发阶段;其入股能为公司带来领先的市场、渠道等战略性资源。”奥翔药业为本次定增的意义定下基调。

公告发布后,奥翔药业股价从30元/股,一路飙涨至81元/股,市值一度突破120亿元。

颇为蹊跷的是,在如此重大利好发布、资本市场也掌声雷动之际,6月17日,公司副总经理、财务总监、董事会秘书娄杭宣布辞职。

高管离职对于任何一家上市公司都是敏感动向,更何况这名高管身兼数职,其离职之时正逢半年报制作的关键时期。

奥翔药业似乎也有点措手不及。此后一个月,奥翔药业财务总监、董秘一职都由董事长郑志国代任,直到7月16日,公司才聘任了新的董秘和财务总监。

据公司2019年年报,娄杭43岁,2014年入职。今年5月11日,娄杭持有的奥翔药业111.6万股解禁;6月17日,公司发布娄杭“因个人原因离职”的公告。

终止引入战投

离职公告发布的次日,奥翔药业以跌停收盘,此后股价一泻千里,从6月17日的81元/股一路下跌,8月12日以41.88元/股收盘。

不久后,利空消息传来。7月26日晚间,奥翔药业发布公告,因不满足监管关于战略投资者的相关要求,拟终止前次非公开发行股票事项、撤回申请文件并重新申报。

今年3月,证监会对“战略投资者”的认定给出了限制,提出了“长期持有”“较大比例股份”“委派董事参与治理”“带来战略资源”“带来核心技术资源”等多项要求。

而奥翔药业的定增公告发布在这一规定之后,公司不仅对战投的实力描述言之凿凿,且在4月24日、7月16日,先后与上海礼颐、上海涌铧签署了《附条件生效的战略合作协议》及《附条件生效的战略合作协议之补充协议》。

事实上,早有迹象显现这笔定增的夭折。除了战投是实控人及董事的关联方以外,上海涌铧2019年亏损594万元,另一战投旗下的苏州礼康(即本次定增方)亏损1982万元。

既然如此,公司执意推行这笔定增是否另有用意?《投资者网》近期就相关问题联系到奥翔药业方面,但仅得到了“我们会尽快转达分管领导,谢谢对公司的关注”的答复,在等待三个工作日后仍无下文。

同在7月26日,奥翔药业公布了新的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非公开发行对象调整为不超过35名特定投资者,定增股票数量仍为不超过2240万股。

本次募集资金和公司实控人郑志国的认购金额均发生了变动。募集金额由3.5亿元增至4.2亿元,郑志国认购金额由不超过1.2亿元减至不超过1亿元。

原工程项目进度慢

《投资者网》研究发现,公司本次拟投资的“特色原料药及关键医药中间体生产基地建设项目”,主要包括5个原料药产品、7个医药中间体产品(即药中间体即药品合成的化工产品)。

5个原料药产品为拉坦前列素硝酸酯、非布司他、咪达普利盐酸盐、阿哌沙班、舒更葡糖钠,分别用于治疗青光眼和高眼压、降尿酸药物、阻止血管紧张,以及抗凝剂、肌肉松弛剂。

值得一提的是,在奥翔药业2017年上市时,募集资金便用于“特色原料药及关键医药中间体生产”,彼时投入建设的特效药为米格列醇、盐酸奈必洛尔、替格瑞洛、泊沙康唑等,涉及糖尿病药物、心血管药物、抗菌药物等多个种类。

截至2017年年末,上述特色原料药建设项目已完成20.07%,关键药物中间体建设项目完成27.5%;而直到今年上半年末,两项工程已完成40.33%、30.84%――也就是说两年半的工程进度分别约为20%与3.3%。

原项目进展缓慢,因何再上新项目?“本次募投项目产品均是经过公司反复的论证与判断后,筛选出的市场前景广阔、具有相当竞争优势的产品。经测算,本项目全部达产后正常年份可实现销售收入6.5亿元,净利润1.7亿元。”奥翔药业在定增预案中表示。

“受制于产能结构化紧张、资金短缺等不利因素,公司研发优势和产品储备优势尚未充分发挥。”不过从其业绩及现金流情况来看,公司并不存在“资金短缺”的问题。

2020年中报显示,公司上半年营业收入为2.1亿元,同比增62.4%;归母净利润5259.8万元,同比增69.5%;经营活动现金净流量超7000万元。

截至今年上半年末,公司一年内要偿还的借款仅600.5万元,同期货币资金为3.15亿元,其中有2.94亿元为银行存款;交易性金融资产达到1597万元。其资产负债率仅23.3%,在医药行业排名倒数。

IPO项目3年推进缓慢却重启定增   资金充裕的奥翔药业搞啥名堂?

(今年以来,奥翔药业已发布了11条与理财相关的公告。)

目前估值过高

定增预案中,奥翔药业同时称:“随着下游制剂客户新药临床后期乃至获批上市后商业化阶段的产能需求增大,公司面临着较大的产能压力”。

从存货水平来看,公司目前尚未遇到“产能紧张”的问题。2017年至2019年分别为1.26亿元、1.29亿元、1.88亿元,而在此之前不超过6000万元。今年上半年,存货依然高达1.81亿元。

与之相对的是,近三年来,公司存货周转率均在1倍左右,在医药行业341家公司中,排名在最后1%以内。

奥翔药业未来是否将面临产能压力,还是未知数。由于公司产品主要销往国外,在营收中占比达到七成以上。国际形势动荡背景下,市场份额难以明确,公司在财报中也提示了相关风险。

由此分析,奥翔药业执意定增的目的并没有那么单纯。

目前,投资者更要注意的是二级市场风险。Wind数据显示,公司8月11日收盘价依然达到43元/股,而在2020年以前的近三年中,其股价鲜少超过14元/股。

近20日以来,奥翔药业股价已下跌超20%,而其滚动市盈率与动态市盈率仍高达124倍、129倍,位于制药行业前10%;今年5月,奥翔药业有1.06亿首发原股东限售股解禁,本次解禁股份占A股已流通数量比例66.26%。至此,奥翔药业非流通股票已全部获得上市流通的权利。无论定增能否顺利通过,部分股东可能会存在套现需求。(思维财经出品)■

(责任编辑:李佳佳 HN153)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