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科技9月16日讯(记者 解绚)近期,国家教育部正式公布《学前教育法》(草案)征求意见稿,对幼儿园的规划设立、教育内容、人员责任等作出明确规定,其中“幼儿园不得直接或者间接作为企业资产上市”的规定引发行业讨论。

作为中国第一家独立上市的学前教育企业,“红黄蓝”曾是中国知名的儿童早期教育服务提供商,并于2017年9月在美国挂牌上市。据其官网显示,红黄蓝专注0-6岁学前教育,先后打造了红黄蓝亲子园、红黄蓝幼儿园、竹兜育儿三大品牌。

但公司上市不久,即遭遇了对其发展影响深远的“虐童事件”:2017年11月底,“红黄蓝”旗下北京市朝阳区某幼儿园发生孩子遭幼儿园教师扎针、喂不明白色药片的恶性事件,该事件当时引发了巨大的社会舆论,涉案幼儿园教师最终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年6个月。

虐童事件对于“红黄蓝”教育来说,几乎是毁灭性的打击。接下来的两年内,红黄蓝教育持续亏损,且亏损额度不断扩大。2018年亏损180万美元,2019年亏损240万美元,2020年上半年亏损额高达3950万美元。

新规重申学前教育“公益属性”

记者注意到,《学前教育法》(草案)征求意见稿中,对目前学前教育发展中存在的一些重大问题进行了详细规定。比如,对于学前教育的定位,《征求意见稿》明确“学前教育是学校教育制度的起始阶段,是国民教育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是重要的社会公益事业。”

《征求意见稿》还对民办营利性幼儿园进行了“逐利限制”,第二十七条明确:社会资本不得通过兼并收购、受托经营、加盟连锁、利用可变利益实体、协议控制等方式控制公办幼儿园、非营利性民办幼儿园。

此外,《征求意见稿》强调“幼儿园不得直接或者间接作为企业资产上市。上市公司及其控股股东不得通过资本市场融资投资营利性幼儿园,不得通过发行股份或者支付现金等方式购买营利性幼儿园资产。”

不过,《征求意见稿》未对于已上市幼儿园资产处理提出明确要求。

事实上,早在2018年11月,《国务院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曾指出,目前我国学前教育资源尤其是普惠性资源不足,计划到2020年,全国学前三年毛入园率达到85%,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达到80%。《意见》还针对部分民办幼儿园存在过度逐利的现象,首次提出民办园“一律不准单独、或作为部分资产打包上市”。

在《征求意见稿》发布之后,中国网科技曾致函“红黄蓝”教育询问公司是否会受新规影响,但截止发稿,未收到回复。

“虐童”事件影响深远

近年来幼儿园教育质量问题频现,幼儿身心安全问题时有发生,而“红黄蓝”虐童事件,已经成为其中的标志性事件。

值得注意的是,在“虐童事件”发生之后,“红黄蓝”教育的管理漏洞仍未得到“根治”。据媒体报道,2019年1月,山东青岛市北区“红黄蓝”幼儿园一位外籍教师趁午休时间对一女童进行猥亵,最终被法院以猥亵儿童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同年7月,上海市嘉定区监管部门开展违规托育机构联合整治行动。先后查处了6家违规托育机构,其中就包括“红黄蓝”在当地的园所。

对此,《征求意见稿》强调,幼儿园聘用教师、保育员、卫生保健人员或者其他工作人员前,应当进行背景查询,不得聘用被剥夺政治权利或者有犯罪记录的;因实施虐待儿童、性侵害、性骚扰等行为被处以治安管理处罚或者行政处分的;有吸毒、酗酒、赌博等违法或者不良行为记录等人员。

而“红黄蓝”由“虐童事件”及此后不断的负面事件,导致的品牌挫伤,直接影响到公司的业绩及在二级市场的表现:在“虐童事件”发生前,“红黄蓝”股价一度创下31.8美元/股的历史高位,公司总市值逾8亿美元,而在事件发生后,股价单日暴跌近四成,最低跌到了15美元/股左右。

据上半年财报介绍,由于疫情影响,“红黄蓝”从今年1月下旬开始,关闭在中国的所有校区,导致上半年净收入3010万美元,同比下降65.72%;总损失2110万美元。

“红黄蓝”三年未走出虐童阴影 《学前教育法》限制“逐利”拟禁止幼儿园资产上市

图片来源:红黄蓝教育财务报告

财报数据显示,“红黄蓝”今年上半年服务收入为2840万美元,同比减少64.5%;产品收入为170万美元,同比减少78.2%。显然,产品收入面对市场不确定因素的冲击表现得更为明显,也从侧面反映了“红黄蓝”目前的产品研发能力和运营能力不足,难以应对日益变化的学前教育市场。

截至9月15日(美东时间)收盘,红黄蓝股价报收于3美元/股,相较于发行价18.5美元,已跌去了83.7%,当前市值仅剩8276万美元。

(责任编辑:张洋 HN080)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