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联社(北京,记者 陈俊岭)讯,从疑似失联到被协会注销,只需要三个月,而很多历经创业艰辛、数年风雨的私募机构管理人,却再也无力迈过这一仍存渺茫生机的90天生死线。

8月7日晚,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下称“中基协”)发布《关于注销第十九批公示期满三个月且未主动联系协会的失联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记的公告》,将注销上海尘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等22家机构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记。

几个小时后,上述22家私募机构的所有备案信息,已再也无从在中基协网站上查询。事实上,早在它们被注销之前,这些机构就已失联多时,劣迹斑斑,并多次被当地公安及证监机构通报。

近日,财联社记者实地走访了几家失联私募办公地,在公安部门介入后,曾经的人声鼎沸现已是人去楼空。从拿到私募牌照到被注销,几年时间发生的所有故事,最终也不过“尘归尘,土归土”。

失联私募“人去楼空”

8月9日,在数次电联未果的情况下,财联社记者决定驱车到一家疑似失联私募――中金环球投资基金(北京)有限公司所在北京总部基地海鹰路六号院31号楼一探究竟。

总楼层不过8层的中金环球大厦,位于总部基地一处十字路口的东北角,远远望去,“中金环球大厦”六个烫金大字格外显眼,中金环球投资基金一度占据了其中的七层。

从明星CEO到“阶下囚”,实探失联私募办公地,昔日繁华已是“尘归尘,土归土”

从明星CEO到“阶下囚”,实探失联私募办公地,昔日繁华已是“尘归尘,土归土”

大厦正门前矗立着两头石狮子,“金融街(000402,股吧)论坛第二秘书处”的牌匾依旧如新,记录着这里曾经的车水马龙。走进大厦,一层前台及会客厅被各种建筑材料摆满,工人们正在紧张地进行装修。

记者扶梯从一层挨着走到八层,除二层有一家事业单位占用外,剩下每一层都有工人在施工,空气中弥散着装修的油漆味,如果不仔细寻找,已经很难从这里找到任何有关中金环球的蛛丝马迹了。

在一处墙角,记者发现两处印有公司LOGO的“员工激励语”:一处是“宁可去碰壁,也不要在家面壁”,另一处是“若不给自己设限,则人生中就没有限制你发挥的藩篱”,记录着这里曾经的人声鼎沸。

从明星CEO到“阶下囚”,实探失联私募办公地,昔日繁华已是“尘归尘,土归土”

在楼道的拐角处,一张加盖红章的“北京市公安局丰台分局经济犯罪侦查大队”的封条,尽管日期不详,但看起来被封已有时日,则记录着这里东窗事发后的惊慌失措。

三周前,中基协公布了第三十五期疑似失联私募机构,侯绍鑫的中金环球投资基金(北京)有限公司赫然在列。(详细报道见财联社7月19日《起底又一波私募“失联名单”:站在了“风口”,最后落得“一地鸡毛”!》)

从曾经的人声鼎沸到如今的人去楼空,这一扑面而来的残酷景象,并不止位于总部基地的中金环球,也有位于中关村(000931,股吧)孵化器的某某财。

这家公司创始人是一位华尔街归来的85后。2015年夏天,他带媒体参观了他们刚刚租下的整层办公区,意气风发地说他为何放弃华尔街高薪,回国创业的初心。

股灾后的一天,他略带幸灾乐祸地说:看,避险资金也来了!后来,资本寒冬,一级市场也紧跟着二级市场凉了下来,他没有正面回答外界关心的B轮融资,只轻描淡写地说:以后要学着过紧日子了。

过去一两年时间,很多很多的私募机构,陆续违约、跑路、退出、经侦入驻,总之都不复存在了。两年前,这家公司也陷入了一场空前的危机,目前官网、微博、公众号,都已经停更数月。

因为记不清楚这家公司的办公楼层,记者只好从一层到六层挨着走了一遍,发现大门紧锁的就有好几家,透过玻璃门,几百米的办公区早已空空荡荡,地面上更是狼藉一片。

从明星CEO到“阶下囚”,实探失联私募办公地,昔日繁华已是“尘归尘,土归土”

“孵化器还在,只可惜有些鸟再也飞不回来了!”一位见惯很多创业公司兴衰的私募股权投资人感慨,虽然倒闭的这些公司有大环境的因素,但更多的还需要从自身找原因。

从明星CEO到“阶下囚”

从取得私募管理人牌照到连获三轮近亿元融资,曾在多家知名房地产、金融机构供职的“80后”凌骏,摇身一变成为上海翔梓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下称“翔梓金服)创始人,仅用了一年时间。

在创业之前,凌骏曾先后在史陶比尔、绿城地产集团、太平洋保险(601601)、复星集团任职,职位依次是区域销售经理、前期开发部主管、渠道关系经理和复地资本投融资副总经理,每段履历均两年左右。

2015年8月,在阔别复星集团三个月后,凌骏以翔梓金服创始人兼CEO身份亮相。天眼查工商信息显示,翔梓金服是一家存量地产行业综合金融服务商,提供包含股权和债权在内的金融产品,致力于为投资人提供定制化、高品质的金融产品和专业的财富管理服务。

两个月后,翔梓金服控股的上海尘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拿到中基协颁发的“私募投资基金管理人登记证明”后,这家金服公司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发行私募基金,为其不断扩张持续输血。

长租公寓、创客空间、供应链金融……顶戴这些名目繁多且热点概念,这家金服以“互联网+金融+房地产”的商业模式迅速吸引了纽信资本、盈动资本、凯泰资本、戈壁创投等著名风投的追捧。

一家集众多概念与风投光环于一身的创业公司,如果不匹配一个明星创业团队怎么行?

除担任CEO的凌骏外,担任CTO的聂超曾在华为负责技术开发和测试;担任CTO和COO的高管均为上海交大高金MBA毕业,一位曾在埃森哲,一位曾是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其他高管的履历还包括新华信托、华宸未来基金子公司等知名机构。

2016年年初,他以《资本的寒冬中,魔方金服何以获得资本的青睐》为题,分享了他们的商业模式,并在现场自豪地透露,某头部券商一位马云级的“老法师”也购买了他们的产品。

一时间,凌骏成为创业圈和资本圈的明星CEO。在最风光的那几年,他频频出席各种商业场合,担任论坛圆桌嘉宾,接受各方媒体采访,并将一个个商业机构评选的各种桂冠铺满公司的荣誉墙。

一如很多影视剧里熟悉的剧情,凌骏的商业故事也在短暂的高潮后出现反转。

2019年7月,上海市公安局奉贤分局发布了关于“魔房宝”的案件侦办情况通报。“魔房宝”平台实际控制人凌某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经检察院相关批准已被公安机关依法执行逮捕。

通报称:“魔房宝”平台(上海翔梓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等关联公司11个涉案银行账户已被冻结。此外,警方已获取“魔房宝”平台电子数据和第三方支付数据,正在追查资金去向。

时隔一年,正当翔梓金服和凌骏逐渐淡出公众视线时。2020年8月,中基协一纸《关于注销第十九批公示期满三个月且未主动联系协会的失联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记的公告》,上海尘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赫然在列,而这家公司背后的实际控制人正是凌骏。

被注销私募多数“劣迹斑斑”

凌骏与上海尘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的前尘往事,只是此次被协会注销私募管理人众多故事的一个缩影。财联社梳理发现,这些私募机构成立时间不等,但其陨落都在最近一年。

成立于2014年7月的上海良卓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也在此次通报之列。今年1月,上海市公安局静安分局发布“良卓资产”案件的侦办情况。良卓资产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立案侦查,法定代表人季某栋等7名犯罪嫌疑人被公安机关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通报显示,“良卓资产”未经国家有关部门批准,通过虚构银行承兑汇票收益权转让、包装发行私募基金产品的方式实施非法集资犯罪活动,所募集资金用于还本付息、对外股权投资等。

据悉,“良卓资产”平台数据已被公安机关获取,公安机关同时聘请司法审计机构对每位投资人出借资金进行确认,并追查资金去向。

受其牵连的还有多家上市公司,中原内配(002448,股吧)曾购买良卓资产发行的私募基金理财产品,未按约定兑付的剩余投资本金10900万元,按照会计核算的谨慎性原则,已按照资产计提做减值准备。

成立于2014年8月的黑龙江省银泰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和成立于2011年2月的善润园(福建)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也被协会注销之列,这两家公司均在一年前被当地证监局通报责令整改。

2019年8月23日,黑龙江证监局发布《关于对黑龙江省银泰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采取责令改正措施的决定》,称此前对该公司基金运行情况实施了现场检查。

经查,公司在中国基金业协会登记的办公地址为哈尔滨市康顺街20号,现场检查期间,占有、使用该地址的为其他单位,公司实际情况与中国基金业协会登记备案的信息不符。

上述行为违反了《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第二十五条规定,依照《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第三十三条规定。证监局要求公司立即停止上述违规行为,并限期予以改正。

2019年8月5日,福建省证监局发布《关于对善润园(福建)资产管理有限公司采取责令改正措施的决定》。

经查,该公司未保存善润园股票型1号基金投资决策、交易和投资者适当性管理等方面的记录,上述行为违反了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第二十六条的规定。

针对上述情况,按照《暂行办法》第三十三条的规定,福建证监局决定对公司采取责令改正的行政监管措施,公司应按照相关法律、行政法规和证监会规定的要求落实整改,进一步规范私募基金活动。

根据中基协此前发布的规定:自失联机构公告发布之日起,列入失联机构的私募基金管理人,满三个月且未主动联系协会并提供有效证明材料的,协会将注销其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记。

据悉,已注销机构不再具有私募基金管理人资格,不得再以私募基金名义展业。已注销的私募基金管理人和相关当事人,应当根据《证券投资基金法》、协会相关自律规则的规定和基金合同的约定,妥善处置在管基金财产,依法保障投资者的合法利益。

同时,协会也提醒投资者谨慎做出基金投资决策,通过基金合同约定的纠纷解决机制和相关法律途径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协会将继续秉持“扶优限劣”基本方针,不断完善私募基金行业诚信信息记录积累机制,促进行业合规健康发展。

“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私募机构这波失联注销潮,实际上也是市场大浪淘沙的必然结果,从曾经的人声鼎沸到如今的人去楼空,只留下无尽的江湖故事在人间流传。

附件:因失联被注销的私募基金管理人名单

北京京驰资本管理有限公司

国汇鼎盛(北京)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亿达汇鑫投资基金管理(北京)有限公司中创华夏投资基金(北京)有限公司中投观澜资本管理(北京)有限公司中兴正融投资基金管理(北京)有限公司上海尘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上海良杉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上海良卓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千华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深圳弘泰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深圳迈达投资有限公司深圳市前海维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深圳武岭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吉林省嘉泓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黑龙江省银泰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善润园(福建)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湖南九华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海南中财首泰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乌鲁木齐泰德基业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合伙企业宁波经世股权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华夏传祺(厦门)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责任编辑:李显杰 )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