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行张志军认为,数字人民币可以带来两个新的功能:一个是不与银行账号挂钩,从而实现在小额支付情况下的隐私保护;另一个是可编程货币。当数字人民币能够实现离线支付的时候,那么像在飞机上的支付操作这种比较特殊的场景可能成为数字人民币应用场景的亮点。

2020年,数字货币的竞争日渐白热化,各国新动作和新进展不断。我国央行自2014年起就推动研发数字货币,明确数字人民币主要定位于流通中现金(M0)。目前数字人民币先行在深圳、苏州、雄安、成都及未来的冬奥会场景进行内部封闭试点测试。

央行副行长范一飞9月14日发表撰文,进一步分析数字人民币M0定位的政策含义。他表示,数字人民币不计付利息,央行也不对兑换流通等服务收费。从M0的发行模式看,应由商业银行承担向公众兑换数字人民币的职能。

数字人民币和现金、移动支付有何区别?可能率先在什么场景落地?对货币政策调整会有什么影响?围绕这些问题,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专访了世界银行首席安全架构师张志军。

他认为,数字人民币可以带来两个新的功能:一个是不与银行账号挂钩,从而实现在小额支付情况下的隐私保护;另一个是可编程货币。当数字人民币能够实现离线支付的时候,那么像在飞机上的支付操作这种比较特殊的场景可能成为数字人民币应用场景的亮点。同时,数字人民币也给货币政策带来一些前所未有的可能性。

数字人民币带来两个新功能:不与银行账号挂钩,可编程货币

新京报贝壳财经:您怎么看现在多国央行竞跑加速?

张志军:今年疫情的暴发显然是加速了各国对央行数字货币的兴趣,因为一方面大家开始意识到现金是传染病毒的一个途径,没有电子支付安全:另一方面,政府希望能够很快地把救助资金传递到企业和个人手里,也意识到电子支付比传统的邮寄支票的方法要更高效,这也是“数字美元”被提出来的背景。“数字美元”虽然没有被采纳,但似乎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美国对央行数字货币的立场。最近,美国波士顿联储宣布与麻省理工学院的数字货币研究项目合作,来研究数字货币的技术路线。还有多个国家的央行也是在最近开始关注和研究数字货币。

新京报贝壳财经:货币的基础职能是支付,数字人民币和现金、移动支付的区别?

张志军:在支付方面,我认为数字人民币可以带来两个新的功能:一个是不与银行账号挂钩,从而实现在小额支付情况下的隐私保护。另一个是可编程货币,这个不一定是在央行一级实现,可以交给代理的商业银行或者金融机构,在需要的时候用软件代码给某种特定的数字人民币的使用范围加以约束,或者是实现一些其他的非金融派生功能。

新京报贝壳财经:数字人民币的支付载体可能是什么?可以如何兑换,以及能否换成外币或黄金?

张志军:数字人民币最基本的支付载体是手机的App。当然,为了让不使用智能手机的人群也能够使用数字人民币,也可以有其他的载体,比如说智能支付卡,它可以像信用卡一样的大小,甚至可以有密码或者生物识别等身份认证功能,让持有者可以用来支付,或者可以在一些网点来充值。数字人民币兑换的过程实际上也可以看成就是一种特定的支付过程,就是用数字人民币来购买外币或者黄金。

“相应监管成熟前,数字人民币直接参与投资或给百姓带来重大财产损失”

新京报贝壳财经:从目前公开信息看,央行数研所与滴滴等公司达成合作,国有大行在部分地区内测。数字人民币率先落地场景猜想?

张志军:数字人民币的功能目前是锁定在支付这个领域,所以任何可以用手机App来支付的地方都有可能成为数字人民币的落地场景。当数字人民币能够实现离线支付的时候,那么像在飞机上的支付操作这种比较特殊的场景可能成为数字人民币应用场景的亮点。

新京报贝壳财经:未来是否会具有投融资等功能?

张志军:把数字人民币交给银行或者投资机构来参与投资,与传统的人民币参与投资应该没有什么区别。但是数字人民币以数字货币的形式直接参与投资并获得数字货币形式的收益就可能会带来比较大的风险。这一方面超出了数字人民币作为M0替代品的范围,另一方面也容易给金融市场带来混乱。从最近DeFi领域资产价格的大起大落以及目前在全世界范围内屡屡出现的数字货币庞氏骗局可以预料,在相应的监管措施成熟之前,如果让数字人民币参与到这些活动中去,就很可能会给老百姓(603883,股吧)带来重大的财产损失,并威胁整个金融系统的稳定性。

新京报贝壳财经:央行数字货币对货币政策调整会有什么影响吗?

张志军:数字人民币让央行能够更快地也更直接地拿到资本流通的数据,从而能够缩短货币政策的反应时间。而另一方面,数字人民币也给货币政策带来了一些前所未有的可能性。比如说,目前我们无法对长期不参与流通的现金实行负利率,但数字化的人民币有可能让货币在长期不参与流通的时候逐渐贬值,从而刺激资金的流动。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程维妙 编辑 岳彩周 校对 李世辉

(责任编辑:张洋 HN080)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