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技术对旧制造的跨维度赋能

【缘木求鱼】

阿里巴巴的新制造实践,因了自身的意愿和能力而产生了引领作用。

木木

据媒体报道,9月16日,2020阿里巴巴新制造发布会在杭州举行。在这个发布会上,阿里巴巴正式宣布进入智能的服装制造业,其打造的全球首个新制造平台――犀牛智造――也同时正式亮相。据悉,这个平台在保密状态下,已经运行3年,获得60余项服装制造业专利。

新制造的概念,是马云在2016年10月首次提出的,到2017年8月,犀牛智造平台启动,专门为中小制造企业提供数字化智能化服务,经过3年试运行,新制造正式登台亮相。应该承认,阿里巴巴推动新制造的态度是认真的,而且是很有行动力的。

当年马云对新制造的解读是,数字技术(新技术)对传统制造业(旧制造)的深度重构,使旧制造实现智能化、个性化、定制化。就当前新旧双方互动的实践看,新制造的所谓“深度重构”,说得更直白点儿,其实就是新技术对旧制造带有跨维度性质的赋能。在云计算、IoT、人工智能技术、信息采集、信息分析等新技术的加持下,旧制造的大脑得到了升级、身手得到了优化,使其在满足社会消费需求的活动中,更有预见性、行动更敏捷、成本更易控制、更易真实把握消费者的现实需求和预期需求、提供的服务也更具个性化,总之,升级后的企业在制造活动中把握了更多的主动性。

需要注意的是,从目前情况看,阿里巴巴的新制造实践,或许只是开启了新制造的半幅画卷――工作的重点落在对旧制造的赋能,如果没有另外半幅画卷的及时、准确对接,新制造的实践活动难言完美。这半幅画卷就是对消费者的赋能,即利用自身的技术优势、信息优势、传播和引导优势,让消费者更准确地把握企业能力、市场动向,甚至更深刻地理解自身和社会的消费活动,进而更主动地在消费过程中获得个性化需求的满足。没有这半幅画卷的主动匹配,新制造的实践无疑就会更困难一些。

阿里巴巴的新制造实践,是对自身愿景和价值的新追求,也因了自身的意愿和能力而产生了引领作用,因此,这个实践也就有了时代意义。

旧环境塑造了旧制造,如果说制造的标准化和批量化、需求的同质化(一款产品可以满足万千需求)、生产者和消费者之间沟通和相互把握的模糊化(甚至测不准、不可测)以及由生产到消费过程的粗陋和极易导致的极大浪费,是旧制造对旧环境的“自适应”,那么,在新的技术条件下、在不断衍进的现实环境中,这一切都有了改变的可能。

不过,有改变的可能与实际发生改变,并非一个自然而然、必然发生的现象,由此及彼的过程,需要置身其中者充满能动性的助推。能动性最重要的表现,就是不满足既有,就是能够主动把握新技术,发现、挖掘新技术的能力和可能产生的机会,进而拓展新技术的辐射空间,促进市场和社会的再发展,最终,在更好地满足社会消费需求的同时,实现自身的再发展。

阿里巴巴新制造实践的引领作用和时代意义,即在于此。虽然世间所有的实践,都同时包含成功和失败的基因,但无论最终结果是成功还是失败,都具有同等重要的作用和积极意义。阿里的实践,不但为旧制造拓展了发展空间,也为许许多多“旧机构”在新技术条件下的发展,拓展了想象空间。

(作者系证券时报记者)

(责任编辑:季丽亚 HN003)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