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处秦巴山区腹地的重庆市巫山县下庄村,四面均是悬崖绝壁,犹如困在深井之中,是名副其实的“天坑村”。不甘心“坐井观天”的下庄人,决心在绝壁上凿出一条“脱贫路”,彻底打破村里世代沿袭的贫穷命。

从1997年开始,历经7年,100多名村民靠肩挑背扛,用双手凿出一条8公里长的“血路”,其间殉工6人。

一切为子孙

“下庄像口井,井有万丈深;来回走一趟,眼花头又昏。”这是下庄村民祖祖辈辈传下来的打油诗。“1997年以前,全村397个人中,将近一半人一辈子没有离开过大山,绝大多数人没见过电视,更别说高楼和汽车。”62岁的下庄村村委会主任毛相林说,从他记事起,因失足坠崖、飞石砸中而意外身亡的村民就有30多人。

走出“天坑”!

村里连接外界的唯一通道,是接近垂直的后山及山上的108道“之字拐”。村民们去巫山县城,要经由险峻的古道翻越悬崖,一来一回至少4天。因为交通不便,村民种出的农作物,要么自己吃,要么喂猪。然而猪因为运不出去,喂得再肥也换不来钱。

1997年,时任村党支部书记的毛相林在县里干部班培训时,看到过去同样封闭落后的邻村,如今已是家家电灯亮、户户电视响、幢幢洋楼起、路上汽车忙,被深深地刺激了。“我要修路,再难也要修,抠也要为子孙后代抠出一条路来!”毛相林暗下决心。

回到村里,毛相林立即召集全村人开院坝会,把修路的想法跟村民们说了。一听说要修路,村民们纷纷摇头,说不可能。可毛相林并没有泄气,他耐心地给大家做工作:“山凿一尺宽一尺,路修一丈长一丈。如能前进一丈,绝不后退一尺。我们修不完还有儿子,儿子修不完还有孙子,总有能修完的一天。”

毛相林的坚定,让很多村民从他身上看到了走出大山的希望。“修吧!”“我同意修!”“我也支持修!咱不能一辈子当穷汉!”村民们纷纷响应。一个“愚公移山”的当代故事,便在悬崖峭壁上展开。

7年凿出8公里

这条路,远比想象的更难修。四周都是陡峭岩壁,连落脚之地都很难找,更别说在上面施工了。但下庄人并没被困难吓倒。几个年富力强的年轻人,腰上系一根长绳,徒手爬上悬崖,悬在半空钻炮眼。他们安装并点燃炸药,然后把身体紧紧地贴在崖壁上,以防被飞石击中。

走出“天坑”!

纵使格外小心,但意外还是发生了。1999年8月14日晚,26岁的村民沈庆富找到毛相林,希望请两天假回村看看务工回来的妻子。得到同意后,沈庆富十分高兴,趁着天没全黑又去撬石头。突然,一块巨石从他头顶上方落下,沈庆富瞬间滚下了几百米深的山谷。直到第二天,村民们才从山崖下把他的遗体收上来。

沈庆富的意外,并没有让下庄人产生动摇。他们安葬了沈庆富,立即又投入到开山凿路之中。然而,仅仅过了50天,不幸又降临到下庄人头上。36岁的村民黄会元正抱着钻机打炮眼,被突然滚落的石头砸中,不幸身亡。

接连发生的意外,让毛相林无比愧疚。全村村民自发聚集起来,送别专门从外地赶回来修路的黄会元。看着悲痛欲绝的黄会元家人,毛相林颤抖着说:“这路要修下去,可能还要死人。今天大家表个态,路还修不修?”

“修!”人群里有人大声说。喊话的人正是黄会元的父亲黄益坤,“我儿子死了,但他死得光荣,路必须修,不能让他白死了!”听到如此斩钉截铁的话语,村民们修路的决心更加坚定了。

走出“天坑”!

此后,又有4名村民为修路献出宝贵生命。但对笃定的下庄人来说,为了走出天坑、拔掉穷根,他们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下庄人认死理,一条道走到黑!”毛相林说,村民们白天修路,晚上住在山洞里,留守在村里的妇女和孩子种田、送饭,全村没有一个人闲着。

2004年,在毛相林的带领下,下庄村的“愚公”们用了整整7年时间,终于在绝壁上凿出一条8公里长、2米宽的机耕道。下庄通路了,几代人的梦想终成现实。这是他们走出天坑的路,也是他们走出贫困的路。

路开天地宽

通了道路的下庄,第一件事是摘掉“贫困帽”。脱贫靠产业,有了道路的下庄人,大刀阔斧地发展起了产业。

走出“天坑”!

近年来,为了帮村里找“项目”,毛相林和村干部到处拜师学艺、打听销路。听说曲尺乡的柑橘种得好,他们就去了曲尺;听说双龙镇钱家坝的西瓜供不应求,他们又去了钱家坝。

在村干部的带动下,村里种了300亩西瓜、630亩核桃、200亩烤烟、650亩脐橙,甚至过去卖不出去的红薯、玉米、马铃薯,也成了供不应求的抢手货。一些人还专门开车到下庄来“扫货”,村里人养的猪也早早被人预订。

2015年,下庄村率先在全县完成整村脱贫。满脸皱纹的毛相林欣慰地说,修路前全村年人均收入不到300元,如今年人均收入达到1.2万元,是原来的40倍。

摘了“贫困帽”,下庄人并没有停步不前。发展乡村旅游是毛相林的新思路。“我们这里抬头就是景,很适合发展乡村旅游。”毛相林说,3年前他带头改造自家房屋,开起了村里第一家农家民宿。每年巫山“红叶节”短短一个月,民宿就有上万元收入。

走出“天坑”!

村民们纷纷吃起了“旅游饭”。2017年,巫山县投资帮助下庄村实施民宿改造,建成了19栋34户风貌统一的乡村民宿,还有65栋79户在规划建设中。“不但我们能走出去,还要让外面的人走进来。”毛相林说,如今村里与巫山县博物馆合建的下庄人事迹陈列馆已初具雏形,今后村里还将打造“下庄古道”“桃花源”等旅游景点,让游客走进来、留下来。村里探索打造的“原味下庄”,“五一”期间迎来了300多名游客,今年夏天正式迎接避暑游客。

“修路让我们脱了贫,发展旅游会让我们奔小康。”毛相林说,现在两成村民的年人均收入达到2.5万元。再过两三年,等旅游发展起来,村民的收入还将大大增加。

“下庄人不等不靠、艰苦奋斗、自强不息的品质,不但在三峡移民时期是一笔难能可贵的精神财富,在脱贫攻坚以来也时刻传递着正能量。近年来,下庄精神作为当代版的‘愚公精神’,一直鼓舞着巫山干部群众砥砺前行。”巫山县委书记李春奎说。

未来可期

随着脱贫攻坚的不断推进,越来越多像下庄村一样的贫困乡村交通条件得到极大改善。

5年多来,巫山县总计投资100多亿元,开通了渝宜高速公路,修建了神女景区旅游环线、当九路旅游线路等。助力全县农民奔小康的“村村通”公路建设也快速推进,“脱贫路”“致富路”“产业路”遍布乡村,全县建制村实现通畅通达。

走出“天坑”!

巫山县县长曹邦兴介绍,巫山要进一步加快旅游交通建设,建成大昌至平河、平河至楚阳等8条旅游交通大环线,为全域旅游示范区创建奠定坚实基础,让更多的乡镇通过交通带动乡村旅游,让更多的群众吃上旅游饭;突出“小康路”建设,加快推进“四好农村路”建设,彻底解决群众出行“最后一公里”问题,实现通组通达100%、通组通畅90%、学校通畅100%,让农村公路真正成为村民增收致富的脱贫路、小康路。

如今,巫山通江达海的“水陆空”旅游产业渐成规模。今年“五一”,巫山县接待游客约16.2万人次,同比增长18.26%;实现旅游综合收入6477.76万元,同比增长35.93%。

道路村村通后,带来了广大农村产业扶贫重大变化。仅以“中华名果”巫山脆李为例,随着交通的便捷,巫山脆李“坐”上了飞机和高铁,24小时内可达国内多数大城市。

“未来3年,巫山将投放200亿元再次撬动交通大发展。实现2小时到重庆、武汉、神农架,4小时到北京、昆明,建成承接东西、连接南北的渝东门户交通枢纽大动脉。”这是巫山交通的美好蓝图。

昔日出行“难于上青天”的巫山,如今已成为中国乃至全球著名的旅游目的地。随着县级高铁始发站、县级旅游机场等立体交通网络构建,渝东门户交通枢纽雏形日渐显现。

闻欣 朝霞

走出“天坑”!

走出“天坑”!

走出“天坑”!

走出“天坑”!

走出“天坑”!

走出“天坑”!

走出“天坑”!

走出“天坑”!

走出“天坑”!

走出“天坑”!

责编|李宁

本文经「原本」原创认证,作者中国交通新闻网

(责任编辑:董云龙 )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合作供稿方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