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宏立IPO玄机:六大风险点或集中爆发

《电鳗快报》文/高伟

8月6日下午,创业板注册制改革后四川首家过会企业――成都大宏立机器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大宏立)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网上路演。市场人士分析,按照发行上市节奏,预计最快8月下旬将会正式上市。

但经《电鳗快报》调查发现,大宏立此次IPO招股书存在很多疑点,其中有六大 风险点或集中爆发。

中小股东利益难保

《电鳗快报》经调查发现,当当网李国庆夫妇的夺权大战还没结束,社会普遍对于夫妻档共同管理企业的能力感到质疑。夫妻档的管理制度并不明确,管理理念容易冲突。两个人在开始阶段不容易发现问题,但到公司壮大阶段,就会发现夫妻决定的管理模式存在弊端。

大宏立控股股东暨实际控制人为甘德宏、张文秀夫妇。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甘德宏、张文秀分别直接持有公司34441338股、15395923股股份,通过西藏大宏立间接持有公司15180236股股份,合计持有公司65017497股股份,占公司发行前总股本的90.6041%。

招股说明书显示,2020年5月25日,金帝创业与西藏大宏立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以1.2亿元的价格将其持有大宏立11.5388%的股权转让给西藏大宏立,由此退出了大宏立的股东名单。2019年5月,大宏立向证监会提交了申报材料,并于2020年6月3日预更新披露了申报材料。也就是说,上述的股权转让是发生在大宏立的申报期间,且距离其预更新披露材料也不足10天。甘德宏、张文秀两人合计持有西藏大宏立100%的股权。金帝创业于2012年6月入股大宏立,其以2520万元认购了145.94万元的注册资本,折合每注册资本17.27元。此后,金帝创业没有再投入资金。从2520万元入股大宏立,再到1.2亿元卖出,金帝创业持股8年赚了近1亿元。

一般情况下,资方很少会在企业IPO前夕或者申报期间将其持有的股权转让出去,因为若企业成功上市后,其所持有的股权将产生巨额的回报。令人不解的是,为何金帝创业要在IPO关键时期退出大宏立?且为何将股权转让给实控人?

市场质疑,本次发行后,公司实际控制人甘德宏、张文秀的持股比例将会下降,但仍处于控股地位。若实际控制人通过行使表决权或其他方式对公司经营、财务决策、重大人事任免和利润分配等方面施加不利影响,将存在损害公司和中小股东利益的风险。

前十大客户年年变脸

我们查阅招股书发现,报告期内,大宏立每年的前十大客户基本上都没有重复出现过。

大宏立IPO玄机:六大风险点或集中爆发

《电鳗快报》发现,在2019年,大宏立的客户多为“新客户”。具体来看,孝昌顺和矿业有限公司2019年为大宏立贡献了2971.16万元,为第一大客户。该公司成立于2018年6月,注册资本为1亿元。同时,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2018年,孝昌顺和矿业有限公司未有员工参加社保。

通江县瑞元建材有限公司在2019年为大宏立贡献了1280.23万元,为第二大客户,而其成立于2018年3月,注册资本为1500元。同时,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2018年通江县瑞元建材有限公司仅为18个员工缴纳了社保。

此外,甘肃古典建设集团万信矿业有限公司2019年大宏立贡献了1191.03万元,为第三大客户,但其成立于2018年6月,注册资本为10800元。同时,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2019年甘肃古典建设集团万信矿业有限公司仅为7个员工缴纳了社保。新疆万合盛昌建材有限公司2019年为大宏立贡献了1181.26万元,为第四大客户,但其成立于2018年7月,注册资本为4000万元。同时,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2019年新疆万合盛昌建材有限公司未有员工缴纳社保。也就是说,大宏立2019年的前四大客户的成立时间均少于2年。

如何实现客户结构转变

随着砂石骨料行业的转型升级,砂石骨料行业景气度不断提升,带动了破碎筛分设备特别是中高端、大型化破碎筛分成套设备的市场需求,设备厂商市场集中度提升的同时,也引起了国内工程机械巨头们的,如中联重科(000157,股吧)等大型工程机械企业已纷纷加入市场竞争。此外,随着大型砂石骨料矿山项目不断涌现,砂石骨料行业对破碎筛分设备供应商的技术研发实力、生产能力、服务能力、资金实力等方面提出更高的要求。国内工程机械巨头进入本行业以及下游行业服务模式变化等因素将加剧破碎筛分设备市场竞争。大宏立坦言,若未来公司在技术研发、生产、服务、资金等方面不能进一步有效提升,则可能面临因市场竞争加剧带来的经营业绩波动的风险。

近年下游砂石骨料行业的供给侧改革推动了其产业结构的调整与升级,也对公司客户结构变化带来较大影响。伴随环保治理、安全整顿以及产能整合进程的加快,大量小微砂石矿山关停并转、退出市场,行业集中度快速提升,截至2018年末年产200万吨以上大型和超大型矿山数量占为13%,中小微型矿山占比分别为20%、28%和39%。预计下游行业将加快呈现大型化、集约化、规模化的趋势。

招股书认为,大宏立采取有效措施以应对前述行业变化,成套设备/主机销售中的大中型客户收入规模及占比快速上升,2019年大、中、小型客户(500万元以上/100-500万元/100万元以下)分别同比增长83.76%、13.87%和-9.89%,收入占比分别为23.44%、55.21%及21.34%。目前公司大型客户收入占比仍然较低,如果因市场开拓、技术研发、生产组织、服务及资金等方面原因,未能较快实现客户结构转变,将对盈利能力的持续性和稳定性造成较大影响。

还有三大集中风险爆发点

据《电鳗快报》观察,大宏立还有三大风险最为突出:

存货减值风险方面,招股书显示,公司存货主要为产成品、原材料、在产品和周转材料,存货是公司资产的主要构成部分之一,报告期各期末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10,448.76万元、13,786.08万元和16,669.28万元,占总资产的比例分别为25.38%、27.64%和29.53%,存货金额较大。大宏立表示,随着募投项目的投入,公司新增产能逐步到位和生产规模的不断扩大,公司存货规模有可能进一步增加,如果前述宏观经济波动、市场竞争加剧等因素导致公司产品销量下滑、价格下降,公司存货也存在减值的风险。

应收账款回收方面,报告期各期末,公司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2615.62万元、2288.63万元和2509.21万元,占总资产的比例分别为6.35%、4.59%和4.45%,同时应收账款占同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18%和5.41%和4.80%。截至2020年2月末,大宏立尚在审理的诉讼有7宗、涉及金额合计193.92万元,审理完毕处于强制执行阶段的有1宗,涉及金额合计41.90万元,审理完毕但因对象暂无执行标的处于终止本次强制执行阶段的有23宗,涉及金额合计636.07万元。尽管单个诉讼标的金额较小,同时受到法律保护,但仍存在通过法院调解、判决后实际执行成本较高导致应收账款不能回收的风险。随着公司大型客户占比的快速上升,未来应收账款金额可能出现较大幅度增长,若催收不力或下游客户经营出现问题,公司将面临一定的呆坏账风险。

大宏立买方信贷销售方式,也会给公司带来坏账风险及连带担保赔偿的风险。截至2020年2月末,相关客户尚未偿还的贷款本金余额为860.50万元,其中1家客户未能按时足额还款出现逾期,逾期金额为236.60万元,公司已从相应保证金账户为客户代偿前述违约款,相关债权转移至公司,计入其他应收款核算,并对此笔款项全额单项计提坏账准备。因此,若公司下游客户所在的砂石骨料行业产生较大变化,或客户经营困难导致前述贷款逾期,公司将承担连带担保赔偿责任,产生相应的财务风险。

《电鳗快报》

(责任编辑:李佳佳 HN153)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