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华为深陷囹圄,当墨西哥汽车工厂无疾而终;当满载大豆的“飞马峰号”总也靠不了岸,当美式汉堡和茄丁鸡肉饭一起出现在华盛顿USTR办公室,看似毫无关系的场景,在贸易战的视角下集合,汇成了残酷又荒诞的一幕幕。

无视规则、解构秩序、抵制全球化,特朗普用自己的章法,与全世界为敌。“贸易战”是眼前不断重复的历史,又是历史不断推演的现在。正如路易十四时代的法国财政大臣柯尔贝尔曾感叹,“不论是在和平年代还是战争年代,贸易总能挑起永恒的战争。”

美国惊梦三部曲之二 | 以贸易之名,“宣战”全球

逆差!逆差!

特朗普没能改变他最痛恨的贸易逆差。

9月3日,根据美国商务部公布的数据,美国7月商品服务贸易逆差飙升18.9%,至636亿美元,达到自2008年7月以来的最高水平。

无论是墨西哥、中国,还是欧盟、日本,美国与之的贸易逆差呈现出明显的上扬态势。数据显示,美国7月对墨西哥的商品贸易逆差创下历史新高,达到106亿美元,对中国的商品贸易逆差增长了11.5%,至316亿美元,与欧盟、日本和德国等国的贸易逆差则一如既往。

贸易问题是特朗普的心病。自1976年以来,美国就再也没能摆脱贸易逆差的阴影。2008年,美国贸易逆差额高达7287亿美元,如果只算商品贸易逆差,则为8820亿美元。

但同时,这也是特朗普的王牌。在2017年1月20日的就职典礼上,特朗普痛心疾首地说过,“我们让其他国家变得富裕,而我们自己国家的力量、财富和信心却是消失殆尽……我们将会遵循两个简单的准则,买美国货,雇佣美国工人。”

凭借着一张张空头支票,特朗普坐稳了总统的位置。但三年半过去了,贸易逆差的问题似乎并没有得到解决。

从整体走势来看,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美国的贸易逆差基本呈现出震荡中扩大的趋势。2017年初约为420亿美元/月,到了如今,这个数字已经在600亿美元开外了,与2006-2008年间的历史纪录相差不远了。

谁来买单

当贸易逆差上扬时,就有国家被美国盯上了。

今年上半年,美国的农产品(000061,股吧)贸易赤字已经达到了204.2亿元,农产品出口连续4月萎靡不振,与之对应的是,上半年美国申请破产的农场数量已经达到了580家。

在此情况下,美国的第一农产品进口国墨西哥,最近就收到了威胁。美国农业部打算限制墨西哥季节性水果和蔬菜等农产品出口到美国市场,以保障美国农业生产者利益。即便是在今年7月1日,墨西哥刚刚成为美国的贸易伙伴,《美墨加贸易协定》正式生效和实施。

不过,这并不意外,因为在过去几年中,美国一直是这样做的。在低成本的进口产品和国内生产者的利益之间,特朗普的选择从来都是后者,2019年贸易逆差缩小的功臣或许也正是这一招。在上任后的第二年,特朗普就开始不断以关税为武器,在全球燃起贸易战火。据不完全统计,仅在2018年前三个月,美国就发起了至少20项贸易调查或制裁,地域范围涉及五大洲25个国家,贸易产品范围包括钢铝、生物柴油等,理由则有全球保障措施、国家安全、“不公平”贸易等等。

而相较于更好敲打的墨西哥等国,中国才是特朗普的眼中钉。2017年是特朗普上台的第一年,而同样也是在那一年,中美贸易逆差到达高点。根据美国商务部的数据,当年在美国5500多亿美元的货物贸易逆差中,其中对中国的逆差高达3900多亿,而到了2018年,这一数字超过了4000亿美元。

毫无疑问,这深刻触痛了特朗普的神经,根据其“不能让中国占便宜”的逻辑,以2017年8月18日美国对中国开展301调查为标志,全球最大两个经济体之间的博弈就此拉开帷幕。

2018年3月,特朗普授权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根据美国《1974年贸易法》第301条款,无端指责中国通过“强制技术转让”“窃取知识产权”等损害美国企业利益,并提出对价值约6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施加25%惩罚性关税。

“这只是开始,”特朗普宣称。

同年9月,USTR发表声明,称继续对自中国进口的大约2000亿美元商品征收额外关税,于9月24日生效,并在年底前设定为10%的水平。2019年1月1日起,关税将上升至25%。从600亿美元到2000亿美元,美国还不打算及时止步,2019年5月17日,USTR再次发布公告称,拟对中国约3000亿美元进口产品加征10%关税,范围基本涵盖了前几轮以外的所有中国进口产品。

这一幕似曾相识。在里根时代,日本这根由美国亲手扶植起来的肉中刺,在建立起出口导向型经济的同时,也收获了美国的威逼利诱,从纺织品服装到汽车、农产品,甚至电子通信、医疗器械等领域,无一逃过。而当时,美国受到贸易赤字和财政赤字的双重折磨,日本正巧充当了这一替罪羊。

在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贸易研究室副主任苏庆义看来,特朗普贸易政策的核心理念是公平和对等。就是要求自己给别的国家什么,就要求别的国家给自己什么。手段使用的是强硬手段,迫使对方就范。

如今,四十年后,贸易逆差和财政赤字同时攀至历史高点,特朗普故伎重施。层层加高的关税壁垒让自由贸易的秩序和规则一夕崩塌,在美国眼花缭乱的单边贸易打击之下,反复而艰苦的谈判成了各国唯一的选择。

2020年1月,中美经过近两年的谈判后,终于签署了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但这并不是终点,无论是背负欲加之罪的华为、TikTok等企业,还是部分未被豁免的贸易产品,都表明美国仍未抛弃随时挥舞关税大棒的习惯。

盘根错节

关税是特朗普的万用灵药,更是美国在全球贸易体系中维持霸主地位的法宝。

2018年5月1日,修订后的美韩自由贸易协议修订正式生效。在此之前,美国表示,对进口钢材征收高达25%的关税,并对进口铝征收高达10%的关税,作为美国的第三大钢铁进口国,韩国逃不过。

在新协议签字的当天,特朗普称,这对美韩两国来说都是“伟大的一天”。

新的协定达成后,韩国成了钢铝关税豁免名单中的一员,付出的代价则是汽车市场。根据新协议,韩国降低了美国汽车准入韩国市场的门槛,维持美国进口卡车25%的关税,到2021年将降至零;同时,皮卡车关税将在2041年到期;此外,每家美国车企出口韩国车辆的上限提高一倍,至5万辆。

“特朗普这几年的贸易特征就是以双边为主,然后来实施美国优先的战略。”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研究部副部长刘向东指出。

《美墨加协议》也遵循了这一理念。今年7月1日,加拿大、美国与墨西哥三国达成的《美墨加协议》正式生效,取代了1994年达成并已实施了26年的《北美自由贸易协议》。在协议签署仪式上,特朗普称,“美墨加协定是一个真正公平互惠的贸易协定,将促进美国的就业、财富和经济增长。”

促进美国增长是真,公平互惠却并不见得。在乳制品、家禽和鸡蛋等方面,加拿大作出了不小的让步,比如把本国每年178亿加元乳业市场的3.5%让给从美国进口的乳品。此外,加拿大和墨西哥还必须“唯美国是瞻”,新协议中加入了对非市场经济国家的排他性,即若三方中任何一方与非市场经济国家达成自贸协定,另外两方可将其踢出协定。

美国知名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杰弗里・肖特直言,《美墨加协议》是北美区域经济一体化的倒退。

特朗普想使之倒退的不止是北美市场。从TPP到万国邮政联盟,据不完全统计,特朗普上任以来已经退出了18个国际性组织,最新的威胁是针对WTO和WHO,在美国的百般刁难之下,WTO一度停摆,顶着巨大压力的WTO总干事阿泽维多已经离任。

“贸易战”的复杂不是特朗普的强势就能办到的,美国有不想被铁锈化的制造业,各国也有动不得的逆鳞。比如农业之于日本,在老龄化和从业者大幅减少的背景之下,农业一直是日本的痛点。为保护本国农业,日本对进口农产品征收很高的关税,如魔芋关税高达惊人的1706%,大米关税也高达778%。在此前日本与东盟、智利、墨西哥等签署的EPA中,诸如大米、小麦、牛肉等农产品均不在贸易自由化之列。

不止是日本,在美欧贸易谈判中,农业同样是碰不得的“红线”;而在与美国的飞机补贴大战中,欧盟也表现出了强硬姿态。农业、知识产权、金融服务……一条条“红线”之上,试图用“武力”粗暴打开其他国门的特朗普,注定不会轻易如愿。

中国商务部副部长兼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王受文也提到,对等开放并不一定公平,各国的发展水平不同,国情有差异,真正做到对等开放既不合理也不现实。它不符合世贸组织的最惠国待遇和非歧视性的原则,“比如农产品补贴,在WTO的框架内,美国有权力对农场主补贴190亿美元,欧盟有权力提供722亿欧元的补贴,而中国没有这项权力。”

一损俱损

无论是美韩“伟大的一天”,还是《美墨加协议》中的毒丸条款,抑或是逐渐被边缘化的WTO,在这背后,是一个被特朗普式力量搅动的全球贸易格局,一切似乎都在朝着物竞天择的”丛林法则“时代倒退,从以规则为导向向一个以力量为导向转变。说到底,特朗普真的赢了吗?

如果从全球趋势来看,特朗普似乎可以炫耀一下。“美国部分达到了目的,其贸易伙伴普遍作出了让步和改变,”苏庆义表示,但是加征关税也被伙伴国进行了报复。

刘向东也分析称,如果不是疫情的影响,无论是从经济上来说,还是从与其他国家的合作上来看,特朗普基本上是达到了目标的。

刘向东进一步提到,对于美国经济来说,这些贸易政策影响要分长期还是短期来看。短期来看,因为关税问题,特朗普让渡了一部分利益。但长期来看,是为美国优先的战略服务的,通过关税敲打别人,迫使让对方做出让步,就像当年敲打日本一样,美国肯定是获益了的,毕竟最后日本也并没有超过美国。

不过,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结果绝不会缺席。

在与中国的对峙中,特朗普显然失去了美国农民的心。“我们已经失去了我们最大的出口市场,也就是中国。这对价格的冲击很大,特朗普政府加征关税也冲击了市场信心,市场运转不了了。”美国农民克里斯托弗・格里布斯感慨道。

在中美经贸摩擦期间,美国大豆的价格已从2018年的每蒲式耳至少10.5美元跌到了2019年8月的每蒲式耳9美元左右。美国官方数据显示,过去10年,中国平均每年采购约113亿美元美国大豆,而在2018年,美国对中国的大豆出口总额仅为31亿美元。2018年,美国共有498个农场破产,这一数字到了2019年为595个农场破产,同比增长近20%,为8年来最高。

在此情况下,当被问及2020年是否还会支持特朗普连任总统时,格里布斯的答案很坚定,不会。

在全球化让各国互利共赢的历史进程中,企图“吞噬”全球的美国遭遇反噬。2018年底,IHS Markit发布了一项调查结果,在超过800家制造业公司中,44%的受访企业认为,特朗普的关税和贸易政策将在未来两年内导致其产品在美国国内的价格上涨,只有3%的企业认为价格会下降。

今年以来,持续肆虐的疫情更是在贸易逆差和制造业这两项数据上给了特朗普沉重一击。道明银行经济学家沙希德说,“美国商品和服务的进出口仍低于去年的水平,较2019年7月分别下降了20%和11%。贸易要达到大流行前的水平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苏庆义总结称,特朗普的贸易政策让美国经济部分受益的同时,也损害了美国经济。对全球经济而言,增加了许多不确定性,扰乱了国际经济秩序。

“为了本国的利益发展,美国建立了全球化的这套体系,而当美国的利益被这个体系束缚时,在打破和修正之间,美国现在的想法是采取先破后立的方式,让这套体系继续为自己服务。”刘向东坦言。

因此,在刘向东看来,特朗普式的贸易政策,使得整个世界的贸易陷入了低迷,各个国家都开始对自己供应链的安全问题、发展的安全问题进行反思,所以很多国家对投资、贸易的安全检查加强了;同时国家对美国的认识也有了新的变化,在强权政治的形势下,无论是盟友还是非盟友,都需要提防美国的霸凌主义。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汤艺甜

(责任编辑:李显杰 )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