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年,叶城县电商对接销售农产品(000061,股吧)超1.3万吨,销售额超1.7亿元。 ]

  直播平台上的粉丝从300多,噌噌涨到如今的15000多,“95后”维吾尔族姑娘开地古丽・牙生只用了不到1年的时间。尽管无法跟时下一线网红相比,但在当地,她也算是一位小有名气的主播。

  开地古丽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喀什地区泽普县智慧呼叫产业园工作,目前担任园区直播组负责人,工作日的上午做娱乐直播,下午做带货直播。

  打造网红主播直播带货,是泽普县智慧呼叫产业园2019年7月推出的新业务,该园区依托泽普智慧呼叫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泽普智慧呼叫”)这一主体。泽普智慧呼叫最初靠做三大运营商、快递公司等客户的呼叫业务起家。当然,即便是呼叫业务,在当地市场也是一片空白。由于能够敏锐地抓住市场机遇,不断满足客户需求,呼叫产业园区的业务规模逐渐扩大,于今年5月还完成了二期园区建设,在一期的基础上,呼叫座席翻了一番。

  在距离泽普县40公里的叶城县,早在2016年,就成立了电子商务服务中心及昆仑电子有限公司。尽管彼时电商在整个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还没有大范围推广,基于前瞻性考虑,叶城县委主要领导仍然将电商产业作为全县的“一号工程”来推广。四年多来,叶城县电子商务服务中心在上海援疆叶城分指挥部的指导和大力支持下,以电商为平台全力撬动外部资源,在助力核桃销售、带动就业的同时,还以此为契机,“咬紧”核桃不放松,借助市场的力量,从简单地收、卖核桃到向全产业链延展,做到全产业链“吃干榨尽”,不断提升附加值,形成多产业链并行态势。

  泽普、叶城这两县在行政区划中隶属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喀什地区,从受援地角度来说,是上海对口支援喀什地区四县之二。自2010年上海对口支援新疆工作由阿克苏地区转至喀什地区至今,十年来,上海援疆给当地带来的不仅是资金、项目,更重要的是市场化理念。顺应经济发展规律的项目,在产业发展壮大、解决就业的同时,又能够让政府、企业乃至老百姓(603883,股吧),接受市场经济的洗礼,用市场这只“无形的手”推动落后地区立足当地资源禀赋、实际需求,不断完善自身,提高竞争力。

  顺势而为的上海援疆项目

  泽普智慧呼叫是新疆智慧呼叫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新疆智慧呼叫”)全资控股的子企业,新疆智慧呼叫具有上海国资背景,在上海援疆前方指挥部、沪疆两地经信委、喀什地委行署的支持与推动下成立,是上海产业援疆的重点项目之一。

  由于拥有“物流汇”全国呼叫中心这个南疆首个全国性信息服务平台项目,且该项目在当时的南疆属于市场空白,所以新疆智慧呼叫初期业务发展迅猛,短时间内员工就由最初不足100人,发展壮大到400人。而后,公司也开始寻求向“综合性呼叫”业务转变。为进一步拓展业务,同时也为发挥上海援疆项目作为引擎带动当地就业的作用,新疆智慧呼叫决定在泽普开设一家子公司。

  泽普智慧呼叫总经理阿曼古力・阿布力米提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虽然泽普县在上海援疆的四个县中人口最少,但地理区位优势明显,能够辐射莎车、叶城两县的市场并带动就业。此外,这里的营商环境很好,泽普县委县政府、上海援疆泽普分指挥部领导对项目引进高度重视,给予大力支持。

  位于泽普县金胡杨国家森林公园5A级景区内的长寿民俗文化村,也是上海援疆项目顺应市场规律的典范。该村属于泽普县国有林场管辖,是全县富民安居工程与旅游产业发展的试点村。2012年,泽普县利用上海援疆资金启动了长寿民俗文化村改造项目,助推景区升创。2013年,金湖杨景区成为南疆首家5A级景区。

  金胡杨景区管委会认为,旅游发展是大势所趋,且长寿村区位和文化优势显著,旅游红利将会带动村子转型。

  然而,要扭转农民的思想观念,转型发展旅游业,前期并不顺利。泽普县国有林场党支部书记、金胡杨景区管委会管理中心主任田雷回忆称,以前长寿村收入单一,以种核桃为主,年收入2万~3万元,村民们觉得每年都有一份固定收入,最起码旱涝保收。旅游这个行业比较空,要是开了农家乐游客不来的话,收入该如何保障?

  为打消这样的疑虑,田雷给村里想开农家乐的原住民做思想工作,“推开门来做生意、关起门来过生活,如果游客不来,就自家消费。即便是生意不好,大不了不做,继续种地或到景区工作。”之后景区的名气越来越大,上海援疆还专门组织旅游包机,来自内地的游客也越来越多,由此带来的旅游红利实实在在,让当地村民很快就打消了顾虑。

  2016年,电商伴随着“一号工程”在叶城县萌芽。叶城县昆仑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总经理封庚生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电商中心成立以来,得到了上海援疆叶城分指挥部的大力支持,依托上海援疆资金,全县完成了电商体系的布局,在助力“农产品上行、工业品下行”的同时,解决当地就业难题。

  随着项目在全县的推进实施,叶城县实现乡镇级电子商务服务站覆盖率达100%。然后,叶城县通过这一体系对接外部平台,将当地农副产品销往全国各地。据不完全统计,2019年,叶城县电商对接销售农产品超1.3万吨,销售额超1.7亿元。

  此后,借助新增投入的上海援疆资金,叶城县电商服务中心移址重建,升级为电商产业园。此外,电商产业园进一步增强了县乡村三级物流体系建设能力,加强站点服务人员对本地农产品收购、外销能力的培养。

  上海援疆项目带来的转变

  目前,泽普智慧呼叫产业园已经建成全国最大的现代服务业产业援疆项目和新疆本地规模最大、就业人数最多的呼叫中心产业基地。

  在精明干练的阿曼古力带领下,团队很快涌现了一批精兵强将。在传统呼叫业务之外,公司也顺势连续开拓车险、自强汽车、直播带货等新业务,给员工创造就业机会。“如果有语言优势,做传呼业务接打电话,月收入能达到三四千元。如果不懂汉字、不会电脑,可申请调到电子商务、保险组。有一位保险业务组的小伙子,今年6月份就拿到过将近7000元的员工最高工资。”

  由于园区一期座席已满,2020年5月,园区完成二期建设。目前,园区共建有呼叫岗位座席1039席,相关培训实训、数据机房、员工公寓等配套设施均已投入使用。阿曼古力称,园区作为国内唯一的“一带一路”多语种多民族融合呼叫中心产业园,就业员工将近1000人,其中98%都是少数民族。随着业务规模扩大,预计2022年园区将实现1万人的就业目标。

  在乡村特色旅游的带动下,泽普县的长寿民俗文化村迎来了高光时刻。这个昔日人均年收入不足800元的贫困村,一跃成为全县的富裕村及发展乡村旅游的典范。

  在景区内经营农家乐的努尔其曼・图如普回忆说,当初结婚的时候,家里连像样的招待客人的餐食都没有,一个月能通上一星期的电就很高兴了,如今“伴随旅游业发展,村里的基础设施逐步完善,2015年尝鲜开了村里第一家农家乐,当年就尝到了甜头,净利润5万~6万元。待2016年将农家乐稍事改造后,一年就挣了30万元”。

  目前,全村共有86户386人,从事旅游服务业的村民达194人,每家至少有一人在景区就业,2019年全村人均纯收入1.4万元。

  2020年是叶城县这个国家级贫困县脱贫摘帽之年,在早些年发展起来的电商基础上,今年电商服务中心也借助网红的东风,顺势做起了直播带货,叶城县领导也解放思想,亲自上阵。

  5月23日,叶城县委副书记、上海援疆叶城分指挥部指挥长潘振飞走进直播间,变身实力“带货”主播,为美丽叶城代言,推介薄皮核桃、玫瑰花酱馕。

  在潘振飞看来,新事物的背后有一股市场力量,借此能够及早暴露当地产业结构的短板。比如原先本地企业担心的是产品卖不出去,可一旦市场有需求的时候,却出现供应链跟不上,产品设计、包装理念无法满足消费者需求等情况。顺应市场需求变化,用市场的力量推动产业结构调整,才能让产业真正地有持久生命力。

  同时,新事物对民众思想认识的影响,或许更为深远。带货主播这一新职业的出现,就刷新了人们对就业的认识,叶城县也在积极培育电商“乡土”人才,发挥叶城县职业高中、电商服务中心人才培训的功能,希望能够打造出叶城的“李佳琦”“薇娅”,让当地的小哥哥小姐姐为家乡代言。

  本文来源:第一财经

(责任编辑:冉笑宇 )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