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投资初期,“国企背景、收益率可观、投资稳健、风险可控”是销售人员一贯的说辞,可当逾期发生后,一切“修饰词”都化为了梦幻泡影。近日,让投资者李婕(化名)苦恼的一笔理财产品已经逾期了近十个月,她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当初购买理财产品是通过联联金融信息服务(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联金融”)分公司进行购买,该公司销售人员打着“央企背书”的口号博得信任,但在产品出现逾期后屡次推脱,并未积极解决问题。

针对投资者描述的信息,北京商报记者进行了实地调查,联联金融方面表示,目前已与该公司曾经背书的央企无关联。不过,有律师指出,联联金融推荐产品的受托管理人沈阳华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诚资产”)却存在吸存资质模糊不清等问题。对此,行业人士直言,华诚资产以自己的名义从事相关货币资金的运用及处分,超越了其法定经营范围,涉嫌违规经营。

推介关联公司瑕疵产品 联联金融惹火烧身

奔着央企名头

买理财却入了逾期的坑

2018年,李婕的家人在联联金融分公司销售人员的推介下购买了一笔名为“供应链金融产品华诚5号”(以下简称“华诚5号”)的理财产品,从李婕给到的产品信息来看,这笔产品单笔投资总额大于100万元(含)的预期管理收益率为10.5%,单笔投资总额少于100万元的预期管理收益率为9.5%,产品发行方为华诚资产。

李婕告诉北京商报记者,2018年在购买产品时,联联金融分公司的销售人员在宣传时除了推介高收益外,主要打出的口号就是央企背书,所以对产品比较信任,认为不会出现过高的风险,随即购买了价值94万元的产品。在2019年11月产品到期后,应该兑付的金额却没有兑付,从李婕口中记者了解到,在“华诚5号”逾期后,联联金融销售人员向投资者出具了另一种置换资产回款的方案,具体为,运用未到期产品中的46万元,再去购买“华诚资产管理9号”产品,剩下的投资款由联联金融进行返现。根据产品信息,“华诚资产管理9号”产品的受托管理人依旧为华诚资产,管理期限为一年,分配方式为期满一次性返本付息,投资规模30万(含)-50万元左右的预期管理收益率为9.4%。但当投资者同意方案后,并未收到回款。

那么投资者口中的央企与联联金融到底有何关联?北京商报记者查询联联金融官网发现,在联联金融首页的公司介绍中明确标注,联联金融是由央企中国民族经济开发总公司(以下简称“民族经济开发公司”)与联联资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联资本”)联合发起的第三方金融信息服务机构。天眼查信息显示,民族经济开发公司隶属于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机关服务局,从股权穿透来看,联联金融与民族经济开发公司并无直接关联。

毫无关联的公司为何依旧用央企背书?且官网资料尚未更新?带着疑惑,北京商报记者以投资者身份来到了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广渠路附近的联联金融总部进行调查,和投资者李婕描述的相似,联联金融总部仅有为数不多的工作人员,在客户来访登记表中,记者注意到,陆续有北京、山西的投资者前来咨询产品相关信息。在总部,一位工作人员接待了记者,她向记者承认了联联金融目前确实与民族经济开发公司并无关联,但这位工作人员也同时提到,虽然在股份上没有太大的关系,但在实际的运营中关联依旧比较多。

对此说法,民族经济开发公司又会作何回应?北京商报记者致电民族经济开发公司进行询问,该公司相关人士提到,不方便接受采访,但她也向记者表示,目前民族经济开发公司和联联金融没有联系。在投行人士何南野看来,联联金融在该笔投资里主要起到信息中介的作用,很可能在营销方面存在承诺保本、夸大收益、未充分向投资者揭示风险等不合规行为。

针对夸大收益、营销模式存疑、逾期产品处置等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致电联联金融进行询问,该公司人士表示,会与相关负责人员进行对接并向上反馈,但截至发稿,记者并未收到回应。

一等再等、上市后拿钱?

华诚资产的兑付“迷雾”

在产品逾期后,对投资者来说,亟待解决的就是兑付难题,北京商报记者从李婕手中拿到了两份兑付方案,均为华诚资产出具,一份出具的日期为2019年12月20日,另一份为调整后的兑付方案,出具时间为2020年9月9日。

从第一份方案来看,华诚资产在公告中提到,自2019年下半年开始,受去杠杆、催收法规限制、诉讼执行周期漫长等诸多因素的集中影响,导致行业延期率飙升,同时也导致该公司债权延期兑付。彼时华诚资产承诺,将在2020年1月20日-12月31日分批对投资者进行兑付,兑付的最低比例分别为1%、2%、2%、5%、10%。但北京商报记者从投资者处了解到,华诚资产仅在年初兑付了1%,后续再未进行兑付。

2020年,华诚资产调整了兑付方案,华诚资产这次给了投资者两个选择,首先,原兑付期限不变,即截至2022年12月31日内所有客户权益包含本金和利息兑付完毕,在10月31日之前兑付总体金额的1%;在12月31日兑付剩余金额的2%。兑付资金来源为,针对上市公司应收账款进行催收兑付;自有资产(房产、对外贷款、其他固定资产等)变现兑付;不良资产的处置变现兑付;其他审计确认的资产及债务变现等。

此外,客户还可自行选择资产转让方式实现兑付,通知中,华诚资产表示,已授权北京红页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红页投资”)受理资产转让相关事宜,投资者可通过清算公司申请资产转让,转让成功后将持有深圳中烟云链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烟云链”)相应的股份,上市前可优先享受内部置换股份变现;上市前中烟云链回购股份变现;上市交易股份变现。

天眼查信息显示,中烟云链成立于2015年12月17日,大股东为北京中烟云链数据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中烟云链”)持股比例达80%,官网资料显示,北京中烟云链以烟草零售智能终端为依托,为烟草商户重构人、货、场的新零售服务。在暗访中,北京红页投资相关人士向记者透露,现有的项目已经停滞,为了更好更快的去做处置,公司又拿出了另外的相应的项目去让投资者选择,中烟云链计划三年内登陆深交所,计划发行1亿股,前期债权转股权已经完成了1亿元规模的客户。

不愿意等就选择“债权变股权”的方案是否可行?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苏筱芮表示,兑付方案可实施的可能性受以下因素影响,一是资产质量,二是抵押成数,三是资产变现的进度,如果是非法集资,股东或实控人跑路,则几乎没有兑付的可能性。何南野表示,该兑付方案实施的可能性不大,可能大多数投资者只能得到少量赔付。采取资产转让方式,持有中烟云链股权,由于公司上市希望很小,后期得到赔付的可能性更低。

针对后续上市计划以及与联联金融的联系,北京商报记者尝试致电中烟云链进行询问,但并未查询到相关联系方式,后记者又尝试致电北京中烟云链,但电话为空号。

委托人无吸存资质?

联联金融是否应追责

梳理联联金融、华诚资产的投资事件可以发现,联联金融主要扮演第三方信息服务中介,逾期频发后,有不少投资者对投资标的的委托人华诚资产的吸存资质产生了质疑。

虽然华诚资产与联联金融并无直接股权关系,但从天眼查股权穿透中可以看到,华诚资产是捷橙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上海)有限公司100%控股子公司,而该公司为联联资本全资控股,联联资本和联联金融法定代表人均为王志永。

何南野进一步分析称,华诚资产追溯上去的控股股东为联联资本,同时,联联资本和联联金融的法人都为王志永,更说明背后关系非常不一般,基本可以说明是兄弟关系,由同一实控人控制的主体。

当记者询问华诚资产是否有金融牌照可以吸收公众存款时,联联金融相关人士给出的说法是,“华诚资产的经营范围里有资产管理这一项,从名字也能看得出来,只要营业范围里有,就可以进行这样的营业活动”。

从天眼查信息可以看出,华诚资产的主要经营范围为非金融资产管理;股权投资管理及咨询;经济信息咨询;商务信息咨询;企业管理咨询;物业管理咨询;财务信息咨询;房产经纪与代理;代理记账服务;翻译服务;知识产权代理服务;市场营销策划等活动。

在北京寻真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德怡看来,华诚资产的经营范围有非金融资产管理,而货币属于典型的金融资产,其面向不特定投资者,以自己的名义从事相关货币资金的运用及处分,超越了其法定经营范围,涉嫌违规经营;若有其他情节的,涉嫌刑事责任。

何南野强调称,华诚资产很明显不是经过证监会备案的资管公司,并没有吸存的资格,若人数众多,很明显触犯了法律,有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之嫌。从实操中看,一般受害者人数都是较多的,远超150户,因此,很可能被认定为非法吸存。

作为第三方信息服务中介,联联金融究竟要负什么责任?“根据过往判决来看,联联金融可能构成非法吸存的共同犯罪。”一位行业人士说道。

王德怡强调,如果投资者有证据证明第三方金融信息服务机构的行为存在欺诈或虚假宣传,与资产管理公司存在恶意串通等行为的,可以收集相关证据,追究其法律责任。针对金融牌照、合规吸存资质等问题,北京商报记者尝试致电华诚资产、联联金融进行询问,并未接到回应。

北京商报金融调查小组

(责任编辑:张洋 HN080)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