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RMERS、WOMEN AND CHILDREN WERE USED FOR BAKER WILLIAM EXPERIMENTAL PURPOSES……”

二战时期一份1947年美国法务局回复战争部的电文里,出现了一个语焉不详的名字:BAKER WILLIAM。这明显是一个军事行动,据称曾将中国农民,妇女、孩子,以及在奉天被俘的美国军人卷入其中。

现在,雷亮几乎一眼就能读解这个加密的词汇。只是简单替换了首字母相同的两个单词――BW,Biological Warfare,细菌战。

三年里,她已经看了上万遍。

在国家图书馆民国时期文献保护工作办公室(简称民保办)里,关于细菌战的档案,打印出了满满几大箱,全部是外文的,英文为主。印在A4纸上的这些档案,大多都盖着“TOP SECRET”(最高机密)或“CONFIDENCIAL”(机密)的戳,不过后来又被划去,已经解了密。

红色笔迹圈出了一些单词,有些是档案中的关键信息,有些是重复出现人名、地名和机构的名称,被一一编上号码。

将近10年,民保办从海外各国的收藏机构中,征集关于抗战的海量一手档案,拍成照片带回国。近几年,他们的一项任务,是专门整理出其中关于细菌战的档案,经过梳理、翻译、标引,最终全部在网上公布,一共一万多页。

这个“日本细菌战资源库”今年9月2日正式上线。作为抗战史中研究资料稀缺的领域,关于细菌战的一手资料,从此大大丰富。

一万页细菌战密档

原第100部队兽医西村武致信盟军最高统帅总司令部,称原日本陆军兽医山口本治、若松有次郎、保坂三人用牛瘟感染盟军战俘。资源库截图

“糖大叔”

细菌战本身就是绝密行动,很多史实又被隐瞒了下来。日本人对细菌战有很强的隐蔽意识,很多重要战犯在档案中都用化名代替。这些史料一整理,就是三年。

档案里处处隐藏着暗语,BAKER WILLIAM只是很简单的一个。

“UNCLE SUGAR”――糖大叔,同样看首字母,代表美国。“狐狸,兔子,大象”,在另一份文件中,出现了这样的语句,就几乎无法解读了。

雷亮是国家图书馆民保办副主任,她说,“解密”的难点之一,是有的材料难以判定价值。因为部分关键信息,例如战争调查中的一些名字,当时就已被严严实实涂抹掉。

“比如TOJO这个名字,有可能指石井四郎给自己起的假名Tojo Hajime,也有可能指Tojo Hideki,东条英机。不同身份的价值不同,到底是谁,只能尽量去寻找蛛丝马迹。”雷亮说。

关于细菌战的资料一直不多,尤其稀缺海外的一手资料。细菌战本身具有隐蔽性,很多史实又被隐瞒。团队遇到了数不清的难点:日本人档案里的很多重要战犯都用化名代替,需要尽量与真名对应。而在美国调查员调查档案中,很多日本人名使用音译,同一个人会有不同名字。有关细菌战的一两百个关键地名、机构名,有些也已经不再使用。

零散在海外公藏机构的史料,有望部分地拼凑起历史的拼图,虽然拼图已经残破不堪。一万多页从海外带回的档案,一开始状况非常差,很多尘封数十年无人问津,缺页、破损、模糊、归档次序混乱,问题比比皆是。

他们与学界专家交流,发现学者们花费很多时间在原始史料的发掘和整理上。他们决定帮学者们把这事先做了,将征集回来的史料进行研究、整理,民保办主任马静形容是“甘为人梯”,“ 我们辛苦一次,把专家学者从基础史料整理中解放出来,专心去做更加深入的研究。”

这一整理,就是三年。

一万页细菌战密档

1947年美国法务局一份回复战争部的电文里,出现了BAKER WILLIAM,系细菌战一词的暗语。资源库截图

密档破译者

一支不算庞大的队伍所涵盖的专业,远远超出了图书馆学本身。细菌战是需要拓荒的领域,他们遇到了格外多的陌生信息,有种“白手起家”的感觉。

如今在国家图书馆,这样的小团队已经不算少数了,它们远远超出了图书馆学本身。细菌战密档的幕后成员,虽然队伍并不“庞大”,但包括历史、外语、生物、自动化等专业,基本涵盖细菌战研究和资源库建设的各个方向。

五年前,国图上线了第一个日本战争罪行史料资源库,涵盖国图从海外征集的4.9万页东京审判庭审记录,各1200页中英文判决书,4949份证词、证据文件,以及384张庭审现场历史照片。“东京审判资源库”团队,奠定了细菌战资源库的“班底”。

细菌战资料梳理需要不断反复重来,梳理完第一遍以后,他们确定下一些人名、地名、机构等关键词,然后重来一遍,标记出关键词的位置。过程中,每次要增补一些关键词,就再重来一遍。

“来回翻了8万遍不止。”很多档案被翻得折了角,回过头看,团队成员觉得有点难以置信。

最费劲的部分,总是晚上带回家去做,比如难啃的文献考据和翻译,需要大块儿的个人时间。很长一段时期,他们每天揣着一沓材料回家,吃完饭,看会儿新闻,稍作休息,就拿出来看,“跟没毕业一样,晚上也要做作业,没有上班下班。”

由于是研究并不充分的领域,他们遇到的陌生信息格外多,有种“白手起家”的感觉。不过空白地带越多,开拓意义也越大,做完这些工作,关键词才能准确标引出来,数据库的索引功能才得以实现。

抗战史料的整理,属于国家图书馆革命文献与民国时期文献保护计划的一部分。这一从2012年启动的计划,由国家图书馆牵头,联合全国图书馆、档案馆等公藏单位,对全国乃至全球民国文献进行梳理和揭示。民国文献数量远超全国古籍总量,但底数不清、保护不够、损坏严重、利用不足等问题严重,对学术研究的作用有限。

据国图民保办研究馆员韩华介绍,到今年,革命文献与民国时期文献出版已立项294个项目,出版7300多册。其中,抗战文献已出版34项,共1727册。数字化存储和数据库建设,让这些史料被更便捷和广泛地利用。

和以前相比,图书馆人的学术素养和专业范畴都有很大变化,数字化水平的提升,也能让海量的资料以数据库的方式呈现。他们也有时不我待的紧迫感,做完这个之后,还想尽快把更多海外征集的档案整理出来,有的难度更大。

一万页细菌战密档

日本细菌战资料库,设立了八个子库。资源库截图

历史的拼图

不同当事人的档案互相印证,历史的拼图浮现出来。用作封面的档案来自一位普通日本国民。这份档案被细菌战资源团队认为有特殊的意义。

71年前,苏联在伯力审判军事法庭判决书中写道:“在进行使用细菌武器的罪恶实验时,杀害过成千数中国公民和苏联公民,在中国和平居民中间散布过各种烈性疫症。”

这是迄今对于细菌战最详实可信的调查。

在国内抗战史料研究中,细菌战并不是一门“显学”,资料相对匮乏,也相当陌生。

“破译者”小团队从东京审判,关注到伯力审判,继而深入到细菌战。随着抗战史料整理工作的一步步深入,万页密档陆续“破译”,历史的拼图逐渐浮现出来。

来自不同当事人的档案,在团队成员的手里互相印证。被他们“解密”的档案中,有美国为了获取细菌战试验资料,与石井四郎等人达成交易,用免予起诉的条件,换取人体试验和细菌武器研发资料;有档案还显示,美国阻挠中国、苏联检察官的举证和取证,从起诉名单中抹去了日本细菌战战犯的名字。

被细菌战资源库团队认为“有特殊意义”的一份档案,来自一位日本国民。

1945年12月14日,日本共产党曾向驻日盟军最高统帅司令部法务局发出举报信,指控石井四郎在哈尔滨建有大型试验基地,在中国军民和美军战俘身上进行细菌武器试验。

其后,一些参与过侵华战争的日本军人也提出了指控。原第100部队兽医西村武致信盟军最高统帅总司令部,称原日本陆军兽医山口本治、若松有次郎、保坂三人用牛瘟感染盟军战俘,并在第100部队户外解剖场对战俘进行解剖。

西村武这份档案,最终被选作了档案库的封面。

一万页细菌战密档

1949年苏联在伯力审判军事法庭判决书,这是唯一一场专门针对细菌战战犯的审判。资源库截图

为了冤魂,也为普通人

如果没有人去研究这段历史,这件事就永远被遗忘了,那么多受害者真的就是冤魂。希望能有更多普通人知道,当年的一幕幕,到底是如何发生的。

自伯力审判之后的数十年,关于细菌战的研究都未得到应有的重视。“如果没有人去研究这段历史,这件事就永远被遗忘了,那么多受害者真的就是冤魂,”团队成员说,“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记得。”

他们认为,细菌战是同类领域中条件最复杂、整理难度最大的一项。之所以啃这块硬骨头,是为了尽快提供更多史料,帮助学界更快地研究清楚日本细菌战的事实。同时,希望通过披露档案中的海量细节,引导公众了解真相。

2011年一次沟通会上,刘桂生、陈铁健、步平等几位近代史研究专家就指出,做抗战史资料,要考虑普通公众的使用,不能关在象牙塔里。这个理念贯穿资源库建设的始终。细菌战资源库自筹备之初,就奔着“好用”的目的――不仅面对专家学者,也面向普通公众。

上线后,资源库对全社会免费开放。八个子库在细菌战资源库里分门别类,除了细菌战档案库,还建了人物索引、地名索引、机构索引、疾病索引、相关报告、伯力审判庭审记录、相关历史事件等子库,方便读者按图索骥查找信息。

关键词索引和中文摘要,是打开资源库的两把钥匙。他们为每一份档案撰写了一份摘要,几十字到几百字不等,言简意赅,准确归纳要点。有时还要补充几句,点明材料的价值。

一开始,有的摘要文本存在学术腔和翻译腔,他们就打回来重新磨,互相征询,再磨。一位团队成员拿给当中学老师的妈妈看,妈妈说能看懂,“老妪能解”,才算过了。

有一份关键性的档案,是1947年5月6日盟军远东司令部发送给美国战争部的文件。摘要中提炼出三个要点:第一,人体试验已经得到了证实;第二,已知日军至少进行了3次针对中国军队的细菌战实战测试,也进行了针对植物的细菌战研究;第三,建议将细菌战信息保留在情报渠道,不要用作战争罪的指控证据,日本人对苏联心怀恐惧,想与美国合作。

每份摘要都像对档案的引荐。中苏美日几个国家是如何交涉讨论,国际检察局、法务局的调查官和美国情报人员如何调查,日本战犯如何狡辩又承认,美国与日本如何暗通款曲达成交易。他们想告诉更多的普通人,这一幕幕历史,到底是如何发生的。以史为鉴,才能更好地面向未来;不让悲剧重演,才是战争最好的纪念。

9月2日,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5周年纪念日前夕,“日本细菌战资源库”正式上线。一万余页史料,面向世界发出了它们的声音:不是要延续仇恨,而是要坚守和平。

新京报记者 倪伟

编辑 陈思 校对 李立军

pictureIds

(责任编辑:李显杰 )

By admin