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处都是麦子

【缘木求鱼】

历史经验告诉我们,许多时候,适当的忧虑、不安全感,也自有积极的一面。

木木

据媒体报道,当地时间9月12日,在出席沙特阿拉伯主办的二十国集团农业和水利部长线上会议时,联合国粮农组织总干事屈冬玉表示,2020年全球谷物总产量有望达到27.65亿吨,创历史新高,比2019年增加5800万吨。这无疑是个好消息,毕竟,今年以来,对粮食减产、粮价走高、粮食供应和贸易遇阻的担忧,一度给世界造成了很大的困扰。

今年初,多国爆发的蝗虫灾害,把粮食安全问题摆在全世界的面前,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2月11日,粮农组织向全球预警,蝗灾会带来严重的食物短缺,控制事态或需要好几年。与此同时,国际粮价的持续上涨,也恰到好处地呼应了这个预警;主要源于植物油、白糖、小麦等价格大涨,全球食品价格的连续多月上涨,也进一步加重了世界的焦虑情绪。

不过,随着新冠肺炎疫情愈演愈烈,世界舆论关注的焦点都集中到疫情上,一度让世界紧张得够呛的蝗虫,似乎就凭空消失了,同时消失的还有草地贪夜蛾。在6月中旬发布的《粮食展望》报告里,粮农组织的预测就明显比年初乐观了许多,虽然仍认为受疫情影响,粮食市场还面临不确定性,但特别强调,相较于其他部门,农业食品部门的韧性要高许多。

到了9月份,当粮食再次丰收成为定局,明显能感觉到粮农组织的心总算彻底放了下来。回顾粮农组织前后情绪的变化,我们或许能够得到一些有益的启发,比如,身处不同的时空点,可接收到的信息,天然带着局限性,这就在底质上决定了由此引发的认知的局限性;要想最大程度上摆脱这种局限性束缚,除了尽可能充分地收集、分析信息外,还要尽力跳出特定时空点,以获得更宏观的观察角度、宽泛的历史视野。

当然,对绝大多数人而言,这种把握能力从来都是稀罕物,不过,也不必因此过于沮丧,因为认识的局限性,也并非一无是处,比如,由这种局限性引起的焦虑、恐慌情绪以及这种情绪促发的行动力,往往能推动事物向改善的方向发展,从而摆脱这种局限性的束缚。这或许才是其最重要、最有意义的历史任务。就此而言,无论是粮农组织年初的预警,还是中国人持续多年的对自身粮食安全的担心,都是有积极意义的。

由认知的局限性导致的焦虑、恐慌情绪以及由此促发的行动,有相当积极的一面,当然也可能引发不太积极、甚至很消极的一面,当理性思考能力和行动力被负面情绪遮蔽住,事物的走向也完全可能落入宿命性的窠臼。一个国际组织如此,一个国家如此,具体到个人其实也一样。

比如,两三个月前,满世界对粮食安全的担心正浓之时,年逾八旬、每天都在微信朋友圈里流连忘返好半天的李老太太,不可避免地也被这种情绪束缚住,加之有幼年断粮的惨痛记忆,在自我担忧――总冲动着想囤积点儿粮食――的同时,还格外担心在农村生活的亲妹妹,实在忍不住,就把电话从北京打到老家去。

李老太太事后的复述,于家里人听起来就颇具喜剧色彩。当李老太太转弯抹角地建议妹妹等新粮食打下来之后,一定要多储存一些的时候,妹妹表现出极大的不解,反复追问――“为什么?”还执拗地说,“村儿里的人,一直都是把麦子存到面粉厂,需要的时候,打个电话,人家就把面送上门。”最后,愚钝的老妹妹把老姐姐逼急了,不得不一股脑儿地把自己的忧虑教训到电话的那一头。一向唯姐姐马首是瞻的妹妹,这一次很利落地宣示了自己的观点――真是瞎操心!哪能闹粮荒?还存点儿麦子?现在到处都是麦子!今年又是大丰收!

虽然李老太太不惦记着屯粮了,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不需要屯粮。前两天,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发布消息,目前的粮食库存,创了历史之最,小麦、稻谷等口粮品种的库存,为历史上最充裕时期,中国的口粮供应绝对安全。这个消息以及粮农组织刚刚发布的丰收消息,显然有助于缓解世人对粮食安全的焦虑情绪。不过,历史经验告诉我们,许多时候,适当的忧虑、不安全感,也自有积极的一面。

(作者系证券时报记者)

(责任编辑:季丽亚 HN003)

By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