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玉晨

近日,一份金融机构降薪的微信聊天记录在朋友圈流传。聊天记录中爆料,受政策要求影响,全国金融业要全体降薪。据报道,8月6日,中国工商银行(601398,股吧)、中国农业银行(601288,股吧)、中国银行(601988,股吧)、中国建设银行(601939,股吧)分别就薪酬问题进行回应,均表示:目前没有降薪的计划安排。

随着以“国有四大行”为代表的金融业巨头的声明回应,相信民众对此番“降薪风波”的关注度会很快降温,但是,风波背后所潜藏的对银行业健康发展的警示与提醒,却才刚刚破题。

从此番“国有四大行”的回应中,我们都读到了这样一句话:工资总额按照财政部制定的国有金融企业工资决定机制核定,遵循市场化原则和公司治理要求,使工资增长与利润增长保持匹配。由此可见,银行业薪酬高低,一是要符合相关核定标准,二是要与利润直接挂钩。

而当我们仔细检视财政部下发的《国有金融企业工资决定机制改革实施办法》及相关细则后发现,银行工资总额的决定因素与净利润、营业收入增幅相关。这就意味着,银行在服务实体经济方面的贡献率,辅以风险防控能力,藉此带来的自身效益增长等指标,已经与薪资更紧密地挂起钩来。如果经营业绩下降,薪酬下降,如果经营业绩上升,薪酬上升。国有银行如此,民营股份制商业银行更是如此。

“银行普遍大降薪”谣言的出现,与一些人对今年新冠肺炎疫情、国际经济面临衰退双重因素对目前银行业经营业绩可能下降的担心不无关系。对此,有经济学家分析,今年上半年,从银行自身的情况来看,经营业绩、利润收入还比较乐观。这也从一个侧面印证了“国有四大行”声明当中“目前尚无降薪安排”的明确表态。

目前不会普遍大降薪,未来会不会降呢?这就取决于银行业能否面对各种不确定性的风险挑战良性健康地发展了。经济是肌体,金融则是血脉,二者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因此,提升银行业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和水平,是目前形势下各家银行寻求自身可持续发展的着眼点和突破口。

对于那些暂遇困难但仍有发展前景的企业来说,目前面临的问题主要集中在资金层面,银行能否主动施以援手,在纾困救急的同时,为自身发展累积优质客户?据央行数据,今年上半年,人民币贷款增加12.09万亿元,同比多增2.42万亿元;今年以来,金融部门通过三种方式向企业让利,包括降低利率让利、直达货币政策工具推动让利和银行减少收费让利,预计全年向企业让利1.5万亿元。此举,既为实体企业解了燃眉之急,又为银行业未来稳健奠定了坚实基础。

中小微企业是保就业工作的重要载体,疫情影响之下的资金周转令人头痛。银行可否精准施策缓解“痛点”?当然可以。今年上半年,银行面向中小微贷款的增长达到25.4%,为稳企业保就业提供了有力支撑,成为上半年金融数据中的一大亮点。一个有社会责任担当、服务经济大局的银行业是国家转型发展的“稳定器”。

与此同时,科学优化盈利模式,调整产品体系,打造多层次、广覆盖、有特色的金融产品,积极防范化解各类风险,也是从根本上提升银行业整体实力和竞争力的重要组成部分。

其实,能否呼应国家宏观政策,服务微观经济、实体经济,并在此过程中做强做大自己,是银行薪资核定机制中与营收利润增幅同等重要的因素。

(责任编辑:季丽亚 HN003)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